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阳光又让我们穿上身体(外一首)

Share on Google+

尾生诗歌:《谁是费拉?》

费拉是狒狒吗
或某种稀有的动物
又或绝迹,早已经
埋在了地层之下

费拉,谁曾
在这荒凉的人世
真实地看见过他
费拉啊费拉

黑夜里钻出来
在这雄鸡躯体上蠕动的
蛆虫,莫非镜子里
显现的就是他

2017年12月18日 于长沙

尾生诗歌:《阳光又让我们穿上身体》

我们在人世
演一出戏,然后
我们永远演自己

还可到一百二十年中
我们尽情地体验生活
然后,我们进入永恒里活着

黑夜在耳边说:睡吧
沉睡在虚幻的梦里
晨鸟歌唱,阳光又让我
我们穿上身体

2017年12月19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1,7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