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儿子抓拍了我一张照片,他忽然大叫,爸爸,你裤子,一个大洞!我一看,真是的。前段时间发现了有个小洞,本来想补一下,但在美国买一次东西不容易,还没有买到针线,洞就变这么大了。

这是我从中国带到美国的唯一一件衣服。

我一路从广州到东南亚,从夏天到秋天,又到冬天。为了最简单化,把能扔的东西都扔了。唯有这条裤子,我一年四季都穿着。逃难的路上,躲在房间里,运动少,我变胖了,这条裤子已经不太合身,有点紧了。但凑合着还能穿。

其实不但左腿膝盖上有了个大洞,右腿膝盖上也有小洞了,两条裤缝都非常白了,似乎很快要断掉。

但我仍舍不得扔掉,我愿意把他保存下来,作为一种纪念。

这条裤子是艾晓明老师送给我的。

我刚出狱不久,艾老师邀请我全家去她家做客,同时为刘晓波先生庆生。也许由于紧张,我不小心把桌子上的热水杯碰倒了,热水溅到了我的裤子上。艾老师拿出一件裤子,也许是她儿子的,给我换上,我穿上正好合身。

(此图由苍鹰教师摄于艾晓明老师家)

我换了衣服出来,看到艾老师正双腿跪在地上,一只手支着地,另一只手在一点一点擦干地上的水。我看到她苍白的头发在轻轻的抖。

这条裤子的颜色也是我喜欢的,除了洗的时候,我几乎天天穿在身上,两年了,竟然穿出洞来。

出逃前,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条裤子。路上,有时冷有时热,衣服都随机换下,没有办法随身携带,只有这条裤子我总是带在身边。

文章来源:大众的春天(公众号)2018/12/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