刘正清:秦永敏转监狱后律师办理会见情况通报(一)

Share on Google+

今天(2018年11月27日)上午在熟悉去湖北省沙洋广华监狱路线的朋友的带领下,本律师到该监狱狱政科办理会见手续,进该科室问靠门的第一张办公台的工作人员办理律师会见手续找谁?该员问“会见谁?”,我告“秦永敏!”,该员便指引我找另一女性工作人员。递交相关法律文书之后,该员便装模作样地在抽屉里翻看登记册。然后拿着我的律师证到另一办公室。我已有这方面的经验了——这是他们的预案,我在湖北办理别的敏感早已是这样处理了(如鲍乃刚、周远志等人案)——先拿到我律师证及法律手续之后以请示领导之名在脱离我的视线之后将其复制,通报广州司法行政当局。然后以案件特殊,领导不同意会见。问其不让会见的理由,该员不再说话了,不管你怎样问她,及究竟是找哪个领导解决?她都雷打不动似的没有听到,也不跟我说话。——而且都是用女性来对付我,不知偶然的巧合,还是有针对性用这种方式来对付我要求会见的预案,也不知道湖北当局对付别的律师是不是这样?

无奈,便到隔壁一个会客厅,见到有一个穿警服的人坐在那里——此人就是我刚进该科室见到的人。因其是坐在会客厅,故不知道他是否是领导,我便问“我是律师要求会见秦永敏,但你们办事人员不让见,要解决这个问题是找哪位领导?”,他似乎预演好似乎的——知我必然是要找他们的领导讨要说法,他就在那里等我。便直接了当地说“秦永敏案特殊,要请示省监狱管理局,什么时候可以见了,就什么时候电话通知你。”,我说“你这是有诚意让律师会见秦永敏吗?这不是早就预演好的拒绝律师会见的预案吗?你们有诚意让律师,怎么不要我留联系电话呢?”。我这么一问可能是他的预案中没有预设的。该人便迟钝半刻,才冒出一句鬼话:“我知道你下次还会来的。”,一个堂堂的国家工作人员这样说话不讲逻辑、不守众所周知的规则,令我鄙夷之情由然而生!

陪我同去的朋友,听我这么一说,便要我将手机号码留给他。我便故意当着该人的面对朋友说(意在当面揭穿他的谎言):“你太天真了!人家没主动要你留电话号码,说明他们早就有不让律师会见的预案了。他们如果真有让律师会见的诚意,不留电话号码,他们一个电话打到广东司法行政那里也问得到。这些托词是早就预演好了,对他们不要抱任何幻想!!”

刘正清
2018年11月27日

阅读次数:13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