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日本论》导读

© 蔡亦竹/文
© 来源:UDN Global

讲到戴季陶,一般人先想到的应该是他作为党国元老的身分和他悲运之死,还有就是他“数奇”的身分和著名的亲生子传说了。

这位年轻时留学日本的一时才俊,的确在日本过了一段相当“前卫”的生活。不过他被人忽略的却是他杰出的研究成果和身为中国第一等知日家的身分。连我都到了日本留学许久之后,才知道他是我东京师范、也就是日后筑波大学的大学长。而《日本论》一书,就是戴季陶对于日本的透彻观察结晶。

不管是中国大陆或是台湾,对于日本、尤其是战前的大日本帝国评价总是相当两极化。喜欢的人就皇民、皇军个没有完,讨厌的就小日本啦、军国主义啦,立刻国仇家恨涡轮增压引擎上身。在这种氛围下,戴季陶的《日本论》更显珍贵。

明治末期留学日本的戴季陶笔下没有后来经过中日战争后的愤怒观点,也没有台湾50年统治期的爱恨交错。对年轻的“戴桑”而言,日本就是当时东洋唯一打败西方帝国主义的列强,也曾经是中国复兴的希望。

是的,日本曾经是中国复兴的希望。

这句话对经历过所谓“八年抗战”的人们来说或许难以接受。但是在满清倒台的前后,日本却是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国家。不管是在军事、政治或是文法商等领域,日本都培养出无数后来中国一等一的人才。戴季陶如此,鲁迅如此,甚至国共双方的周恩来和蒋介石都有所谓的日本经验,而孙中山更是与日本关系深远,其雅号“中山”甚至来自他在日本使用的化名。但是这些史实在80年代前的台湾教育里从来读不到,我国小时老师甚至没告诉我们孙文出生的中山县是因为他而改名的。

这样真的不好,而且这种不好远在成书于90年前的《日本论》里戴季陶就说过了。

戴季陶于书中开宗明义就强调,在日本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中国问题研究,但在当时的中国却充满学习日本不如学习英美,或是日本根本没有独特文化、全都抄袭自中国等他国所以没有研究价值的论调。对于这种故步自封的思考,戴季陶强调:“不管你喜欢或厌恶日本,了解它都有绝对必要” 。

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再怎么嘲笑日本是中国和西洋的抄袭鬼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这个抄袭鬼当时不但先修理了过去数百年来作为东洋秩序中心的中国,后来还战胜了俄罗斯帝国,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趁机出兵修理德国,算起来一共在中国的土地上和白种人打了2次架,而且都赢。至于中国则是眼巴巴望着日本在自己的土地上耀武扬威,最后还理所当然地向中国吆五喝六的开条件,简直得意忘形到极点。但是中国别说要拿它怎样了,当时根本还得许多事情都向日本拜托。

同为东方人种,而且中国拥有绝不逊于日本的历史和光荣传统。对戴季陶这位据说日文好到让人不知道他是留学生的日本通来说,心中的苦闷和懊恼想必更胜一般人。而这也是《日本论》成书的理由。

《日本论》的论述包括信仰、社会风俗、民族精神和政经概论,虽然书中对于日本传统精神的论点,可以看出受到新渡户稻造名著《武士道》的强烈影响,所以把武士视为日本社会中最高贵的阶级,对于农民和商人阶级则评价甚低,甚至认为同样是日后的财阀领袖、武家出身的涩泽荣一就比商人出身的大仓喜八郎高尚许多。这当然忽略了武士的重农主义和商人阶级也出现了石田梅岩这种实践道德的史实,但是其中许多观点从今天看来仍然掷地有声、不失为细致的日本文化观察。

作为一部了解日本的入门书籍,《日本论》精简而不失严谨,而且内容生动又涉猎广泛。就算拿来作为现代的日本文化教材,都不失其学术价值。而读完全书之后,台湾读者可能第一个感想就是所谓党国元老的日本观,真的和上个世纪学校所教的大相径庭。过去(或许现在也?)拿反日作为意识形态的国民党,真的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讨厌日本,甚至曾经把日本当成是最好的友人。

除了放诸任何时代皆准的日本民族论、信仰及社会形态分析之外,《日本论》最经典的还是戴季陶第一手的当代日本情报记录。身为知日第一把交椅的戴季陶,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孙文身边协助处理对日的各种业务,也因此书中提到了许多让今天的我们大为惊奇的史实。

包括日俄战争的首相、陆军的实力者桂太郎与孙文间的友谊,还有孙文“最知己的朋友”,竟然是日俄战争中一手打造日本海海战压倒性胜利的传奇人物秋山真之。而我们过去观念中根本对中国只有野心的大日本帝国,居然会有遗言说出“平日遗恨就是未能援孙倒袁,达成东洋民族之独立自主”的首相,更不会想到司马辽太郎名著《坂上之云》里的天才参谋秋山真之,居然是在物质和精神上,都给予孙文莫大援助的“中国之友”。

而书中也提到日本根本是当时中国的炼金宝地,去一趟日本回来之后不是赚大钱就是各种速成,官啊、军啊、法政啊,立刻权位入手。所以许多中国的政治人物都无法抵挡当时来自东京的强力诱惑,只有一位彻底抵抗而让日本恨之入骨想要除之后快的人物,就是过去被骂到臭头的袁世凯。这位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除了称帝而遗臭万年之外,最让人诟病的就是接受丧权辱国的《对华二十一条》。但是在《日本论》书中,袁世凯却是日本的眼中钉,简直抗日模范。

《日本论》就是这么一本引人入胜、甚至让读者过去的日本观点180度转变的经典。这本书在近百年之后重新出版,除了让读者们重新认识这个东方岛国之外,相信也能完成戴季陶这位郁郁以终的读书人最大的心愿。

就是从“反日”和“哈日”走向“知日”的真正文明开化。

译者秦传安 2018-07-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