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极权是不两立的, 它们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秩序,两个不同的价值体系。在自由世界里,人们普遍是包容的,只要不过底线,多样性难免会有一些偏激的东西。但是,极权则不同,在极权秩序里,统一标配、统一格式是常态,自由被受到限制,人对自由的向往被限制,服从成为了标准。就是这样的两种世界秩序,人们很难相信它们各自底下的人怎么坐下来交流,又怎么获取信任,如何奢求合作?

川普总统和金大元帅就是这样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们在过去的一年多里眉来眼去,似乎想通过一种努力去突破界限,告诉人们两种不同世界秩序能够合作共赢,能够获得信任。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实验,川普终于在越南“川金会”上得到了答案,即这种努力不过是拖延战术,浪费时间。

其实,川普不仅仅是与大元帅这么实验,他在过去两年里实验了太多。川普试图用私人友情、商务谈判惯例的方式取代先前那些外交模式。这显然不是容易的事,也是一种考验。

小伎俩能取信美国?

第二次“川金会”已成定局了,尽管结果没有让某些人满意,但这个结果却是现阶段最好的。美国不相信朝鲜,不相信极权集团会有改变,不相信依靠谎言统治的势力会遵守协议,因为过去的经验已经有太多太多了。

在极权集团看来,能够拖延时间就拖,能够蒙骗过去就蒙着,能够用小利益做大交易就抓住机会,总之就是抓住一切机会保护自己并从中获取最大利益。比如,1972年美国与苏俄签订的反导条约,2001年同意某方加入世贸组织。这些经验都用事实向世人表明了,自由世界绝不能轻易去相信极权秩序下的所谓承诺。

中国人非常熟悉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用到描述极权集团,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金正恩统治下的朝鲜之于美国,那实力是不成比例的,美国长期不承认朝鲜,国际主流社会也认同朝鲜,美国经济制裁朝鲜,朝鲜的经济也就处在极端困难的状态。所以,朝鲜迫切希望获得美国的认可,迫切希望美国解除经济制裁,我们甚至可以说朝鲜发展核武器也是为了增加美国的认同,希望在与美国谈判时拥有不可忽视的筹码。为了接近美国,朝鲜金家三代可谓费劲心思,金正恩更是用频频发射导弹、核试验的手段去引起美国的注意,逼着美国正视自己,并坐下来谈判。应该说金正恩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愿望,因而才有了新加坡的第一次“川金会”和越南的第二次“川金会”。但是,接触是有条件的,美国绝对不可能允许朝鲜发展核武器,所以金正恩就得接受或认同这个大前提。金正恩也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这个大要求,但他同样不可能相信美国,所以他就会做表面工作,如炸掉可能已经知晓的宁边核设施——可能某些设施转移了,如表面上答应美国的一些条件,毕竟实力不对等,好汉得吃点亏,主要目的还是要取得美国的好感,从而才有机会和美国总统见面。

极权如朝鲜,金正恩在马屁环境下过于自大,他以为做点表面工作就可以瞒过美国,以为炸了一个实验场就可以交差了。所以,当这次美国总统提出要求朝鲜关闭其它几个设施,金正恩显然吃惊了,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这美国怎么会知道?这正如川普所说的,“我的意思是,他们希望解除制裁,但他们不愿拆除我们想要他们拆除的区域。而他们愿意拆除的区域并不是我们期望的。”或许,金正恩认为在朝鲜只有自己知道有多少处核试验基地,但他没有明白科技超级一流的美国可以获取到信息。

川普的失败

回顾过去一年多,美国总统川普在处理朝鲜问题上可是费了心思,他跨出了过去几任总统的界限圈。原本他信心满满,自认为可以搞定朝鲜,取得超乎想象的成果——这些是先前多位总统所做不到的,并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

在处理朝鲜问题上,川普是失败的,金正恩却获得前所未有的成果,如他是被美国总统约见的人,他被美国间接上承认了,他走出了国门,他第一次坐飞机到他国和美国总统谈判,而这些都是他的父辈和祖辈所没有的经历。金正恩有这么多突破的成绩,以致于他完全可以欣喜,可以认为是小胜利。成就金正恩的这些胜利,不是别人,恰好是美国现任总统川普,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川普与金正恩比较是相对输了。不管川普如何给自己吹嘘,但他在处理朝鲜问题上的努力的确是成绩不大,仅是换来朝鲜暂时放下发射导弹与核试验。

若我们把目光放远一点,是不难看出一些问题的,如川普对叙利亚问题的表现,川普对俄国关系的努力,川普对伊朗问题的做法,川普与对岸西太平洋的贸易问题谈判,川普对最近的委内瑞拉问题,好像都处理的不尽人意,除了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在推特上叫喊几下,实际行动和效果真是差劲。如果要把这些事放在一起来看,那就只能说明川普在处理外交方面的事上显得差那么些,缺乏定力,漫无目标,没有明确且稳定的政策。川普领导下的美国到底要干什么,到底要选哪个对手,到底是走哪个方向,现在依然不清晰。比如,杜鲁门总统在二战结束时立即投入到冷战,小布什总统在2001年选择“反恐”。

不能明确目标,不能确定谁是对手或敌人,那川普在外交大调整时代的就注定了失败。对谁缓和,对谁强硬,要取得什么样的结果,这是会直接影响到外交成绩的。四处出击,到处拿不出好的成绩,到处是僵持状态,到处是消耗战,可这川普的任期已经一半过去了。

后续的川普

根据过去两年来的经验观察,若我们要去猜测一下川普剩下任期的外交动作,如处理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缓和俄国关系、朝鲜问题、西太平洋的贸易冲突,以及最近上演的委内瑞拉问题,答案或许会不如意,即它们僵持状态的可能性大,不会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川金会”后,也许有人很在意接下来的贸易协议之事,人们会关心它是否重演川金会——在最后一刻放弃签订协议。这事其实想的太多也是多余,因为签订与不签订都是这样子,即含糊不清的僵持状态。没有去签订,它是僵持状态,延续着试探、对话与口水战;签订了,它也不会改变什么,美国的逆差还是要继续上演,指出对手的那些问题还是要继续重复着。除非川普时代的美国有一套监督机制和惩罚机制,还需要美国主流意见趋同于遏制政策。

正如行文开头所说的,也是众所周知的,自由世界秩序正在经历一场空前的威胁——极权以新的方式、新的面孔威胁着自由秩序。在这个新环境下,美国代表的自由世界必定要站出来守护自由秩序,必须要像麦卡锡时代那样积极投身到各个领域去应战。如果再不努力,再不积极,自由世界可能就要受到严重干扰,以致很难捍卫住自身。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美国现任总统川普似乎还没有适应过来,还没有努力调整到新形势下的轨迹。

大时代需要大魄力,需要大破大立,需要明确的目标。在我们能够看到的两年经历里,川普除了精明的利益算计,我们并没有看到战略上的格局改变,也没有看到川普努力去塑造新形势需要的格局或战略。所以,假如我们根据现有的经验去评估,那么剩下来的任期也就可想而知了,或许美国总统川普的舆论压力影响过大,以致他很难从容淡定去调整。

也许,川普可以搬出他就职以后的诸多经济成绩、就业形势来炫耀,但是这些经济是否转变为政治优势就不得而知。而且,经济的成绩带来的优势是否会产生强烈的守护自由观念,这又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川普不想这么去做,或是他没这方面的意识,那么美国代表的自由世界在不久后就会有巨大的冲击波。

2019年3月2~3日

原创: 共和主义 郭贤源的书坊 2019-03-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