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静默外交不忘人权交涉

Share on Google+

——廖天琪会长与德国总统府约谈简报

库纳牧师,廖天琪,潘永忠同访总统府。图/廖天琪提供

去年12月5-10日,联邦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访问了中国。在他启程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总统先生,建议总统在访华期间,务必与东道主谈论人权话题,并提出了几点建言:“1、必须将所有因思想、言论和宗教原因判刑入狱的人释放。特别是已经在狱中渡过15年甚至20年光阴的人如:秦永敏、李必丰、刘贤斌、胡石根和许多其他的人。王炳章和依里哈木这样无期徒刑者和一切生病及年老的狱中人士都必须立即释放出狱。2、正在拘押中的刘艳丽和因为写了关于同性恋小说而被判刑十年半的刘姓作家天一,这两位女性作家不可因为言论写作而被视为罪犯对待。3、少数民族新疆、西藏和内蒙的宗教自由应当得到保障。新疆地区收押伊斯兰民众的‘再教育中心’必须关闭,因为任何强制性的‘再教育’只能制造仇恨和敌意。”

2月22日,总统府亚洲非洲和平、发展政策司安排了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会长一次约谈,旨在交流一些信息与情况。出席约谈的除廖会长以外,还有坎姆普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的罗兰德·库讷牧师、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

会谈中,该司负责人特奥·齐岱斯首先介绍了一些情况,他谈道:德国政府在与中国的外交与经济合作中,基本以静默外交(也有称:温和外交)方式与中方互动,要说明的是联邦政府始终未忽略中国的人权状况,外交部设有专门机构负责此项工作,考虑到现实而可行,每一次与中方进行人权交涉,都会提出要求释放数人的名单,希望通过这样的现实沟通,促进中方的人权改善,并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应该说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去年刘霞终于来到德国就是一例。

负责人还谈道:去年年底我们的总统先生与习近平会见,德国人权专员也在坐,也向习近平提出了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并提出了维吾尔的“再教育中心”严重违反人权现况等,习近平只是安静地倾听,但未做相应的回答,所以不确定是否有效果。

廖会长表示:不要因为没有反应、没有结果而放弃这样的交涉与努力,中国的外交是实用主义,他们不讲原则,不论道德,而是以经济利益与现实效应为重。但是,由于德方不断质疑中国的人权问题,对仍在监狱里服刑的中国政治犯、思想犯有利,中国政府会采取相应措施减轻对他们的迫害,改善他们在狱中的一定待遇等。德国是世界的经济强国,也是欧盟的领头羊,中国希望与国际社会进行广泛的经济贸易合作,不会不考虑德国在国际上的重要地位,如果德国都不敢,或者不愿意站出来对中国人权提出批评,这个世界的法律与公正,从何而谈?

廖会长简要地介绍了独立中文笔会情况,笔会拥有约3百会员,国内会员超过170人以上,刘晓波曾任笔会会长,原本希望刘晓波能刑满释放继续担任会长,领导笔会工作,但是因他被长期的监押折磨,在刑期即将结束时不幸辞世。廖会长还表示:施泰因迈尔总统在中国访问期间,我们笔会成员王怡,曾任笔会的理事,是一位非常理性而智慧的作家与牧师,在民众中享有口碑与威信,却在施泰因迈尔总统离境的12月9日被捕,现一直在关押中。从加诸他的“煽动颠覆”罪名来看,估计刑期不会短,请德国政府积极设法营救。她还介绍道:如今我们笔会会员还有11人在监狱,有的会员刑期超过20年之久,比如胡石根,而秦永敏的刑期超过30年(这里包括了去年最后一次的判刑刑期)。桂明海因出版被捕,长期遭拘押却未判刑。还有纯粹因言获罪的女作家刘艳丽一案已经开庭了,但是判刑情况未知。何德普坐过9年牢,去年年尾无端被拒赴美探视16年未见的儿子。此外,荣誉会员刘贤斌刑期超过20年,77岁的姚文田因为出版禁书,被判刑10年,如今年老多病。

德国总统府贝尔维尤宫外景。图/廖天琪提供

库讷牧师介绍道:他在坎姆普市莱茵马斯职业高校担任牧师与教师,一直教育学生要关心这个世界的人权状况。从2010年以来,他在每年的“人权日”组织学生200-300人来柏林中国使馆举行示威抗议活动,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声援,为释放刘霞而呼吁。库纳牧师从行动中教育青年人,关心世界、同情勇者和人权受害者。他和笔会及欧洲的民运组织多年来合作,为异议人士声张正义。如今王怡牧师被捕,令他特别为中国的宗教人士担忧。

齐岱斯先生还向廖会长和潘副秘书长了解了一些香港和台湾的情况。此外中国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在社会上的应用,有利有弊,西方多年前提出的想要通过贸易交流,促进中国经济发展,信息流通,从而带动社会的转型,促使之更为开放和自由,这种构想实际上是没有兑现的。在中国,人们满足于科技和生化技术的高度发展所带来的便利和某种程度的治安改善,但是权力机构对人民的监控已经是全方位的,连私人领域的私密都无所遁形了。更为可怕的是,年轻一代的人,已经习惯自己成为透明人,个人的兴趣爱好、教育健康、学历资历、经济状况、饮食消费习惯、交友乃至阅读嗜好都在管辖者的视野当中。每个人都成为一张塑料“卡片”,所谓的社会保障卡上面纪录了所有的个人资料。这样发展下去的科技到底会把人们带向何方?“中国梦”已经登陆月球,月球上面好些处已经插上了五星红旗,还有占领并应用氦3这种能源的问题,双方谈话跨越了政治、社会和科技的议题,进入了更为深层的哲思范围了。齐岱斯先生十分肯定了这样的交流与沟通,希望继续保持彼此联系的渠道。他也建议独立中文笔会多与外交部联络与交流,因为外交部设有专门机构处理中国的人权和其他事务。

齐岱斯略通中文,因此潘永忠赠送给他一本自己刚出版的《中国的审查制度》,并且给他看笔会出版的《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让他能了解笔会努力的方向是维护“言论自由”。廖会长最后说,我们不愿意任何笔会会员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争取言论自由,现在不是暴力革命的时代,我们需要的是有识之士以冷静的头脑来寻求知识和资讯的空间,发挥启蒙作用,这是可以做到的,也是当代士人应当去做的。

民报2019-02-25

阅读次数:3,6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