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察2019年3月4日消息】本网获悉,正在监狱服刑的屠夫(真名:吴淦,网名:超级地区屠夫,简称:屠夫)倍受酷刑后遗症的折磨以致痛苦不堪,而申诉材料被监狱方无理扣押。

据悉,3月4日周一,徐孝顺去到位于福建省清流县林畲乡的清流监狱探视已在该处服刑了八个月的儿子屠夫,得知其倍受酷刑后遗症的折磨,每日痛苦不堪。屠夫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2017年12月下旬宣判后,至2018年7月初被从天津第一看守所转至福建清流监狱服刑。

屠夫告诉徐孝顺,自己在被羁押北京及天津的两年多期间,饱受京津两地公安机关预审人员和侦查人员的酷刑折磨,包括残暴殴打、非人道折磨等刑讯逼供的手段,警方用惨无人道的方式逼迫屠夫按照当局的需要和构思进行“认罪”。由于屠夫的不配合,因此恼羞成怒的刑讯人员更加变本加厉折磨屠夫。由于探视的半个小时里,屠夫身旁一直有人监视监听,屠夫并未向父亲透露太多详情。

由于京津地处寒冷干燥的北方,福建地处温暖潮湿的南方,可能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自从转到福建服刑后,屠夫身体一直未如理想,曾长期遭受过的酷刑开始显现后遗症,令其痛苦不堪生活质量明显下降。

据屠夫讲,本就不低的血压出现了异常升高,经常有头痛头晕的现象出现。羁押时期虐打折磨遗留的旧患复发,每天全身疼痛难忍,导致夜晚睡眠质量很差,连带白天精神欠佳食欲不振,经常困乏无力。还有心脏亦出现问题,心率异常并伴有跳痛,但未经系统检查不知是何病况。

屠夫还透露,酷刑后遗症还包括颈椎问题,至今转动有困难。不知是否当初遭受折磨时曾有某程度受伤,目前除转动困难之外,还不时有剧烈疼痛,估计头痛病症可能亦与此相关。另外颈椎旧患更牵扯到双臂的自由伸展,手臂连简单的抬起都存在问题,抬起时无从用力,筋腱和肌肉均有剧烈疼痛感,别说提重物,简单生活都有吃力感。

早前,屠夫因此提出申诉,但申诉材料遭到狱方的无理扣押,查问多次不予理睬,管教还威胁屠夫,警告不要搞事,否则后果自负。

网友刘先生表示,从这些信息分析,屠夫在被关押期间所受的酷刑令常人无法想象,但屠夫都一一熬了过去,可想而知他的意志不同于常人,亦因为坚毅不屈,所以被重判八年,令人敬佩。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