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河东:心存悲哀地看张扣扣……

Share on Google+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2018年春节期间,陕西南郑县汉中,某35岁村民张QQ挥刀向仇家,连杀三条人命,然后自首。接着国内外舆论哗然,这一切冲淡了新年的喜庆与对春晚的热议。

严打时期,普天同庆之际,长安之隅发生了如此一个“恶性”事件,昭然若揭的推论,张QQ 难保活命。根据能了解到的信息:他自己也很坦然,“我杀人了,我死定了;我为母亲报仇了……”面对此景,言论分成两大阵营,一方认定张QQ穷凶极恶,下手凶残,必须严惩,死罪难逃;一方认定他是武松式的英雄,面对母仇或是不平,其敢做敢当,勇气可佳,即使死了,也是死得其所。

根据梁河东老师的判断,张QQ至少是无期,具体的结果有待法律的公正审判,大家都在拭目以待;无论其结果如何,我们这些无聊的看客,都当有一颗心存悲悯的心而视之。

对每一个生命当心存敬畏

对每一个生命遭遇的痛苦,我们应当尽量地感同身受,因为我们每一个人不是一座孤岛;对每一个非正常逝去的生命,我们应当感到婉惜,因为我们都有着个体相同的血肉与情感;对曾经可见的与将要远去的灵魂,我们应当敬畏,因为每一个灵魂都将不灭,一直审视着这个世界。

在这里,我们要纪念那位母亲——张QQ的母亲,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农村妇女,她有着天然的善与爱,她爱她的儿女,也努力地照顾着自己的孩子;她有着个性固有的优缺点、环境养成的泼辣与争执的气势,其目的不让人欺负或是努力地生存着。正值盛年,在那样农村争吵打斗中,在孩子面前,她无助地悲哀地死去,据说死检被打开头颅。

在这里,我们也要纪念刚刚逝去的王家父子三人,他们也是农村的普通人家,其中一两个可能混得好点,跳出农门,荣耀祖上,荫及后人。农村的邻里吵架与习以为常的打架让他们付上了不可保量的代价,先有未满18岁的老三坐牢(判七年坐三年),今有老三老大与其父命丧张QQ刀下。对于其本人与家人,都是痛苦。

在这里,或许可以提前纪念张QQ,如果不死,则是梁河东老师们的希望,也是万幸;如果死了,我们也当尊重。既成的悲剧无法避免,也无从逃避,他承受的痛苦与悲哀只有他自己明白,容不得梁河东老师说三道四。

在这里,我们还要向受到伤害的所有人表示理解与同情,因为死去的人与牵连的人或许都是施害者,但最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包括张QQ的母亲、王家爷三、张QQ本人,以及他们的亲人与朋友。我们安慰不了他们,只是希望所有的伤害降低到最大程度。

逃不掉的社会责任

作为看客的梁河东老师,无意谴责任何人,也无意于偏袒任何一方,因为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也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没有胜利者,全是输家。只是希望事情的真相能水落石出,让结果显得更公义一些,让这样的事件尽可能地减少一些。

先说说那些如果,尽管不可能,但也允许梁河东满怀深情的假设,因为我们心存美好。

如果乡村良俗更多一些,如果农村教育能更提高一些,如果当事的双方能更理智一些,如果张QQ母亲、王家父子与张QQ能更宽容一些,如果农村的法制意识能更浓一些,如果原来的判决能更公开一些,如果张QQ父亲及时拿到赔偿的9000多元而不是1500元,如果村里的干部能将工作做得更细致一些,如果社会的一些工作者能给张QQ进行心理援助一些,如果张QQ日后混得更好一些……那可能就不是这样的社会悲剧,而我们的假设只能在这样的悲剧中哭泣。

在日常的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是否担负起一个公民应有的责任?是否则行了宪法规定的每一项神圣权利?是否提供了一个社会个体应该对别人提供的人格尊重、友好互助……,答案是单薄的。

