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赵正永之后的“小概率事件”是赵乐际被追责

Share on Google+

2019-02-06

笔者在《赵正永之后的“大概率事件”是李建国落马?》一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回顾了早在十年半前的《炎黄春秋》杂志2008年第六期上即已经刊登过一篇不点名揭露李建国罪行的文章《“带病提拔”症结何在》。日后《炎黄春秋》被当局“收归党有”之后,登进《炎黄春秋》网站,该文章只能查到目录和作者名字,找不出原文。但现在原文又可以搜索得到了。

这篇署名“谷翔”的文章揭露说:笔者近十年中走得比较多的一个省的省委组织纪检部门,宣传系统的省报、广播电视单位,省司法系统的公安、检察、法院等单位,以及信访部门等等,几乎多数被省的“一把手”的亲信所掌控,以致于这位“一把手”十年来在这个省所做的大量严重违法乱纪的行为,被封锁得几乎滴水不漏,难以向上反映,以致于这位“一把手”敢于在调离该省前夕,同他的一位也将调离的“志同道合”的组织部长一起,私自突击提拔了40多名德才条件差而能效忠他们的人,成为厅局级的“高干”……

该文章具体介绍的“该省”最典型的官场恶腐的富媒体之一是:“就在这个省的一个省辖市,原来的一个先任市长后是市委书记的人,受到该市一位副局级的共产党员的举报,虽由于得到中央一位领导同志的支持,而受到省纪检委的调查,发现该市委书记的问题确实严重,正准备采取进一步审查措施时,该省的一把手竟公然出面阻挡,把这个面目真相已暴露的贪官,搞成省一级的领导干部!于是,这个贪官又继续把那位举报者的官职免了。然而,这位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继续坚持举报,终于中纪委出面调查,现已把这个贪官送交司法机关。按道理,原市委书记的贪腐罪责被查处后,因举报而被错误撤职的副局长的职务应该恢复,却迟迟无人过问,直到中纪委有人出面说话了,才勉强同意恢复。可是却不想让他回原单位,提出的理由竟然是”爱举报的人是不安定因素“;更令人可气又可笑的是,这位举报者官复原职后即送市委党校学习,学员们一致推选他当学习班长,可是党校领导竟不敢同意,理由是”不敢重用爱举报的人“。

该文中的“这个贪官”,就是在李建国离开陕西之前两个月才被查处的时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有外界媒体的相关报道里特别强调这个庞家钰与李建国同为山东籍贯,但这个庞家钰当年大学毕业后即分配到陕西工作,直到2018年在兰州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并被指定就地收监服刑为止,其工作履历从未离开陕西境内,也就是说,他和李建国的“感情”都是发生在李建国入陕之后。

李建国从天津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升任陕西省委书记是1997年8月的事情。当时的中共十五大人事筹备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李建国当年在天津为他当大秘的李瑞环已经内定继续出任政治局常委并再兼任一届全国政协主席。

再往前推五年,一九九二年的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因为“六四”事件的发生而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并分管意识形态的李瑞环即已经要求中组部将李建国由天津市委秘书长升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并凭此成为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

到任陕西省委书记的三个月后,李建国如愿如为十五届中央委员。

李建国入陕之前的1993年1月开始庞家钰已经是陕西省宝鸡市市长,1998年2月李建国将他就地提升为市委书记,公平地说不属于突击提拔。问题在于这位庞家钰日后的严重的贪腐行为被举报之后,李建国不但公然要求省纪委无视中央纪委某领导人的批示,不准调查这个庞家钰,反而将他官升一级,安排他在任满一届宝鸡市委书记后的2003年1月升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官到副省部级。

2007年1月,这个庞家钰终于被中纪委宣布因严重违纪被撤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第九届委员会副主席职务;一个月后被宣布开除党籍。

而就在这段时间,当初实名举报他庞家钰的当地干部曹长征仍然还继续遭受迫害,而导致李建国在已经被中央领导人谈话准备到山东任职的时候才被迫“丢卒保车”的原因是庞家钰本来最信任的情妇组成11人的庞大“情妇告状团”进京告了“御状”,此事被媒体公开披露后,才导致他李建国再没有办法继续对抗中纪委领导人的“坚决查处”的强硬批示。

有道是,这个庞家钰为政宝鸡时期,曾经为接受工程承包商的几十万贿赂,令该市的市政工程遭受数亿人民币的巨额损失,但却直到2008年06月28日才被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他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认定他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

数亿元的损失的“玩忽职守罪”只被判处两年徒刑,谁会不相信这个庞家钰直到此时仍然还在继续被“法外开恩”?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李建国在陕西担任省委书记整整十年被从2007年3月调离陕西出任山东省委书记的前后,即已经被内定为下届,也就是十六大和十六大之后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后备人选之一。笔者当时在撰写关于李瑞环的文章和书籍内容时即已经指出过提升自己当年在天津的大秘李建国官升副国级,是李瑞环“愉快接受江泽民总书记的谈话”,同意在十六大上退休的政治交换条件之一。

