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政权上海帮

Share on Google+

中国大陆的政权组成堪称世界政治舞台上光怪陆离、令人匪夷所思的独特表现。这也可能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王朝所固有的内容吧。

随著一朝君子一朝臣的江泽民氏通过镇压《世界经济导报》这一具有现代历史意义的“焚书坑儒”的剿杀民主与自由的残暴活动,进而被先皇邓小大人推举到九五至尊的大一统皇位之后,各种各样的来历不明者、山猫野兽的无能昏庸之辈、官僚主义的颐指气使者便接踵而至,如过江之鲫地从上海来到皇城北京,全面地接收了中国大陆各部部长、各政府要津的众多职位。

不说原教育部部长、现任江朝国务委员的陈至立,不说被指斥为大贪官、原上海市委书记、现任付总理的黄菊,不说现已荣升为国家副主席、大权独揽、曾任江泽民“大内总管”的曾庆江,不说更多诸如此类的上海帮主要干将—-他们何以窃取全民共有的政治资产,他们何以从上海鼠蹿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的重权掌握者,答案是并且只能是:他们皆有赖于他们人身依附的对象,即已然成为号令天下、不可一世、狐假虎威、霸气十足、流气痞气满朝红的老皇帝江太上。尽管其名称是不叫皇帝的“总书记”、“国家主席”、“第三代领导核心”、“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军委主席”等等,但实质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所谓的真命天子,是个贪权恋栈的死不要脸的老皇帝。

话说有一个给老皇帝看过病并长期做其保健御医的、叫做张文康的大夫,他受江太上的皇恩浩荡,也从上海来到北京,并受其主子的荫庇一路蹿升,终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就在此次弥漫全球的非典性肺炎中,他依凭其主子厚颜无耻的歹意,大搞“稳定压倒一切”的鬼把戏,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下安定团结的弥天大谎,并把一切不利于江太上权力的因素消除于萌芽状态,楞是盖著、捂著、掖著、藏著、匿著,与因SARS病菌的扩散而惊恐不安的人民群众和国内外媒体捉起了迷藏。然而,谁曾想,SARS病菌决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一定会按照极权专制的指挥棒转,SARS病却是毛泽东的干活,反其道而行之,一路蔓延开去,从广东到北京,到上海,到香港,再到东南亚,再到欧亚大陆和北美等地,半年多来等于绕了地球好几个圈子了,终成江太上祸国殃民、并危害世界人民健康福祉的天人共怒的可耻罪证。

一个张文康下台了,上海帮的一员大将折损了,这确实是江太上所极不情愿看到的,但为了糊弄国内老百姓和国外洋鬼子的需要,他也就只能丢车保帅的如此这般了。要知道,找替罪羊,乃是一切王朝及其永远正确的皇上以求自保的别无选择的政治权谋。当今的红朝及其垂帘听政的江氏太上皇也仍然照此办理,毫厘不爽。

问题是,执掌大权的上海帮诸位鸡鸣狗盗同志们,也被称之为“上海诸侯帮”的他们,究竟何时能够集体下野,以恢复我神州大陆政治文明内在要求的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良好状态?其主帅是否也应考虑把“垂帘听政”的军权返还于民、交还于国?否则,是不是还需要冒出几个蔡谔将军似的人物,来把袁世凯似的死不要脸的流氓加混蛋的老家伙赶出中南海的皇宫狼巢?

二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2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