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山大校门东侧,一女警修车嫌慢,唤来丈夫殴打修车人,逼其下跪磕头,老伴也两次下跪,被踢倒在地,遭千人声讨,我也到场,今去慰问老人,并拍视频。

我与修车夫妇很熟,是邻居,我住山大南路20号他们住19号,在斜对面,相识十余年,我的车都是他给修,他们两口为人和善,乐于助人。

现将情况介绍如下:

修车人,谢大强52岁,原轻骑集团职工,现失业。家庭住址山大南路19号3单元602号电话0531-87071882.

修车人老妻,穆忠凤,51岁,济南历城区利农庄农民,协助老伴修车兼卖冷饮,现在济南中心医院神经科6楼25床,打人女警丈夫名字朱龙波,华山镇宋刘村人,电话0531-88514668 . 女警林娜,山东省女子监狱民警。

16日晚7点我去游泳,出门东走约30米处聚集马路被堵上千人,场面非常激烈,据说是女警及其丈夫逞凶后遭群众抗议,一辆110警车被围在路中央,女警及其丈夫都躲在车中,大家齐声高呼“下车!”“道歉!”最靠近警车的是些大学生模样的人,他们高举手臂,喊口号,有的在照相,因为人多穿警服的人,只能站在远处。打人女警不肯出来,大家就敲车门车窗,最后一起用力把警车抬起来,然后猛然放下,吼声惊天动地!这样坚持1个多小时,车门终于打开了,大家齐声欢呼,打人者被拖下车,有人喊:“打死他”。我说了句:“别打死他,死了没证据”。最后大家齐声高喊:“下跪道歉!”于是把这一对男女拖到被打的躺在地上的老太面前下跪道歉,场面一度失控!女警夫妻两人也挨了打,脸上有血迹!最后他们在数十名警察的簇拥下带到了山大路派出所。

这次事件山大南路交通阻断3小时,山大北路派出所前交通一度中断。今天,济南各大报纸做了报道。山东时报的标题是:“女狱警喊来丈夫打伤修车人”,下午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开除该女狱警公职。

山东警方当局对整个事件的处理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希望尽快平息事端,处理事件之快也很少见。

但是如何深层讨论?应在哪些方面进行反思?都有待考虑。

2011年8月18日于山东大学13655317356 0531——88563021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