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贲卦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金正男被刺杀身亡

本周引人瞩目的事件是北韩废太子金正男被刺杀身亡。

光天化日,眼皮底下,众目睽睽……人们惊呼现实剧比编造的影视剧还要惊彩,人们感叹现实仍在上演历史。对历史熟悉的作家写手们在大时代是幸运的,这类不计其数的小概率事件,都可以从历史里寻找到相应者,人们在表达表态时是相当不乏“内容”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看来寻常的人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并非他单纯得寻常,他的身份、他的位势决定了在他的人生轨迹有形格势禁的一面。他如果不能脱身,他的命运就大体是注定的几条道路。

这有史以来的剧中人物不得不类型化,被杀者、刺客、下达指令者,他们在世人眼里也类型化了。他们内心里是如何想的?他们有普通人的恐惧、欢乐和爱吗?他们有无人性人情的改善意愿?对多数人来说仍是一个谜。

我个人更感兴趣的是,文明的演进日益把发生的现实置于历史平台之上,或者说,现实社会跟历史戏台几乎重叠了。现实发生的同时就遭遇了历史的判决。18世纪的席勒早就感受到了这一文明进程,他的名言是,世界历史就是世界法庭。

但很多人对此文明生活无感,他们中的一些人仍活在本能阶段,仍以为自己可以活在历史的暗角里,仍以为自己是一个侥幸或意外。他们不知道,大众、网友、时间组成的法庭时刻在盯着一切或明或暗发生的事件,没有人可以逃脱,一旦被审,他们的罪性就得由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后人承担。

病苦乃人生大苦

本周到医院体检。

年轻朋友陪我去体检,多年不进医院,人们以为我是厌恶医院,或以为医院是我的伤心之地,其实没什么原因可说。但最近几次进医院,大概是年龄或什么原因,“看病难”,麻烦、畏难等感觉要比以前好了一些。对医护的专业、职业精神也有领略。

病苦乃人生大苦,但对它的感受见仁见智。多年前,一年轻朋友请人为我看病,他问人的第一句乃是,余老师的不是业病吧?这一下子把我懵住了,后来知道这也是一种常识。记得南怀瑾老师谈一生见闻,感叹他见过的几位英雄才子什么都好,就是一身病总是好不了。一大学同学告诉我,他知道一个同龄朋友,每天像受刑一样,每隔一两个小时就浑身剧痛;据说这位朋友仍在轮椅里谈笑风生,宣讲义理。我常常想到,那些面带微笑的寻常态度,说不定背后正经历着不同寻常的苦难。

生老病死诸苦是我们的经验,但却是我们回避的。有人为此思辨,从佛法的角度,人生无幸福可言,只有意义可寻,只有解脱可得。我本周进医院,却有过日子之感。体检检查检查身高、体重,检查检查眼耳鼻舌身意,好像也是过日子的仪式。在这寻常的日子里,体会到周围的某种改善,体会到年轻朋友的善心和才华,或者也是给日子寻找到意义。

有意大利朋友说,他在上世纪80年代末来中国学习、工作时,经常跟知识界的人打交道,给他留下印象的是,中国人说自己的国家,“没戏”,但他比较中苏两国,他觉得中国是有戏的。他为此定居中国。跟他在一起聊天,我每次谈的都是阴面,他则说的是正面。这成了有趣的对比。今天跑路学成为我们社会的显学,连刚毕业的人都知道最理想的莫过于到外面去;但如果留心一下,我们仍能认出身边热烈的生活、充满激情的投入、庄严的献身、愉快的梦和歌声。

伊斯兰是一个宗教,是一种文明

本周在朋友圈里议论绿绿是一大话题。

刘仲敬先生大概是较早破题的知识人,只是我们的知识界至今对此话题没有很好的讨论。但绿绿是世界性的问题,来自美国、加拿大、欧洲诸国的消息,都让我们对绿绿有一种担忧。今年以来,国内的新闻事件也多了起来,据说上海街头也有成为他们做礼拜的场所了。

在伊斯兰的自辨中,最有捷才的大概是沙特外交大臣的答记者问,我把他的回答抄录下来:

每个宗教里都存在别有用心者和精神病患者,并试图打出宗教的旗号。ISIS是伊斯兰的话,则三K党与基督教(有什么差别),难道他们不一样高举十字架吗?他们行事还不是以基督教的名义吗?还不是照样笃信是“主基督”命令他们去仇杀非洲黑皮肤种族的吗?那么我们是否就说“三K党”就是基督教组织?还可以指出其它很多这样的组织。还有一些以保护国家或地区的名义搞屠杀,跟基督徒不沾边。同样的人也存在于犹太人中,但跟犹太教毫无瓜葛,同样也存在于印度教徒中,但也跟印度教没有关系。若有人辩称ISIS就是伊斯兰的话,简直是荒唐的。

伊斯兰的信仰是《古兰经》的指导:“你有你们的宗教,我有我的宗教”(《古兰经》109:6)你有实践你信仰的自由,我有实践我信仰的自由,在互不干涉和互相宽容方面,还有比这更好的表达吗?伊斯兰信仰中有:“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古兰经》5:32)在表达仁慈和怜悯方面,你们还有比这更好的比喻吗?当你看到ISIS所说的,就说是来自伊斯兰经典,难道你没读《圣经》中还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倘若有人今天干此事,你是否说他就是基督徒或犹太教徒呢?

因此,我提醒大家,很多事情似乎很幼稚,准确地说,这不是幼稚,简直是很可笑,在谈到ISIS时,好像它就代表着伊斯兰。

事实不是这样的,伊斯兰是一个宗教,是一种文明,伊斯兰文明保护了希腊和罗马人的历史,并创造出了西方文明。如果没有阿拉伯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无从谈起,伊斯兰文明和阿拉伯伊斯兰文明,链接了中华文明和欧洲文明,是世界性的。我说这些表明的是:我们伊斯兰是中正的文明,如果伊斯兰是极端的或者说ISIS代表着伊斯兰,那么伊斯兰还会保护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并交给西方吗?如果没有伊斯兰文明,东西方文明能衔接吗?当然不会!

所以,我恳请你们所有的人,发表文章和言论一定要谨慎,更要小心引用毫无基础和事实的文章。

贲卦时空

本周在贲卦时空(2月12日-18日)。这是一个有心则愤的时空。但中国的先哲系辞说,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世界的绿化、黄化、白化都是有问题的,他们的相错辉映才是“天文”,而止于文明,才是“人文”。

是为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2-19

阅读次数:1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