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盛世来说,灾难是巨大的污点。但是,盛世轻松地消解了灾难,发明了温情脉脉的灾难美学,灾难的残酷性被救灾的好人好事取代,救灾者成为主角,遇难者成为配角——灾难美学代替了灾难反思。庆典和灾难互相冲突,但是庆典美学和灾难美学并行不悖,这是盛世的美学奇观。”

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正好发生天津港的大爆炸案,我在微博上看到了文化批评家王晓渔写下的一段文字。同样的道理也很试用这部《44号孩子》。电影讲述了斯大林专制时代的苏联,接连发生一系列针对小孩儿的杀人案件,如出一辙的杀人手法显示是同一人所为,但是宣传说社会主义人间天堂的苏联,同样不能容忍有这样残酷的连环杀人案的发生,所有的线索都被刻意忽视,可以隐瞒调查。一个拥有高效运作的契卡组织安全机构的国家,不停的高效率的迫害无辜者,但是对真正的凶杀案表现得相当官僚,这多少也是符合“盛世美学”的逻辑。

电影一开始用一组简短的镜头表现了乌克兰大饥荒,这段巨大的历史悲剧像卡廷惨案等许多苏联体制造就的灾难一样,长期被深埋在历史深处,号称欧洲粮仓的乌克兰,在苏联残酷的余粮征集制下300多万人被饿死的历史事实,也让人能理解今天乌克兰如此不喜欢俄罗斯的原因。主人公里奥在乌克兰大饥荒中幸存下来,无意之间成为攻克柏林把旗帜插上柏林国会大厦的英雄,享受着国家高级别津贴,成为了一名国家安全局的干吏。他为党国忠实的工作,抓捕政治犯,毫无人权的滥用私刑,另一方面又他的底线和原则,制止嗜血的手下滥杀无辜。这样一位对党国忠心耿耿的人物一样被党国怀疑到,他的教师妻子从事间谍活动,党性和人性开始在他身上发生严重的分裂。

里奥选择了人性,随着妻子一起被流放,昔日用酷刑虐待政治犯的安全人员,自己也经受了自己熟悉的酷刑的虐待,毫无人权可言。一系列的连环杀人案让他忍不住去探究真相,那背后是他对党国体制深刻的动摇。越是接近真相,越是接近危险·····。这部电影让我们感受到那种秘密警察横行的社会,普通人生活的颤栗与惊悚。国家安全人员可以随便抓人,为了一个案件,可以随便抓同性恋、工厂工人抵罪,草菅人命,无法无天。

整部电影采用了一种悬疑剧的风格,同时做了政治讽刺,电影前半部分节奏稍微有些慢,而且架构存在一些问题,童年乌克兰大饥荒的场景与后面并无呼应,疑犯好不容易被找到,但是却没有被当成一条重要线索表现,只是罪犯像受害者似的,因为受过纳粹迫害以杀小孩儿来释放自己的变态。好不容易找到的罪犯被随随便便枪毙了,故事变成了里奥和与他对立的国家安全鹰犬的对决。这个段落的处理过于轻率,对于罪犯的人物形象让我一度意味是和开场里奥在大饥荒中看到被打的孩子有关,结果毫无关系,整个人物退场留下一个草率的败笔。

里奥最终官复原职,而迫害他的上级则坐上了被流放的列车,迫害别人的人,自己被迫害的时候也没有人为他们辩护。当初自己迫害他人如此起劲,而最后自己下台找到合适的律师为自己辩护,同样得不到公正的审判。《44号孩子》整体上来说,瑕不掩瑜,这是一场“盛世美学”的奇葩,如同“天堂”般的社会主义不允许有“资本主义”的罪恶。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假如爱有天意204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