接下来的故事是,李建国在十六大上虽然只是继续连任中央委员,但此前已经被内定为次年三月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当选”副委员长兼秘书长。李建国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的三个月之后,庞家钰被从轻发落。而在那之后的曹长征居然在被记者报道时仍然不敢用他的真名。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引用了2008年第六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的那篇已于近日作者原话:“我所熟悉的那个省在前几年的情况就是这样,省委的组织纪检部门,宣传系统的省报、广播电视单位,省司法系统的公安、检察、法院等单位,以及信访部门等等,几乎多数被省的‘一把手’的亲信所掌控,以致于这位‘一把手’十年来在这个省所做的大量严重违法乱纪的行为,被封锁得几乎滴水不漏,难以向上反映,以致于这位‘一把手’敢于在调离该省前夕,同他的一位也将调离的‘志同道合’的组织部长一起,私自突击提拔了40多名德才条件差而能效忠他们的人,成为厅局级的‘高干’。此事虽在该省引起公愤,但由于通往北京的信息渠道,皆被‘一把手’的亲信所把持,无法向上反映。”

这里需要具体说明的是,文中所说省司法系统,当然就是当时的陕西省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赵乐际替时任“省委一把手”李建国所把持的。如此说来,其实不点名揭发赵乐际的有纪录可查的最早时间其实是2008年六月。

另外,上文中说的李建国这位“一把手”同他的一位也将调离的’志同道合’的组织部长……,指的原陕西省委常委,后任国家人力资源部副部长兼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的杨士秋。李建国是2007年3月被正式宣布卸任陕西省委书记,改任山东省委书记的。一个月后,杨士秋任国务院人事部副部长的消息被正式公布。

这位杨士秋早在1982年即在胡锦涛为第一书记的团中央任职,令计划担任团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和团中央常委期间,杨士秋的职务是团中央直属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正局级)。日后,杨士秋自愿要求“到地方锻炼”,被平级调任西安市政府副市长。李建国入陕之后,这位杨士秋被李建国调到自己身边工作,先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继而升任政策研究室(省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但仍是直接服务李建国本人,直到2002年5月被李建国再次提拔为省委常委兼省委组织部部长……

去年11月,在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兼党组副书记位置上被抓的魏民洲虽然受贿超过一亿元,但已经“立功赎罪”而只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痛哭流涕,被网民嘲讽为“见了棺材才落泪”。

此前中纪委对魏民洲的“双开”通报措辞严厉,指其“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对抗审查,性质十分恶劣”等。中国内地的财新报揭露说,魏民洲浸淫陕西官场超过30年,同僚评价其“擅于搞经营,也擅于搞钻营”。魏民洲一心向上攀附,为上位而无所不用其极,其中荒诞,令人咋舌。

中国大陆内地公开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揭露,当年还在陕西地方工作的魏民洲多次出入高尔夫球俱乐部,结识了令完成,然后通过令完成认识了令计划及令妻谷丽萍。魏民洲担任省委秘书长后与令计划的关系在陕西颇为公开。魏民洲大谈他与令计划的关系如何亲密,期间曾多次接待到西安的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总干事谷丽萍。YBC组织表面是推动青年创业,实际上利用来炒地皮与开发房地产,为令家敛财,牟取暴利。其成立当天,就收到各大企业数亿元的献金。魏民洲还曾通过一个商人送给谷丽萍一幅名贵字画。

而据笔者所得知的信息,这位魏民洲与令计划和他老婆的结识最早是靠杨士秋居中牵线。

魏民洲与杨士秋结识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时的杨士秋在团中央青工部主持工作,魏民洲是陕西团省委青工部部长。杨士秋日后入陕西,立刻与魏民洲结为政治死党。

李建国入陕后,杨士秋利用他在李建国身边工作的机会,随时替魏民洲美言,替魏氏直接抱上李建国的粗腿随时提供方便。到李建国和杨士秋双双离开陕西之前,他们已经把魏氏提升到正厅级的商洛市委书记位置上,并向新任省委书记赵乐际力荐。于是,赵乐际到陕才两个月,就让魏民舟进入省委常委会,一个月后又保荐他到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培训班脱产学习三个月,回到陕西后即将他调到身边委任为省委秘书长。

官方的判决书显示,魏民洲的边腐边始于1996年,也就李建国入陕的前一年,还只是正处级待遇的陕西团省委副书记时候,止于2017年担任省人大常务副主任的二十二年间。在期间的三任省委书记李建国/赵乐际和赵正永三人将他一步步从正处级提升到副省部级高位,期从正处到副厅再到正厅是李建国提拔的,再到副省级的省委常委兼省委书记长是赵乐际重用的,再到最有地方实权的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是赵正永一手策划的……

现如今,赵正永已经被这位魏民洲交待出来,那李建国和赵乐际呢?

因为过去的习近平不但已经把即几个在位和退位政治局委员都送进监狱,甚至还把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判了无期徒刑。所以适时再抛出一个李建国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政治顾虑——虽然他的背后有李瑞环,那令计划的背后还有胡锦涛呢。但是,他习近平在抓完赵正永之后深究现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一把手赵乐际的可能性有多大?只能被形容成一个“小概率事件”!

RFA

阅读次数:7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