根据现代文明废除死刑的动机,“一个人犯罪是因为他没有得到社会应有的温暖,遭遇的种种使其绝望,致使他孤注一掷而铤而走险,酿成重大的社会伤害”,于是现代文明社会采取了“温情”补偿性的牢狱教育、取消死刑等。沿着这一原则,在张QQ的成长经历中,经过的人与事,他感受到这一温暖没有?在我们这些看客中,我们提供了相应的社会温暖没有?在我们成长与经历的社会中,我们是不是享受到社会提供的温暖?部分看客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享受到,我为什么要提供?”

通过梁老师的观察,社会的冷漠难逃其咎,而社会上的大多数人既是受害者,更也是施害者。

不敢发出的指责

每当社会上出现一些“恶性事件”,当事人各说各理,避重就轻;外界语言不断,每一个都好像要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说来剖析此事;所谓的法律专业人士也说着许多人听不懂的傲慢之语,好像他说的才是对的;而一些所谓官方言论,也表现得比较强势霸道,好像要一锤定音,不容商榷的样子……这一切,让人看着恶心,也让人痛心。

许多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深思自己的所言所行。求诸于外比较擅长,内求诸己显得极不情愿。如果在那样的凶杀现场,那我们能否做到理性与客观?在那样的农村,我们是否能够忍受村民间的蝇头相争与拳头相向?

当广州小悦悦事件发生时,网上与报上,很多的是谴责声,这些谴责声的存在,我们定当感激,因为人们心中还有对良善的追求,对人情冷漠的反感。还有很多人表示,如果自己在现场,也一定会救一把。梁河东老师曾经作过设想:自己不在现场,则会义愤填膺地谴责那些冷漠者,并表示定会伸出援手;可是一旦真的在现场,最大的可能会退缩,人性的软弱与自己利益的考量就会很多;别看平时可能打出几个文字时显得义正词严、大义凛然,真到“刀架在脖子上”,更多的可能因为怕被冤枉而当“叛徒”,或是卑鄙地选择了懦弱。

所以,梁河东老师在这里不敢指责张QQ如何如何,更不敢指责王家父子子如何如何!也无资格指责张父亲懦弱以及所有的指责。没有极端穷苦过与绝望过的的人,是不会理解甘肃杨改兰是如何地痛苦与绝望,更不会理解那杀死自己亲骨肉最痛苦的是她自己!

如今,一些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文化人,一些没有经历过农村恩仇录与势利乡村黑暗的人,一些没有深深地理解人性弱点的看客……说上一些话,分析一段文章,发一些评论,梁河东理解他们,但绝对不能同意他们的那些指责,因为他们不懂,所表现出的“指点江山”仅是人性好为人师的弱点罢了——仅仅自认为懂,就大胆地说了,宪法35条规定了言论自由,平而视之他们的畅所欲言。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慈悲并不是和稀泥,因为梁河东老师深信人应有的智慧、人具有的合理理性与社会存在一定的公平正义,将张QQ事件交给那些当事人、处理人、法律人等,希望他们按着良心与现代法律理性来处理,并给当事人、涉及人与社会一个相对妥善的结果。

2018年,这是什么样的年份,不得而知。但对于张QQ本人,或许再过一年就到了张QQ的本命年,度过他36岁的生日。但是如今,他以这样的方式示于世人,干出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是不是他想要的样子?不得而知,这一答案都交给上苍吧。总之,这个样子至少不是王家父子想要的样子?也不是社会想要的样子?

在不能抚慰每一个受伤的灵魂前,留给我们更多的是真相尽快地大白于天下,让事件安然地落地。同时,我们为每一个受伤的人祈祷:逝去的生命安息,活着的人当珍惜每一天。也愿上苍赐给每一个承受痛苦的人以力量,度过他的每一个艰难的心理历程与生活旅程。

2018/2/21 22:40:4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阅读次数:28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