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香港占中行动,最多的时候有十多万人上街。当局出于国际压力不敢采取过度的武力进行清场,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便花钱请人去充当反对占中者。香港本地的稍有点头脑的都不肯去,只有极少数傻瓜为了那一点好处费而去扮演丑角,这显然远远不够,于是中共又不惜重金从内地招募雇佣了大批无所事事者前往香港充当反占中者,当中绝大多数是年过半百的大伯大婶。在通信、影像业高度发达的当今时代,这些情况全都被记录下来、传播开来了。

那些由政府花钱从内地招募雇佣到香港充当反占中者的人,除了脑子被中共的虚假宣传洗傻了,除了想占便宜,还有一个较普遍的原因是出于仇富心态。包括内地那些谴责占中的人也是这样。

香港经济比内地繁荣,香港人的收入、生活水平比内地人高很多,这是人所皆知的事实。长期受中共压制、处于低水平生活状态下的内地人,对于香港人大都有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态。在所有内地人眼里,香港是个好地方,从日本侵略中国时开始,就有不少内地人跑去香港避难,中共建国后这种情况尤甚。内地很多东西都是从香港学来的,内地很多步行街都被称之为“小香港”,不少商家命名也喜欢克隆香港的名字,很多人以去过香港、拥有从香港带来的商品、与香港有联系为荣。而那些没去过香港或者去过但没什么消费能力的人,内心就有一种不平衡,自己觉得低人一等,于是愤愤不平。尤其是内地一些素质较低的人在香港的不文明表现受到香港人批评,更加让一些内地人心生怨恨,认为香港人普遍看不起内地人。甚至当局针对内地人的奶粉限购令,也使一些内地人迁怒于香港人,他们不明白这其实是因为内地奶粉质量没保障、中共怕冲击内地奶粉市场而制定的歧视政策。因此,当香港人站出来要求实行真普选的时候,不少内地人就说香港人不知足,说香港人已经过得那么好了,已经很自由了,还要闹事,真是不知好歹。他们甚至希望把香港也变成跟大陆一样,他们的心态就是:既然我们过得不好,你们也别想过得好,都是中国人,凭什么你们高人一等?这是一种被专制压制而扭曲了的狭隘、变态心理。他们不知道,一旦香港沦陷,内地的状况将会更糟糕。正因为香港还有一定的自由,香港与内地及世界各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中共对内地的打压还有那么一点顾忌,同时,香港对内地的政治灾难给予了很多援助,使得内地的政治灾难不至于那么惨。文革时期,大批内地人受不了中共的打压而逃港,香港同胞不仅没嫌他们来添乱、抢食,而且给予了极大的帮助,给他们提供食物和生活用品,最终得以安顿下来。八九年天安门事件的时候,也是香港同胞营救了很多被当局通缉、追捕的民运人士。要是香港沦为跟大陆一样了,以后内地再发生那样的政治灾难,那就逃都没地方逃了。

确实有一些香港人看不惯内地人,但那只是少数香港人,而且那也是一种批评,所有的批评都是为了让对方改进、变好。为什么你能容忍那些贪官污吏们对你的侮辱、欺压,却不能正视香港人对你的批评呢?为什么你不能提高自己的素质去与他们平等,而要让他们沦为跟你一样的奴隶来达到平等呢?英国刚开始管治香港的时候,香港人的素质也很低,也觉得英国人看不起他们,但慢慢地他们认识到了是自己不好,于是开始向英国人学习,逐步提高了素质。看看香港人游行示威时的表现吧,十几万人游行示威有条不紊,不残留一点垃圾,不破坏一件公物和他人财产,即使在警察和流氓的捣乱下仍然保持着高度的克制和秩序,采取了很多机智的方法去应对,由此而发明了“雨伞革命”这种富有浪漫诗意的运动形式。再看看大陆人的运动,文化大革命就不说了,2013年由当局暗中组织的9.18保钓活动,对市民的日系汽车疯狂打砸,那是向日本人报仇吗?有本事你去钓鱼岛啊,你这样拿同胞买的日系车出气,跟懦夫在家拿老婆孩子出气有什么区别?同胞花钱买了那车,那车就是他的私人财产,你砸了它,受损失的是咱们的同胞,日本人一点损失也没有。而香港人就有本事登上钓鱼岛。

正如网上一个帖子上说的,香港人现在站出来游行示威,是为了不和内地人一样成天呼吸雾霾、吃有毒食品、喝污染水、打要命吊针、给婴儿喂毒奶粉,为了不象内地人一样被警察随意抓捕、秘密关押、胡乱审判,为了不象内地人一样被随意强拆……当然,实质上就是为了实现真正的民主化,因为只有真正的民主化,这一切才能有保障。香港实现了真正的民主化,也就必然会促进大陆走向民主化。大陆走向了民主化,一切将会得到正常合理的发展,真正地与世界接轨,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会赶上香港乃至其他发达国家,从而真正地实现平等、尊严。因此,香港人民与内地人民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正因为这样,香港人一直都在声援、资助、帮助内地的民主、维权运动,内地的同仁也在声援香港的占中运动。内地和香港的民主运动使得我结识了不少的香港朋友,我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热情、勇敢、智慧、坚定和对人的尊重。那些怀着狭隘的仇富心理的人,其实是他们自己首先不尊重自己。那些拿着政府的雇佣金去香港搞反占中的人,看看你们在香港的那些猥琐、散漫、不讲社会公德的表现,那是尊重自己吗?有没有顾及自己亲属的颜面呢?

这种仇富心态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他们只恨贪官,不反制度。表面上他们对贪官恨之入骨,内心却梦想着哪天自己或自己的子女也拥有那样的权力,尽享荣华富贵。一旦他们真的掌握了权力,可能比现在的贪官更加贪得厉害,更加胡作非为。这种人,既贪心,又愚蠢,鞭子不抽到他们身上他们就不知道挨鞭子的痛苦,一时半会很难让他们转变。幸好这种人只是少数,他们阻挡不了历史前进的车轮。

2014年10月30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