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想起了四进士

Share on Google+

从周信芳同志含恨而死以来,长久看不到舞台上的“宋士杰”了,读了《民主与法制》三月号的赖奇才,不由得想起“四进士”里的宋士杰来。

这里不妨把宋士杰和赖奇才加以对照说明:

明朝嘉靖年间,信阳州的宋士杰本是县衙的一名刑房书吏,老夫妻俩在退休后开了一家小客栈,宋士杰从旅客杨春口中,知道了杨素珍被诬告为谋杀亲夫的凶手,而真正的凶手是田氏。士杰挺身而出,为他越衙告状,状纸是柳林中一名测字先生代写,这个化装成测字先生的原来是八府巡按毛朋。宋士杰共击了两次堂鼓,由于州官顾读收了田伦(巡按)的买通,把宋士杰打了一顿,轰了出去。后来宋士杰告到毛朋那里,身上带有一片记下田伦给顾读通关节的信,证据确凿,毛朋对他的同科三进士并未包庇及官官相护,当场即平反了杨素贞冤案,将主犯田氏处死,顾读、田伦撤职受审,听信田氏诬告,在县一级初审作了错误判断的县官扬题则撤职查办。

赖奇才,共产党员,广西一个县公安局的预审员,他发现顶头上司公安局长的苏昌文贪赃索贿等一系列罪行,和地、县错判港胞罗维聪,他写材料告到县、自治区、中央等领导机关,终于错判港胞罗维聪案得到平反。苏昌文被撤职和开除党籍,既未追究刑事责任,而从苏局长那里分得赃款,并为他开脱打掩护的田伦、顾读之流更未受到处理,依然坐在权力的椅子上。

这种对比实有借古喻今之嫌,据说是很不可取的一种思维方法,为了扼杀人们的胡思乱想,引经据典,有人作出“历史上根本无清官”的论断,这样就使制造冤假错案的“四人帮”项目人员心安理得,放手大开绿灯了。不过“古为今用”是我们一贯倡导的,我在这里的今用为了推动现今的改革和进步,维护党的威信和法律的尊严,希望现今的舞台上有更多的宋士杰、毛朋、庄惜英、张玉娥和赖奇才等勇士站出来,使所有为非作歹无法无天,官官相护之徒在这次整党中无所遁其形,谁云不宜?

对比之下,我们是不是会得出这样的印象:认为我们现今的法制还不如明代的判案?不能!两个时代毕竟不同,我们还是可以找出两者的本质区别来。比如:宋士杰是个人奋斗、单枪匹马,意气用事,而赖奇才夫妇则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硬汉,支持他的就有广西壮族自治区党政领导、高级法院、《广西日报》和《民主与法制》等报刊、在“四进士”里,杨素珍是偶然巧遇上微服私访的毛朋,象毛朋那样的清官,在封建时代是凤毛麟角,即以“四进士”的比数而论,那个时代四分之三是贪官昏官,可见一斑。而现今的中国大气候是晴朗的天,站在赖奇才一边主持正义的人遍于国中,这就保证来赖奇才的胜利,而广西藏污的某些人当道,只能逞霸于一隅和一时而已,毋庸讳言,苍梧县及苏昌文周围的关系,所以能维持三五年不破,原告人甚至成了被告,恰是“四进士”那个时代封建官场的延续,不妨说,“四进士”的故事和赖奇才的新闻如此相象,实在是由于他们是从相同根深蒂固的封建土壤里滋生出来。

“四进士”里还有一个情节,值得我们深思:当杨素珍的冤案得以平反,两个赃官一个昏官阶受到法律制裁,按常理,宋士杰应恢复名誉,毛朋应当褒奖几句,补贴费用也属情理之中的细节,但其中并没有这么做,突然来了一意想不到的转折,宋士杰得个边外充军的刑事处分,毛朋作出如此荒唐的判决,是按照大明律条文:一个平民百姓控告官员,既是告对了,本人也有罪,何况是宋士杰一下子告发了自省、地、县级的朝廷命官!到了清代,平民百姓如要告发官吏的恶行,原告在上衙门之前,还得滚钉板,这在“杨乃武和小白菜”中杨三姐告状里已有表演。这就是等级森严的封建时代法律的应有之义,即“下不告上,奴不告主”,宋士杰按律充军是“充”定了。幸而杨素贞认出八府巡按原来是柳林为他写状纸的测字先生,刑房书吏熟谙法典,他“以法制法,”当场指控毛朋也有犯法行为,行政官吏不可代替讼师的职能,毛朋被他将了一军,脸红脖子粗,不得不下位来跟宋士杰握手言欢,声明彼此彼此,以“灵活性”对灵活性,宋的以下告上一大罪一笔钩消。这一段情节不仅是为的制造奇峰突起的高潮,实在是作者尊重历史真实才有此一笔。

无奈苍梧县赖奇才同志的遭际,连上述的情节也照抄不误,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苍梧县似乎还维持着“大明律”的老章程,赖奇才在受到种种打击后,最终证明他是个不顾个人身家性命,挺身与邪恶势力斗争到底的勇士,他不但未能列入红榜,反而被逐出政法部门,下发到一家糖厂做宣传干事。(这个处分比“边外充军”好一点。)

四川德阳县选拔批评县委的江道衍同志担任纪委副书记一事,刚好跟苍梧县至今还在维持“下不告上”的的法律形成鲜明的对照。只有三种领导人见着本单位的赖奇才和江道衍这样的“刺儿头”才头痛,千方百计运用权力把他们调出去或“穿小鞋”。

一种是只图六根清净,做惯了老好人以便保住“阿混饭碗”而不倒者,一种是喜爱阿谀逢迎抬轿子的“人才”,而排斥揭发阴暗面的敢于碰硬的“奇才”;第三种是自己手脚不干净,生怕所管的部门保不住口径一律者。当然,在一人身上“合二而一”者有之,三者兼而有之者也有之。

梧州地、县的党政领导如果真心实意支持赖奇才,何不仿效四川德阳县的做法呢,比如说,把赖奇才同志去接替被撤下来的苏昌文,可以吗?做到了赏罚分明,扶正驱邪,不仅顺应民心而且提高了政法部门的威望,并使大鬼小鬼、吃血鬼、色鬼等等相顾失色有所收敛,又可保证今后真正执行国家的各项法令和政策,又何乐而不为呢?

《民主和法制》1984年4期(月刊)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62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