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小畜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贩卖语言的人窘态百出

有人注意到,我的周记文体有趣,不知道算论文还是算散文,算随笔还是时文;但最近有些不太稳定,时而挑选时事评说,时而只写自己。这说中了我,我也对最近的周记有些抱歉,没能更从容更有力地写作。多年前,一个资深编辑对我说,“你的写作再现了汉语的优雅,”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愤青,很不以为然,“你确实找到了我们的雅语,这无论如何都值得坚持下去。“时至今日,我已经挺不下去了,而羞耻的愤怒年甚一年。当然,“思想上,也何尝不中些庄周韩非的毒,时而很随便,时而很峻急。”在心态上一度回到了学生阶段,一篇周记意犹未尽,感觉没过两天,又到了要写周记的时候。至于回顾一周大事小事,也如学生一样,脑海一片空白。

当然,本周是有几件海内外瞩目的大事的。但回顾起来,我又失去言说的感觉。写字越来越成为一件屈辱的事,无论墙内墙外,我们已经不知道正常的表达是什么。在墙外,汉语还少有从文艺状态、跟风状态里走出来自立。在墙内,据说当代汉语已经有成千上万的敏感词,人名敏感,“人民的名义”也敏感,网友生造的指代词越来越多。

若干年前,我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写诗嘲笑说,“贩卖语言的人窘态百出”。如今我知道自己同样如此。我们对空气说话,我们对无物之阵叫战。

空气没有说话,我们会拿空气说话

空气没有说话,我们会拿空气说话。以空气的名义,辱华和华辱在现眼。

一位中国女留学生在美国马里兰大学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演讲中“在中国每天出门都要戴口罩,来了美国才呼吸到又甜又新鲜的空气”的言论引发热议,很多人认为其言论不当予以驳斥。

5月23日,在中国科协青年人才托举工程交流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表示,看了该演讲视频后,“又是激动,又是生气,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他回应称,“我们中国不仅空气新鲜,我们还是非常温暖的,健康的。”

薛其坤所说的“空气”更多是指我国对科技人才大力支持的良好氛围。他希望,“青年科技工作者要伸开双手,大口呼吸中国的新鲜空气,为中国的科学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这片土地上,野蛮才是终极力量

曾见过潘,一起吃过饭。他这一拨儿人的命运,在这些年到了结算的时候。没想到他以这样的方式登台。

但一周下来,有些文章早已打不开,也许当时截存下来也无法跟读者们分享。有一篇强烈支持潘的文章很想摘录几段,但遍寻不得。

搜索潘的名字,倒是搜到了10天前某无名网友的妄语。看看这个人的自以为是,真是把人看得笑哭不得,悲伤不得。

“关于郭的历史人文意义是一个极其深刻的课题。中国真正书写历史的从来都是农民,黄巢、朱元璋、李自成……不胜枚举,而读书人,无论是嵇康、岳飞、袁崇焕还是林昭、遇罗克……都无一例外成了悲剧。‘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不是价值判断,而是现象描述。无论是中原燕赵还是齐鲁荆楚,文明滥觞之地为野蛮血腥的秦国所灭,道理是一样的,因为在这片土地上,野蛮才是终极力量,而人性、爱、自由、平等……统统不值一提。”只有足够强壮的野蛮的生命力才有可能对抗那种野蛮的黑暗力量、只有被逼至绝境的野蛮生命力才能拥有足够的力量发起有效反击——这是当代农民精神的独有价值。有正义感的读书人天然地放弃了野蛮的手段——他们天然地缺乏这种基因和野心。在当今这个野蛮才是王道的背景下,他们丧失了让自己的财富和力量伴随黑暗力量一同野蛮生长的历史机会,而那些拥有足够能量的读书人(潘肖之流)则早已沦为黑暗力量的同伙。因而尽管他们的意见是正确的,但是音量却微弱到无足挂齿,随时可能被黑暗力量一个个灭掉。

”郭不是读书人,在拥有善良、勤奋、重情重义等中国农民优秀品质的同时,他具有读书人骨子里天然缺少的一种基因——那种野蛮生长的欲望和力量。也因此,历史才迎来了转机和希望。当你无法进入那个体系、无法被那个体系所接纳,你就无法有效地作用于那个体系、去改变它;若你进入了那个体系,意味着你已经被它所改变,则你已经丧失了改变它的动机——这是中国两千年无法进步的根本原因。而郭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历史的死循环。他进入了,获取了系统野蛮生长的能量、然后选择了背叛而不是屈服和被消失——这是所有理论家、读书人圈所无法具有的能量。”

还搜到了三个月前的一条微信:潘的儿子潘瑞发微说:“尖锐的批评是肯定不被允许的,之后温和的建议也无法接受,然后调侃也不行,大家只好沉默,后来沉默也不行了,大家必须赞美,最后他们把赞美的不起劲儿的人也抓起来了。唉,当时的苏联太黑暗了!”超过上千的人转了这条微博,有人转发时还幽默了一把:“看见后面写的是苏联,我才敢转,没错,就是苏联!”更有人点出了实质:“再之后就是苏联的解体。”

公知、骑墙、口炮

“公知”、“骑墙”、“口炮”等词语在本周也泛起一时,很是热闹。一中各表,尤其是讨论时多在数说自己或自己一方取得过哪些成绩、荣誉。有一个年轻人发现,在社会上混过十年八年的人,都能找到在单位、或社会各界给予的各种表彰荣誉。

我个人在本周回到了家乡随州参加炎帝神农拜谒典礼。以前对这类活动多不以为然。后来看历史,发现这种活动是政统和道统的重要内容。关心GDP和民众的生活并不是古典政治的目标,“国家大事,在祀与戎。”用现代的话说,寻根认同和大家的安全才是一国的大事。

本周在需卦(5月20日-25日)小畜卦时空(5月25日-31日)期间。先哲给小畜卦系辞说,“君子以懿文德。”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5-28

阅读次数:6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