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理性主义的僭妄

Share on Google+

人类的政治思想中始终有两种倾向,一种是理性主义的倾向,一种是现实主义的倾向。理性主义(rationalism,又称唯理主义)倾向于认定,人们头脑中抽象的、想象的法则和原理可以用于现实世界。在近代政治中,许多理性主义政治家试图把现实世界塞入其对人的行为持过于简单化看法的理想蓝图。现实主义认定,政治家所能做的,只能是积极主动地、创造性地适应现实,而不是让现实服从于头脑中抽象的空想。

理性主义的核心是对人的理性能力的过度崇拜,相信人的理性禀赋,尤其是某些领袖人物的理性禀赋赋予他们改造人类社会、塑造新人的不受限制的权力。在理性主义者看来,社会制度如果不是出自人的理性设计,就不可能服务于人的目的,正是理性使人类的全知全能成为可能。

理性主义与激进主义是硬币的两面。理性主义是激进主义的思想基础,激进主义是理性主义的政治表达。激进主义者思想偏激、情绪狂热、手段激烈、崇尚暴力和流血、蔑弃个人自由和生命、爱走极端,易从激进革命走向拥护独裁。甚至可以说,后者是前者的必由之路。理性主义和激进主义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有许多幻想,其中最大的幻想就是让宇宙万物屈从统治者的意志。他们根本看不到抽象的空想世界和现实的经验世界在本质上有截然不同之处。理性主义的政治家太盲目乐观,以至于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理论需要经验来检验。

理性主义者也许有高尚的动机,但是这种改造人类命运和完善社会的理性主义空想,注定会害大于利。保守主义者认定自己是现实主义者,他们看待世界的方法是从现实本身出发,而不是从头脑中抽象的原理出发;他们根据问题自身的性质来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根据头脑中抽象的理想来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检验一种政治制度和政府行为,不是看其设计者和运作者的动机,而是看其实际运作的方式和效果。

理性主义的动机论和保守主义的效果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理性主义者相信,有善良的意图就足矣。如果善良的意图在实践过程中出了差错,责任肯定在他人,而不在善良意图的发明者。保守主义的效果论认为,一种意图不论多么善良都是不够的,如果一种善良的意图在实践过程中出了差错,这种意图和实现方式本身都可能有问题。越是善良的意图,越有要求改变人性的苛刻条件,所以,出差错的可能性就越大。理性主义者的诊断是,问题不在于这种善良的意图有无问题,而在于普通百姓们对其改造人性的方案的抵制。保守主义的看法则是,如果一个善良意图所要求的条件太苛刻,那么,这种意图本身就有问题,责任不在于民众拒绝被改造,而在于这种善良的意图对人的天然本性这一客观现实提出的要求太多。从这种意义上讲,这时的善良意图是否还善良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理性主义、激进主义先用想象的罪恶吓倒人,再用乌托邦的理想改造人,以暴力为手段强制人,断定理想的社会只能通过暴力从外部强加。而保守主义深信,世界上的问题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任何进步都是不完美的、有缺陷的和有代价的。人的知识总是十分有限的、不完整的。人的理性是有限的,因此靠理性来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总是有限的。靠理性能力设计未来的后果总是难以预测。人世间永远不可能达到至善的境界,永远不存在没有缺陷的东西。保守的经验主义因此拒绝终极目的、拒绝对任何重大社会问题提出整体性解决办法。保守主义虽然并不像非理性主义那样彻底否定人类的理性,但对无限夸大人类理性建构能力的理性主义持彻底的否定态度。

摘录自刘军宁《保守主义》第50-53页。

阅读次数:1,86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