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先痴先生逝世讣告

Share on Google+

独立中文笔会沉痛宣布,本会会员、诗人、作家张先痴先生于2019年2月21日18时30分因病于四川成都逝世,享年84岁。独立中文笔会对张先痴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对其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本会将通报国际笔会,将张先痴先生列入2019年度国际笔会逝世会员名单,接受全世界笔会会员和作家的悼念。

张先痴,原名张先知,1934年3月8日出生于湖北黄冈官宦之家。其父张家驹先生官至国军少将、中统华中区负责人、中央警察总署副署长,1949年后留在中国大陆,1951年在“镇反运动”中被当局枪决。

张先痴早年就读于教会学校,接受西方式教育。1949年随父母迁居重庆。当年11月,因受中共地下党员同学的迷惑,张先痴与父亲断绝关系,先考入重庆中华民国国防部高级政工人员训练班,旋即转入成都黄埔军校24期。25天后跟随通共的总队长投共,入二野军政大学。1950年,张先痴加入共青团,并任团支部副书记。在通信学校学习后,分配到第三通信团任电台报务员。在土改、征粮、“剿匪”、“平叛”中,立过三等功,得过奖,受到通报表彰。身为西南军区土改工作队员,张先痴看到游街车上五花大绑的父亲,看到街边贴着第一名即父亲的杀人布告,若无其事、漠然处之,自以为已经成长为合格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然而,张先痴的“反革命家属”身份始终遭当局疑忌,更为军方所不容,1954年被转业到四川省南充县政府民政科任科员。

1957年,张先痴在积极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之际,真心诚意给领导提改进工作的意见,被视为“向党进攻”,被划为“右派分子”,开除公职,送四川省公安厅劳改局“415”劳教筑路支队劳改。由于坚持“不认罪”,改定为“混入革命阵营的极右分子”,并判5年管制送劳动教养(其妻因向组织写报告替丈夫申辩也被揪为“自己跳出来的右派”而开除公职)。1961年,被劳教3年零7个月、修了内昆、成昆、广旺三条铁路后,张先痴由于不堪忍受饥饿、肉体的刑罚和人格的侮辱而越狱,两个月后被抓获,以“叛国投敌罪”判刑18年,押往四川大凉山雷马屏劳改农场劳改。在服完17年零8个月刑期后,1980年8月,年届46岁的张先痴被“彻底平反,无罪释放”,并按“右派”改正政策恢复公职。

张先痴自幼爱好文学,14岁成为“武汉学生联合剧团”(中共外围组织)成员,高中时曾组织“号角”文艺社,以文艺作品讽刺国民政府的腐败无能,抨击“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1956年,以笔名“张先痴”发表文章,成为业余作家,加入南充巿文联,兼任南充巿文联杂志《百花》诗歌编辑。1980—1992年,平反后的张先痴先后任《嘉陵江》杂志社编辑、四川省作家协会函授部教务长、北京某报社副社长等。1992年,张先痴提前退休,潜心著述,在《观察》、《开放》、《争鸣》、《黄花岗》等刊物发表大量文章。

回忆起在劳改农场度过的23年,张先痴感叹道:“特别是一个知识分子在中国的劳改营里面,实际上是在受一种精神凌迟,就是清朝时身上刮肉的那个凌迟,那种残忍。只要你说了一句真心话,就绝对是要受批判的。”“我受过的肉刑,简直不胜枚举,我书里面都描写过很多,比方‘假枪毙’,用绳子捆起来,周身起水疱,我曾经被捆倒在草里面,简直是非常疼痛。有时候回忆起来简直是一种不堪设想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还有饥饿,饥饿时常常需要用自己的尊严去换取一口饭。”如此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使一个原本相信共产主义的“共产主义战士”,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右派”,“共产党把我划成右派的时候是错误的,因为那时候我的确不是右派。今天共产党对我的右派问题进行改正,也是绝对错误的,因为我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右派。”“我认识到了这个制度的不合理性和野蛮性。使我深深感觉到我应该成为一个右派。”

张先痴后半生反思命运、直面人生,对历史与政治、理想与现实、人性与良知、个人命运与国家前途有了全新的认知和感悟。他把自己的一生总结为“傻子、疯子、回头浪子”,“傻子是被共产党骗,疯子是被骗之后象疯狗一样到处去咬人、整人。最后我醒悟了,是回头浪子”。他誓言余生要做“赤子、刀子、过河卒子”,以赤子之心待人,以刀子笔触写作,做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彼岸的过河卒子。他有强烈的使命感,要把自己受骗受难的亲身经历以纪实作品形式呈现给世人,于是笔耕不辍,创作出版了《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格拉古梦魇》的格拉古系列三部曲。格拉古,即中国式古拉格。他的作品以真诚的忏悔精神和惊人的细节真实,为后人留下了不可多得的“右派”炼狱纪实文本。晚年的张先痴几近双目失明,仍坚持拿着放大镜读书和写作。

张先痴是八九民运的积极参与者,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晚年关心时局,热心公益,经常参与各种民间维权活动。

2013年8月4日,张先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

张先痴先生是中共极权政治的典型受难者,是“右派”群体苦难经历的杰出写作者,是自由民主的不懈追求者。他的逝世,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巨大损失。

张先痴先生千古!

独立中文笔会
2019年2月23日

阅读次数:9,074
Pin It

关于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先痴先生逝世讣告”的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