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萧山令,民国首都欠你一座金像

Share on Google+

原创:江淳 江淳时评 2018/12/12

——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英灵永存,必将光耀中华!

200年内南京发生过两次重大的劫难,第一次太平天国与清军的决战双方死伤无数,第二次1937年“南京保卫战”,血染长江、紫金呜咽、悲壮惨烈、哀鸿遍野……历史最近的异族入侵后的大屠杀开始了!

几年前,我在纪念抗战史料读到萧山令的名字,一下子被惊呆了。世上居然有如此多忠于职守的国军将领,视死如归、血战到底……我是南京人,对萧山令将军多了一份关注和崇敬!当时我在微信群里哭了,甚至想给萧山令将军发起募捐,给他铸造一座金像立于紫金山峰或方山国家地质公园。他率领首都最后的十万将士余部捍卫了国土、拱卫首都,用几万鲜血和生命保卫南京市民。为抗战将士写下永恒的绝笔:军人的尊严!

中国军队参加南京保卫战的总兵力约15万左右,刚从上海前线撤退下来的第36师、第87师和第88师,加上从他处抽调来的10个师,总共13个师,再加上由军事学院学生组成的教导总队(共计1万2千余人)、宪兵部队、江宁要塞部队,满编将有18万人左右,然而除去第10军的第41师及第48师是汉口开来的增援部队,其余均是由上海战场撤出,受创整补中的残部。因此实际上没有满编,按唐生智统计约有8万人,其中新兵就占3万人。

1937年12月,面对20万装备精良的日军,10余万中国守军以弱战强,在南京城内外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12月12日这天,南京保卫战最激烈的城墙争夺战进入白热化,司徒非、易安华、程智三位将军奉命率部分别在太平门、光华门和赛公桥(即赛虹桥)战斗,不幸壮烈牺牲。

本来萧山令将军可以命令副将坚守南京,自己带卫队提前撤离。在军情万分危急的关头他许下了“誓死捍卫南京,与中山陵同在!”的誓言。

临危受命身兼数职:中国军队首都最高长官——萧山令。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破,他一人身兼6大重职——全国宪兵副司令、首都警察厅长、战时南京市长、代理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渡江总指挥。然而他的最初职务,只是一个宪兵副司令,其余职务,都是生死存亡之际被委以的重任。因为当所有人都开始撤离时,只有他一个最高长官还坚持着固守。

萧山令(1892年-1937年),字铁侬,湖南益阳四方山人。1892年,萧山令出生于书香世家。幼承庭训,知书达理,稍长受到曾国藩治理湘军之影响,决定投笔从戒,先后毕业于湖南陆军小学、保定陆军官学校。初任湘军排连营长,民国十五年,任团附、参谋等识。民国十八年于南京卫戍司令任职。

北伐统一后,国民政府着手整建宪兵,1932年于南京成立宪兵司令部,以谷正伦将军任司令,萧山令为总务处长,主管宪兵之编练,成立宪兵两旅一团,及车站、船舶、邮电等各检查所,他精心规划,甚有建树。1936年,擢升少将参谋长。1937年3月升任副司令。

萧山令为军人,但言行举止,温文有礼,秉性忠贞,严以律已,宽以待人,许多同辈与友人乐于与其交往。

民国时期的首都宪兵司令部,位于瞻园路,萧山令在此任职

1937年11月18日南京保卫战打响。为了阻击日军的进攻,萧山令指挥部队设立了两个主要防区:一是清凉山防区,包括清凉山、草场门,定准门到老虎洞一带,由宪兵两个团,一个重机枪营把守,由罗友胜任总指挥官,统一指挥。另一个是明故宫防区。部署有两个宪兵团和一个重机枪连,由陈烈林任总指挥。在这两个防区内,全线十余万守军,同仇敌忾,奋勇杀敌。经过十多天的鏖战,虽给予日军较大杀伤,进攻锐气受挫,但守军也牺牲惨重,南京战局岌岌可危。

1937年12月,日军进犯南京。时驻京国军兵力采两线部署;以战野军守备南京外围各据点,以驻京宪兵部队及中央军校教导队守备南京城内各要冲。同月9日,日军攻占光华门及防空学校,接着进犯光华门至通济门一线,萧山令据报派宪兵适时增援友军,将敌击退。10日,驻光华门之宪兵,再协助友军歼灭进犯光华门之日军。同月11日,日军军机为掩护地面作战,轮番轰炸南京城内国军各阵地,双方距离越加接近,宪兵虽然伤亡惨重,依旧坚守阵地不动摇。

同月12日,日军攻城更加急迫,萧山令下令驻京各宪兵部队,一方面修补被敌机炸毁之工事,另一方准备巷战。同日下午,日军突破南京城防守备,纷纷涌入城内。南京战局危急,此时便已大势已去,但萧山令仍然积极调整部署,不顾一切准备与日军做最终决战,誓死与南京共存亡。

正当此时,萧山令收到首都卫戍长官司令唐生智长官命令:“所有驻京军警向花旗营集中待命。”12日晚间6时,萧山令遵命指挥警宪集结南京下关渡江,并限当日晚10时前到达江边。部队遵从命令后,循着中山路出挹江门,不料沿途未撤退之民众及车辆壅塞道路,使得部队行进大受阻碍。部队好不容易抵达江边,却因为缺乏船只,无法渡江。萧山令于是命令部队分别乘坐木筏渡江,在仓卒间官兵落水者甚多。

不料此时日军骑兵突然到达,并用机枪扫射滥杀,正欲撤退的军民,萧山令闻讯赶到,亲眼看到日军暴行,当下立即振臂高呼杀敌,率领未渡江之军警部队与敌奋勇冲杀。萧山令不幸遭敌射伤,虽负重伤,并许下了“誓死捍卫南京,与中山陵同在!”的誓言。在与日军血战26个昼夜之后,终因敌众我寡,南京沦陷。萧山令不愿被俘受辱,在南京破城前的最后一刻,于挹江门外饮弹自尽。死时,半截身子挺立滚滚江水……以身殉国,英年45岁。

南京保卫战是宪兵建军以来牺牲最惨烈之战役,是役参战宪兵六千四百多人,除数百人生还外,其余自萧山令以下官兵,皆为国捐躯。

萧山令倒在滚滚的长江之边,遗体不知所终。当时,国民政府为褒扬他的功绩,追赠他为陆军中将,并对其遗属予以优厚抚恤。抗日战争胜利后,他的英名被镌刻在南京雨花台抗日军人忠烈碑上,时人赞他是“敦诗笃礼,义胆忠肝;气吞暴日,名并钟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民政部追认他为革命烈士,于1984年7月21日颁发了湘字第78330号革命烈士证明书,以褒扬这位抗日将领、民族英烈。

萧山令的衣冠冢

在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之际,江淳编撰此文献给为中华民国抗战而牺牲的数百万将士,并祝世界各地健在的抗战老兵阖家安康!——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英灵永存,必将光耀中华!

我期望:在南京、在不远的时节,世界华人为抗战将士铸造一座集体的金像,勿忘历史、昭示后人!我祈祷:中华民族尽早永立世界文明之林!

阅读次数:6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