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未济之解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1

每周都有漏记之憾,比如上周香港的学生和市民事件,袭击“总统府”的台湾男子每天收看新闻联播。事后补记难以措词,语境也变了。这并不是说时过境迁,一切真实的表达都不会过时。

本周打捞的“非常道”段子就有过去时态的,当然,也有现在时态的。

其一,董辅礽有“一代经济学大师”之称。1979年,一名美国经济学家来访,二人谈及人民公社,董先生直接告诉对方,人民公社其实就是农奴制。担任翻译的文贯中先生有些迟疑,担心如此翻译会有所不妥,但董先生却说:就直接翻译,告诉他,人民公社就是农奴制。

其二,武汉一媒体集团在回复读者“旧报纸上刊登的一些新闻到现在没有兑现”一事时说,“我们也为此感到汗颜和惭愧。但要说我们当年的报道是撒谎,是帮助官员给老百姓画饼充饥,这个说法我们不接受。……我们只是发布这些政府规划,而且这些新闻的来源渠道是权威的,而不是道听途说的。这个过错不是武汉晚报造成的,这笔帐不能记到武汉晚报头上。”

其三:刘强东说,共产主义将在我们这代实现。马云说,国家需要可以把支付宝送给政府。

2

本周是笑话扎堆的一周。

说饭菜不好吃被拘,群主管理微信群不力被拘,批评热播电影被禁言,还有到景山歪脖树下凭吊的游客被拘,男作家遭到性侵,江镇的小贩们关门大吉的传言……;但刚这么想,一个与著名女人同名的淘宝账户吐槽说账户被冻结,问客服,客服说必须改名。

我们需要传播笑话吗?齐泽克就是一个喜好收集编造笑话的大师。他的一个段子是说在东欧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谣言,就是政府里有一个秘密警察部门,职责是专门创作(不是收集)针对政府和领导人的政治笑话。因为他们明白,这些笑话起着积极维稳的作用(政治笑话给老百姓提供了一个简单且可容忍的,让他们吐槽和发泄不满的方式)。有趣的是,这个谣言忽略了笑话的一个鲜被提及但关键的特征:这些笑话从没有作者,“谁是这个笑话的作者”像是个不存在的问题。笑话一出现就是“被讲述的”,它们总是已经“被听到”(“你听过那个关于……的笑话吗”是耳熟能详的套路)隐藏于其间的秘密是:这些笑话五花八门,体现了语言独有的创造力,但却是“收集”的、匿名的、无作者的,一股脑的、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冒了出来。

多年前,我就知道身边的朋友在编写笑话,“你听过那个关于……的笑话吗?”他就这样通过短信、微博、微信一类的方法把笑话传播出去,坐等两三天后朋友圈的人再把笑话添油加醋地给他发回来。

印象里齐泽克还讲过图季曼的笑话。有一次图季曼和他的一大家子坐在飞机上,图季曼知道有传闻说许多克罗地亚人过着悲惨的不幸的生活,而他和他的亲信在聚敛财富。他说:“如果我把一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扔出窗外怎么样?至少可以让那个捡到的克罗地亚人开心。”他那谄媚的老婆说:“亲爱的,你为啥不扔两张50万美元的支票呢?这样就会让两个克罗地亚人开心的。”他女儿说:“为什么不扔四张25万美元的支票呢?这样会让四个克罗地亚人开心的。”到最后,他孙子童言无忌:“可是爷爷,为啥你不简单点,直接把你自己扔出窗外,让全国人都乐呵乐呵呢?”

3

“千年等一回”。一个如此配乐的视频以及更多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台风“天鸽”23日珠海登陆,“天鸽”突破了珠海多年来台风的摧残极限,“天鸽”之后的珠海满目疮痍,交通中断、大面积停电、全城停水、部分网络失联。初步估算,台风给珠海带来高达55亿的经济损失。“网上的视频有些搞笑,有些吓人。搞笑的是行人被风吹的站不住、狼狈不堪,吓人的是树折房塌、海水倒灌、货车倾覆。”

有一个视频是和尚在街上想镇住台风,他长袖飘飘,没能挡住台风,又以单掌击风,马步站桩扎根,但在台风面前,仍不得不狼狈而逃。网友点评一些视频画面,悲惨,滑稽,尴尬,装神。确实有悲惨的,一网友说,“台风中一男子看着自己满载货物的车在风中摇摆,他企图用自己的一己之力来稳固车辆,结果悲剧了!狂风把车吹翻把男子压倒,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所以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真的太渺小了!”

在天灾人祸面前,我们的应对都难说周全。有网友说,真正的周全就是周围的人能够跟你携手共担。一个女孩贷款经营客栈,在地震中她逃难时的唯一想法就是,要命要紧,命在什么都在;地震过后,客栈不在了,银行的债务却要了她的命。

4

“一个中年谢顶的摄影师朋友,年轻时候玩过摇滚。前段时间他去给黑豹拍照,回来甚是感慨:不可想象啊!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这段话一出现,“中年保温杯”就火了。有人感慨,“保温杯,只是一种浅薄的象征。中年危机也更多是种消极的人生态度而已,我们的年轻人,都太早活成了小老头。急不可待用上保温杯,泡上几颗枸杞,认定生活已经如此无需再挣扎,在漫长的人生搏斗里,提前趴下了。”

据说官媒发表评论文章认为,这种现象引起了对所谓“中年危机”的集体共鸣。耐人寻味的是,热衷于关注这一问题的,除了加班之余自嘲一下的中年人,还有很多是以“九二中年”自诩的年轻人。中年的话题跨越了代际,正说明它所辐射人群的普遍性。文章说,“’到了这个岁数,喝啤酒都想放两粒枸杞’,并不是也不应该是我们社会的真实生态。不失朝气锐气,不畏奋斗之苦,我们才不会错失这个非凡的时代。”

这确实是“非凡的时代”,马说,“如果浙江也和香港一样实行一国两治,阿里巴巴发展会更快。”

有朋友说,快也好,慢也好,活在自己的时间轨道里就好。80后、90后的“中年危机”让一些人不知所措;但他们中间也有一些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一度让周围以为是混得差的失败者,这些年慢慢地开花结实。当拔苗助长者、好高骛远者、拔自己的头发离开乡土地球者不免心虚时,半枯半荣时,那些平实的人开始崭露头角。对人生的各种体验,他们一点一点地拥有,他们的生活刚刚开始。

5

天意从来高难问,人情易老悲难诉。

“看透以后还是有一个尖锐的问题,你还在这个局里边,你怎么办?”

“至少可以假设一个人看破整个局,然后对这个所谓的天意防守住。不是对某个人或某件事有个防守,而是对整个局有一个防守。”

看透者是大读者,防守住并能破局者是大作者。

本周在未济时空(8月18日-24日)和解卦时空(8月24日-29日),先哲给未济卦系辞说,“君子以慎辨物居方。”给解卦系辞说,“君子以赦过宥罪。”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8-27

阅读次数:5,62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