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王康:李锐的意义

Share on Google+

2019-02-20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康先生,中国独立学人

一、 李锐辞世

被人们称为中共内部自由派元老、曾任中共高官、《炎黄春秋》顾问、并是刘宾雁良知奖理事的李锐老先生于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2岁。

李锐的逝世引发海内外舆论高度关注。

二、 李锐其人

李锐1934年考入国立武汉大学工学院机械系;参加“一二九运动”,为武汉秘密学联负责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8年任水利部副部长,是国内主要的三峡工程反对派代表人物。当年李锐因为主张搁置三峡工程,获毛欣赏,被毛泽东委任为兼职工业秘书。

李锐一生,历经沧桑,曲折多难。1959年庐山会议被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被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撤销一切职务,1960年3月被开除党籍,5月和右派份子们一道下放北大荒劳动。“文革”期间因得罪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伯达,1967年11月11日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关单监,仍坚持给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写信揭发陈伯达。1975年5月30日释放。

1979年获平反,出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1982年-1984年依中共元老陈云的推荐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青年干部局局长。李锐在担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掌管人事时,曾推荐习近平升任厦门市副市长。

他晚年担任《炎黄春秋》顾问与编委,长年呼吁民主宪政,被视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

他曾公开批评习近平的文化水平,实际只有小学程度,当上总书记后又刚愎自用,不听他人劝告。李锐又指出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为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直言不讳指出其过错,又批评习近平推倒邓小平提出的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大搞个人崇拜。

2019年2月16日上午8点32分,李锐在北京医院逝世。他的女儿李南央发表声明说不能接受把她父亲作为共产党干部及不能接受“沾满了人民鲜血”的党旗盖在父亲遗体上,她强调父亲意愿是死后“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和不盖党旗”及他始终有很强的独立思考精神。

三、 中共历史的见证人与批判者

作为中国革命的参与者和历次运动的见证者,他先后完成了《庐山会议实录》和共19大卷、耗时12年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数据》(中央卷)。他还曾担任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的编委与顾问,这本杂志被认为代表党内自由主义势力,多次刊登涉及中共历史敏感事件的文章。

对中共这个掩埋历史的巨大黑箱而言,李锐这位参与者、受难者和见证着,其著作凝结了血迹斑斑现代中国苦难,将永留青史,昭示后人。

四、 “李锐现象”的当代意义

1) “李锐现象”:(两头真现象)

中共体制内有一批像李锐这样享受高干待遇、资格颇老、官场辈分甚高,却又追求民主、努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老先生,他们自称为“两头真”,不少类似于李锐先生,如李慎之、朱厚泽、胡绩伟、何家栋、李普、于光远、杜导正、鲍彤、谢韬、王若水、苏绍智、何方、杜润生、江平、郭道晖、韦君宜、资中筠……等等。

这批人一般早年在民国所受教育较中共党内大多数人高,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因不满当局,为共产党宣传的反对独裁的“自由民主”所吸引而加入中共。这是他们早年的“真”。

入共后的中年,特别是1949之后,在中共“绞肉机”内,历经苦难,丧失尊严,被整治得日益变形,生不如死,怀疑渐生……

晚年,幡然醒悟,皈依宪政民主,“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这是其晚年的“真”。

2) “李锐现象”何以出现?

因为人类史上一场巨大的社会试验——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了,不得不改弦更张,不得不探索新路,不得不向成功者学习。(李锐在1979年访美所受的震撼)

3) 当局何以容忍“李锐现象”存在?

吴思认为,当局拿不出说服他们的像样理由,手里没有一面人们心悦诚服、甘愿舍身追随的旗帜。这类旗帜如今在李锐及其同道手里。公开打压他们,理不直,气不壮,不仅得不到同情和支持仍,反而会大失人心。

更难办的是,李锐这样的离休老干部不求升迁,不怕处分,对党政体制内的利益无所求,对体制内的威胁亦无所惧。这些官场手段本来很适于解决那些不宜公开的问题,一旦失去效用,官家武库顿显简陋。

4) “李锐群体”的意义——体制内的反对派

“两头真群体“ 或 “李锐群体”是中共当下历史状态 与处境的产物,主要是指毛驾崩后的中共内部的自由派群体。以胡耀邦、赵紫阳、李锐、李慎之等为凝聚他们的旗帜,实际上已经成了中共体制内隐形的反对派。虽无成形组织,但信念强韧,老而弥坚。虽年事已高,然影响力仍大,亦有中青年传薪者。对于中国纳入世界主流秩序,将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引领者。如苏东波时期所显现的。

RFA

阅读次数:2,0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