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作家铁流的家人周四收到逮捕通知书,逮捕罪名除了寻衅滋事外,还多了非法经营。家中保姆也被以非法经营罪被捕。铁流的代理律师表示,已向检察院递交了羁押必要性申请文书,要求对其取保候审。此外,广州作家野渡日前准备赴京参加陈子明的追悼会,遭到警方拦截。野渡表示,当局担心他在北京期间与刘霞见面,向外泄漏刘霞的情况。

81岁的作家铁流日前被正式批捕,罪名是非法经营及寻衅滋事。其保姆黄静也被逮捕,罪名由寻衅滋事变更为非法经营。

铁流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天上午已向检察院递交了申请,要求对羁押铁流的必要性进行审查。

“我们认为对他(铁流)羁押是没有必要的。我们认为,第一,铁流已经81周岁了,身体很不好,连续四天的审讯还昏倒了,现在也有严重的高血压,在里面还要吃药,还要量血压。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他所指控的罪名也是非暴力的,这么大年龄的人了,我们认为不应该羁押,要求取保候审。当然,他(被)刑拘以后,我们曾经申请过取保,但不同意,不知道这次向检察院申请羁押的必要性审查,检察院会如何答复。”

刘晓原表示,指控铁流非法经营是因为其印制的“右派”杂志《往事微谈》。刘晓原认为,不排除当局因为没有找到足够的“寻衅滋事”证据,所以加上了“非法经营”这一罪名。

“我认为指控他寻衅滋事是完全不能够成立的,写文章的行为肯定不涉嫌寻衅滋事,因为他也没有哪篇文章号召大家要去围攻政府机关或者企事业单位,或者到公共场所去闹事,这里是没有的,都是些评论性文章,对高层某些官员的一些批评性的文章。至于编刊物的问题,主要是看那个刊物是不是卖钱了。最高法院有个司法解释,就是你的刊物没有经过批准,作为非法出版物,进行出售就是非法经营。铁流那个刊物比较特殊,前几年都是自己拿钱,后来少部分是有人赞助的,但是总体上他是没有从中赚钱。我也认为如果他真的会把这个案件一直送到检察院、到法院的话,也许寻衅滋事那个罪他就不谈了,可能更多的会(集中在)所谓的非法经营。”

今年9月13日,铁流因在网上发表批评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文章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带走并刑拘。

此外,广州作家野渡周四准备前往北京参加异见政治人士陈子明的追悼会时遭到警方拦截,至当天深夜才返抵家中。

野渡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警方除了不允许他参加陈子明的追悼会外,也担心他会在北京与被软禁的刘霞见面,向外泄漏情况。

野渡:“他说公安部通知的,不让我去到北京,就是两个原因,一个不让参加子明先生的追悼会,第二个担心我去北京和刘霞见面,说因为很清楚我和刘霞的关系,怕我通过刘霞家人见刘霞,又会让外界知道刘霞的一些信息吧。所以昨天就给拦截了。我本来昨天中午1点钟从宁德北上的火车,12点半到车站那里,就看到当地十多个警察上来盘查,后来看到广州两个国保也在现场,跟着就把我带到福州,从福州坐飞机回到广州。”

记者:“昨天晚上几点钟抵达广州的?”

野渡:“晚上9点钟到广州,跟着又带去派出所,盘问到12点吧才到家。”

同一天,与野渡同在宁德的福建维权人士孙涛也被带走,野渡告诉本台,据了解,孙涛被抓与其声援香港占中有关。

来源:自由亚洲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