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个留着深黑色络腮大胡子的年轻人,很礼貌地站起身来跟我握手,同时操着相当标准的国语说道: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们请我来吃饭。”

我不由得笑起来,一来是看起来明显非中国人的他,竟讲一口流利中文,二来是这中文说得如此正式,好像身处外交场合,哈。落座后,我开始仔细打量他,除了深黑的胡子外,发色也是浓黑的,此前我已知道他是犹太人,所以对他那典型的大鼻子并未感到意外,只是他的五官给我的整体感觉却是阿拉伯人,于是,我们攀谈起来。

原来,从历史上讲犹太人属于闪米特族,跟同属于闪族的阿拉伯人是“近亲”,小伙子的父辈来自突尼斯,即非洲北部,与利比亚为邻,只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将近一百万犹太人遭到驱赶,小伙子父执一辈就这样迁居到了以色列。外子这时告诉我,犹太人分为两大支,一是来自欧洲,称为Ashkenazy,二是来自中东,称为Sephardic,根据他们祖辈长期生活的地域,决定了两大支犹太人的容貌也有所不同。所以,当你看到一名阿拉伯人长相的犹太人时,请不必见怪,这是历史所造成。

为何选择学中文?小伙子说他在军中服役时,一位长官丰富的亚洲经历深深吸引了他,于是复员后上大学就选了中文,他告诉我他还有中文名字呢,说着,便在餐巾纸上端端正正地写下他的中文名字——谭哲辅,还是繁体字呢。

“我在台湾住了七年,就是为了学中文”,原来如此,在完全中文的环境浸淫下,小谭的中文突飞猛进。中文无论从发音到文字到语法,都跟其他拼音文字有着巨大差别,而小谭竟可花费十年(包括在以色列学中文的最初三年)的时间,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达到能听能讲能写中文的地步。

谭哲辅确是有语言天分,除母语希伯来文,他还可以讲英文、法文、阿拉伯文和中文,只不过令他感觉不爽的是,虽然他的中文已经相当流利,但国人一看到他的脸,就固执地认为他是不懂中文的老外。

小谭说了个真实的笑话:他跟一位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华裔朋友一起去大陆旅行,这位朋友虽父母都是华裔,也长了一张典型的中国脸,却完全不懂中文,当他们在餐馆点菜或在街上问路时,人家都试图跟他朋友沟通,把他晾在一边,逼得小谭不得不表明——我才是那个懂中文的啊,你们跟我说嘛。哈,我简直可以想像,在大陆某城的街道上,小谭急赤白脸地用中文向路人解释着,路人则一脸冷漠地望着这个一脸络腮胡子的老外,好像他说的中文不是中文一样。

小谭在台湾七年中,常去大陆旅行,并说到他曾去过南京,并特别参观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这个从以色列来的年轻人,恐怕从小到大就是在希特勒对六百万犹太人大屠杀的教育中长大的,但是,他对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却有着这样的感觉,参观完南京的大屠杀纪念馆,给人的感觉是:你心里要充满对日本人或军国主义者的仇恨,而且这仇恨还要世世代代永远记住。而以色列特拉维夫的大屠杀纪念馆,纪念的是那一段历史,及那段历史的来龙去脉,甚至展出当年集中营遗留下来的受害人遗物,唯独没有宣扬对德国人的仇恨。我们要记住的是历史,祈求的是世界和平。

小谭也谈到一些大陆民众,民族情绪一旦被激化,就上街砸日本车,他感到非常不解。在谈到大陆与台湾的印象时,明显的他对台湾有更深的感情,甚至对笔划繁多的繁体字也情有独钟,连他阅读的中文书也挑繁体字版的来读。他并不排斥大陆,但他觉得在大陆旅行时要有些勇气和拼劲的,所以对他来讲没有问题,只是他年迈的父母到台湾去看望他的时候,他劝说父母为了安全还是不要去大陆。

虽然中文读写听讲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但小谭还是决定返回他的故乡以色列,祝愿,也相信他今后有更远大前程。

文学城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