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海:英国瑞士使馆外交官来到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Share on Google+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1月23日

1、

每个周五的上午10点至12点,我们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会来到我家,我们会相聚在一起来学习《圣经》。

2019年1月18日,瑞士驻华大使馆外交官二等秘书姜西龙(Simon Sevan SCHÄFER),英国驻华大使馆外交官二等秘书潘峰(Tom Pember-Finn),他们二位主内弟兄也来到我们这里,与我们一起学习了《圣经》。

按照读经次序,我们学习了《约翰一书》第一章,其中开头说到:“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一1:1)。这里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作者约翰“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耶稣,就是那“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耶稣就是那“生命之道”,就是那“道”。

在几千年前,东西方伟大的先贤们、哲学家们就发现了,在宇宙中存在着“法则、规律、自然律”,整个宇宙及世间万物都是按照这“法则、规律、自然律”在发展变化。这“法则、规律、自然律”,在东方被称为“道”,在西方被称为“logos(逻各斯)”。

在两千年前,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到:“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老子告诉我们,单单的“道”并不能使人心变好,即单单地明白“法则、规律、自然律”等等,并不能使人心变好。

只有“道成了肉身”,即耶稣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人间,使“道”成了生命之道,使“道”完美了、完全了。我们通过耶稣再认识这“道”,再认识这“生命之道”,我们才能具有心灵、生命的改变,才能使我们的人心变好。

“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性本恶”,其实这些对人性的描述都是不准确的。“人之初性本恨”这才是对人性最准确的描述。

我们人类先天具有崇拜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恨那些敌对的国家民族阶级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带来美好社会,只会带来屠杀与战争。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如果按照人世间所有英雄(战斗英雄)的榜样作用,我们人类一定会沿着“恨敌人”这个惯性一直走下去,而会时常出现屠杀和战争。“恨”就是魔鬼、撒旦、邪灵。

在2千年前,耶稣来了,给我们做了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

在《圣经》中,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著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约13:15)。我们以耶稣为榜样,崇拜效法耶稣,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就能拿去恨人的心(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当人人都拿去恨人的心,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我们人类就会远离屠杀与战争,我们人类就会进入美好的社会。我们人类太需要耶稣了,太需要耶稣这样的大爱的心了。

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都是那“道(logos,逻各斯)”,就是那“生命之道”。即“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一1:1)。

2、

在《圣经》学习后的交谈中,姜西龙和潘峰两位弟兄,都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人中国人不接受耶稣,甚至很排斥基督信仰”。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向他们二位弟兄简单地谈了我的思考。

从一百多年开始,我们中国就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如在《什么是科学》一书中说到:

1895年甲午海战一败涂地,洋务运动宣告破产之时,人们终于认识到,中国的落后不只是“技不如人”,而是全方位的落后,包括政治制度、人民素质、思想传统,都需要来一场革命性的转变才行。……

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全盘破产之后,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价值真空,客观上要求一个新的价值体系加以替代,“科学”作为西学中为国人最钦佩、也相对最熟悉的部分,就由“用”转为“体”、由“器”进为“道”。……

1923年,胡适在为《科学与人生观》一书写的序这样说:“这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个名词就是‘科学’。……。”

从一百多年前开始,我们中国就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

可是,一些基督教徒,他们却在极力地反对科学,反对进化论(包括神导进化论),如坚持认为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整个宇宙是在最初的六天被创造出来的,我们人类是第六天用泥捏出来的。而使得在中国很多知识分子不来接受耶稣,并排斥基督信仰。

在上个世纪初,中国的知识分子高举“德先生”(民主Democracy)和“赛先生”(科学Science)。他们在追求民主的同时,也在追求科学。追求民主,在上个世纪的1919年出现了五四运动;追求科学,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出现了“非基督教运动”。

当然出现“非基督教运动”还有其他原因,但是,与中国知识分子高举“赛先生”(科学Science),而同时很多中国基督徒又极力反对科学,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

一百多年来,从西方世界传来了科学、马克思主义、基督信仰。科学被中国知识分子高举;马克思主义认为自己是科学社会主义,自然也被很多中国知识分子所接受;而由于一些基督徒反对科学(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而使得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不来接受基督信仰,连胡适等都不是基督徒。

今天,依旧如此,由于一些基督徒极力反对科学(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使得很多中国人认为,基督教也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而使得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不来接受耶稣,而使得很多中国人排斥基督信仰。

3、

当然,在中国,很多人不来接受耶稣,很多人排斥基督信仰,还有很多原因;但是,与一些基督徒极力反对科学(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为此,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研究,来告诉人们,我们的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没有一点冲突。

科学告诉我们:“宇宙的历史只有138亿年,在138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而,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科学告诉我们,是真的存在上帝。

并且,只有整个宇宙本身是个“点”,并且一直都在这个“点”内,并且这个“点”一直都在上帝的手心里,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因为整个宇宙一直都在这个“点”内。科学将告诉我们,整个宇宙一定是在上帝的手心里,是真的存在上帝。

整个宇宙是在上帝的手心里,上帝自然可以按照“神导进化论”的方式,用几十亿年的时间,在地球上先后创造出所有的生物、动物、人类。自然科学与基督信仰没有任何冲突,作为基督徒,我们实在没有必要极力地反对科学,反对进化论,反对神导进化论。

相对论告诉我们,当我们高速飞行时,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空间都会变短。如果我们进一步理解相对论,我们会发现,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都会变短到零点。宇宙的本来面目(本身)一定是零点的、虚空的,是个“点”。

由于整个宇宙本身是个“点”,那么宇宙的最小单位,如“弦”,相当于都在同一个“点”上。“弦”是个矢量,具有方向性;方向相同的“弦”就应当是:“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你吸引着我,我吸引着你”;方向相反的“弦”就应当是:“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你排斥着我,我排斥着你”,这应当是磁吸引力、磁排斥力。

通过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点”,不仅可以使我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还可以使我们去知道,磁力等基本力的本来面目,以及体积、空间、光波、能量、电流、半导体、芯片等等的本来面目。我们从整个宇宙是个“点”出发,来进行研究,自然可以得出很多新的观点,新了理论。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借着来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点”,将会使我们迎来这个新的突破。

为此,作为基督徒,作为知识分子(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我进行了很多年的研究。现研究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了论文《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20万字)。其中前言四《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本来面目》(1万多字),我主要论述了“相信上帝才能认清磁力、能量、电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其中我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

在我与姜西龙和潘峰两位外交官交谈中,我只是简单说了几句我的科学研究和科学论文。为此,我写此文来表示,我对他们二位到来,很是高兴;并希望他们能够再来,能够常来,并希望在科学上能够互相交流,并希望他们在科学上能够给予我们帮助。

我们中国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我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使我们中国人认识到,是真的存在上帝。我更希望通过认识上帝,通过认识到整个宇宙都在一个“点”内,来了解宇宙的本来面目,来推动科学的进步,来造福我们人类。为此,我写此文,并附上《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本来面目》(1万多字)一文。

http://xuyonghai.blogchina.com/832592954.html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901/xuyonghai/9_1.shtml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

阅读次数:1,4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