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被捕周年前妻子遭骚扰 王全璋家属最高检递促请函与警拉扯

Share on Google+

2019-01-04

709案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妻子,周五(4日)接连遭到警察及国保的骚扰,怀疑警方担心将举行被捕周年活动。而等候宣判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其妻和709案家属亦到最高检察院递交促请函,家属离开时一度与警察拉扯。(文宇晴报道)

维权律师余文生被拘捕接近一年,他的妻子许艳周五(4日)向本台反映,早上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的电话,表示要向她调查是否将在本月19日,即余文生被捕一周年的日子,发起从北京去徐州市的“千里寻夫”行动。

由许艳提供与警方通电话的录音可以了解到,当许艳反问对方消息从哪里来时,警察拒绝交代,双方继而出现争拗。

警察说:我们知道一件事,找你核实有问题吗?

许艳说:你知道什么事?连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你知道什么事?这不等于诬告陷害吗?

警察说:我们是对你负责,也是对余文生负责。咱们把这事说开了,就完了。

许艳说:今天是4号,你什么19号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

警察说:你愿意谈,咱们就谈;不愿意谈,咱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许艳说: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警察说:李文足怎么走的,你自己想一想。

许艳说:你这是威胁!

许艳继续向记者反映,电话刚挂断不久,三名拿着录像仪器的便衣敲她家门,依旧表示向她核实“千里寻夫”行动的事情。许艳说,因为担心人生安全而一直没有开门,最后对方问不到什么便离开了。可是到了中午,许艳接到北京市国保队长陆凯电话,对方更称在当日内许艳必须接受调查,否则来硬的。许艳批评,警方完全漠视法纪,随便骚扰公民。

许艳说:最近几个月都有阻止我出行,今天(周五)是直接的,而且警察说的话,非常不符合一个公职人员应该说的话。首先,我不知道他们的消息从哪里来的,然后就来威胁和恐吓老百姓。而且还提到什么新闻发布会,就是很多情况连当事人都莫名其妙。

余文生是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案件的代理律师,去年初他因为提出修宪建议后被抓捕,并控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在江苏徐州看守所。至去年11月,余文生的案件已经第三次被徐州检察院延期审查起诉。

至于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王全璋,是709案最后一位受审的律师,目前正等候宣判。他的妻子李文足与数名709案家属,周五(4日)到北京的最高检察院递交促请函,要求最高检履行监督责任,处理法院超出规定办案期限的违法问题;以及控告办案的天津二中院两位法官,在709案中的违法行为。

李文足对记者表示,尽管今次与上星期到最高法院递交促请函的情况不同,当局并没有严阵以待,派出数百警力阻止家属,可是她和王峭岭、刘二敏等709案家属,一度被多名便衣拉扯,并试图把她们拉上车,期间再度阻隔现场采访的记者。

李文足说:他们是让我们进入了接待大厅,而且态度好像还友好。其实是上演了一部戏,就是“逃跑”。当我们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民警就开始用力地推我们的后背,好几个国保就试图把王峭岭往车里塞。然后我就赶紧回过去,抓住王峭岭的胳膊往我们这边拉,后来另外几个国保就上来,也试图抓我,最后我们也挣脱了。

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接近三年半时间,在圣诞节翌日才一审开庭,家属批评司法部门超期办案,事件亦令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周四(3日)在回应时表示,司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程序处理,但王全璋和家属一再更换律师导致审讯拖延。

家属反驳张军的说法,指先后聘请的七位律师,都无法会见王全璋,更因受到当局打压而相继退出。

RFA

阅读次数:25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