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案,第二份维权清单(2018年12月1日)

Share on Google+

2018年7月23日,到达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起诉澎湃新闻侵权报道一案,石景山区法院当时收了材料,收材料工作人员说,15天内一定回复。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复。

7月31日,8月1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张宝成、叶洪霞、吕动力。在江苏省徐州市为余文生律师案努力。

依旧不让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

谢阳律师为了表示关心,给余文生律师存了200元钱,后得知徐州市看守所并没有把钱转给余文生,因为看守所工作人员多次让谢阳律师把200元钱取走。

7月31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向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递交了辩护律师手续。至今未让阅卷、未让会见余文生律师。

8月13日,许艳用Ems邮寄,申请徐州市看守所殷召明所长,监督、审查、核实对余文生是否遭到酷刑?为什么信件被退回?是否让余文生购物?徐州市财务接收处让谢阳存了200元,就不让我存,只好多住一天才存上,是否人性化?是否是故意制造障碍?未回复。

8月15日,709家属许艳,发了《关于余文生律师被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的声明》。

8月22日,许艳向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用Ems邮寄《对余文生律师案,申请不起诉申请、取保候审申请》。未答复。

8月24日,许艳在代理律师卢廷阁律师、何伟律师的帮助下,对起诉澎湃新闻侵权报道一案,用Ems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至今未收到任何答复。

8月28日,余文生律师家楼下,有约8人,包括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岀所警察。并且许艳当时已经发现3天被车跟踪。

9月2日、3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在江苏省徐州市。徐州市看守所依旧不让会见余文生律师。
徐州市检察院也没有让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阅卷。
是否让余文生花钱购物问题,仍然搞不清楚。

9月6日,得知余文生律师案在9月3日,被徐州市检察院退回徐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9月3日,辩护律师和家属都在徐州市,都没有告诉,让我们花好多辛苦才查到。

9月10日,许艳请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遵循良知退岀代理。未回复。

9月25日,许艳用Ems,向江苏省公安厅、中国公安部,邮寄申请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监督、审查。监督与审查北京市石景山区公安分局、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是否依法办案?人性化办案?避免人为制造冤假错案。是否对余文生实施酷刑?审查余文生案件是否违法?审查办案人员是否有违法行为?未答复。

9月28日,许艳到达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存冬衣。从北京买了一件羽绒服内胆,把扣子剪了,用针线重新缝好,花了几个小时时间,只为了能存上,让余文生不被冻。到徐州市看守所,说羽绒服不让存。不让存没关系,大不了损失了一件衣服。让我非常伤心的是,出来一个警察,不但不人性化解决问题,反而,直接说我是故意的。请问警察这种感性的人为定性对吗?有人花那么多辛苦,花几百元钱、把扣子拆了、花几小时缝衣服,故意做无用功吗?警察如果不讲法律、证据,人为感性的定性事情其实非常可怕。

9月29日,去徐州市人大常委会,想申请见工作人员反映情况、申请监督。大门都没进去。材料也没接收。

10月11日,许艳在王宇律师、何伟律师的陪同下,到达全国律师协会,投诉官派律师,请全国律师协会督促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退岀余文生案代理。至今未回复。

问之前几次申请全国律师协会维权情况?接待的工作人员没有答复。

11月8日,谢阳律师、常伯阳律师、卢廷阁律师、许艳,在徐州。

三位律师以辩护律师身份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不予会见。

卢廷阁律师以民事代理身份要求会见余文生,一个授权委托书签名,也不予会见。

看守所警察张百云,让卢廷阁律师用快递,把材料寄给张百云,让余文生签名后再寄回。卢延阁律师邮寄材料后。至今没有回复。

11月8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递交取保候审申请书、给余文生案件办案李检察官、公诉处张处长信件。都未答复。

11月11日,是余文生律师生日。祝圣武律师等人士,请大家给在徐州市看守所的余文生寄生日快乐明信片。后一些人收到退回的明信片。

11月19日,余文生案件,再次退回徐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没收到延期和退补通知书。

11月21日,余文生律师很荣幸获得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

11月28日,许艳和另外二位律师,到达北京市司法局,许艳想向司法局工作人员介绍一下余文生案件情况,申请帮助。司法局工作人员没有给许艳介绍的机会,直接走了。

谢谢对余文生律师给予关注与帮助的大家。

709家属许艳
2018.12.1

阅读次数:9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