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当兵日记摘录(3)

Share on Google+

(1971.1一1973.2)

今日诗

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少,今日又不为,此事何时了!人生百年几今日,今日不为真可惜!若言姑待明朝至,明朝又有明朝事。为君聊赋今日诗,努力请从今日始。

一一(明)文嘉

1971年4月19日 周一

上午“天天读”时,和扈俊营打闹,把他的手扎破了,使他很不高兴,但最后还是和解了。上午我和扈把我们班开的菜地种上了,种的是南瓜和冬瓜。好好料理,可望丰收。

午饭后,三班长试车,我和扈也坐上去溜了趟风。下午我们把51号车的底盘装好了。

1971年4月22日 周四

上午西安片所有连队集合,听何政委作报告。内容是国内外形势和我部所存在的问题。我部汽车连队安全问题还是不妙,截至本月20号,事故已造成十人死亡,多人受伤,还发生了两次失火,真是应该刹车了!

1971年4月24日 周六

上午工作。午休时给高长安写了一封信。他此时在农村日子挺难受吧!

下午党团员活动,我们几个非党团人员出公差。我和陈、申、刘等七人去西郊三桥某军备仓库(同学刘海渊在此当兵),将三千只猪肉罐头装运到陕师大我部仓库。菲亚特卡车在从师大回连队时,右后轮滑入路旁排水沟,冒着小雨费了一番功夫,天黑了才回到连队。

1971年4月25日 周日

今天星期天,回家(当时我家距部队驻地约1.5公里)取了几本书。吃过下午饭洗衣服时,发现我昨天换下的一件衬衣不见了。才穿了一次的新衣服还没下过水呢。经过一番思考,认定是被人偷走了,真让人感到气愤!(“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也有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当时还有点想不通。)

晚上,集合观看了部队文艺宣传队演出的文艺节目,觉得表演水平有所提高。

1971年4月26日, 周一

正常工作一天,身体有点不舒服。51号车明天可以开动了。衬衣看来是找不回来了。今天看完了苏联小说《柯楚别依》。那个库班哥萨克的英雄事迹使我大受感动。

听副连长说,公路学院要派二十多名老师帮助我连进行外国柴油汽车大修工作。

晚上我部篮球队和红卫区(莲湖区)球队比赛了一场,我队输了13分。

1971年4月29日,周四

上午每班抽两人去清理炉渣,我和扈去了,干了一上午。下午我和四排两名战友坐最后一辆车将炉渣倒完后,在我带路下汽车驶向翠华山。因时间关系没有上山,在山口转了一下。捷克产的“太脱拉”卡车一点也不脱拉,跑起来像飞机一样有力!

晚上看了电影“热烈欢迎越南南方战友”等纪录片。

1971年5月1日,周六

今天一大早,我连15名新兵在连部集合,原来是让我们去西安兴庆公园游览,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吃过早饭,在团部门口上车,共有三台车。

兴庆公园今天没有什么游园活动,一切如常。散步时碰见英三班的毕胜利和马志援同学,陪他俩从十点走到下午两点集合时间到。

下午两点半,回到连队。下午连队大会餐,九菜一汤,大快朵颐。

1971年5月3日,周一

今天上午我们全连在大车间列队,欢迎公路学院来我连进行技术指导的教职员工。他们共23人,其中5个是女的。这个月我连接了一台法国大拖车、一台苏联“克拉资”大卡车、四台解放卡。由于外国车很不好修,所以请了这些外援。经过一天的相处,看来他们的干劲还挺大的。

原来我的那件新衬衣不知被哪位“战友”以旧换新了。怪不得桌斗里一件旧衬衣无人要。没办法,只好自认倒霉。

1971年5月12日,周三

早晨洗脸时发现脸盆找不了,在各班宿舍找了一遍又一遍仍杳无踪影。一个不祥的消息一一又丟了东西。这真使人气愤!(连里找不到,也许是被外连人进来偷走的。)

照常工作一天。接车一台。连长今天探家走了。指导员要去团里参加什么学习班,据他说连里要进行路线教育补课。

夏天来临,据说伙食要改善,早饭要喝绿豆稀饭、自磨豆浆。

晚上睡觉,同伙们个个鼾声如雷,好不容易才睡着。半夜,班长爬起来开灯捉臭虫。我也起来捉了一只……

1971年6月14日,周一

这次初评,全连被评为“五好战士”者86人, “四好班”6个, “五好干部”4人。如此这般,我连莫非真是“人才济济”乎?

1971年6月15日,周二

清晨,紧急集合起床,全副武装出发前往靶场打靶。早饭在靶场吃,饭后各班排就开始打靶。 我班新兵刘进吉射击成绩名列第一,87环。我今天成绩也挺好一一83环,比起在新兵连的76环有所提高。我班王连俊也打了83环。扈俊营不及格。辛兴华(从篮球队因病下来的西安兵)只打了67环。班长、副班长打的是冲锋枪。

午饭也在靶场吃。本来还要投弹,但因时值夏收,地势危险,靶场方面不许可,只好作罢。

中午回来站了一班岗,紧接着上班。一天甚觉疲劳。

1971年6月16日,周三

今天班里来了一个公路学院的陈师傅协助工作。

连长探亲回来了,带着老婆(西藏支边知识青年)。

1971年6月20日,周日

上午和辛兴华想借光跟团机关、球队去东郊参观半坡遗址,未成。但指导员却想借拉沙子之机也去参观半坡。于是,我们一行十人去训练队借了一台卡车,带了几个民工出发了。车行至纺织城居然迷路了,遇到机关几名干部才得以同他们一块前往。不料今天有外宾参观,对内宾不开放。我们只好去灞河边拉沙子。我和辛兴华坐在灞河边,望着滚滚流水,大发感慨……

回来后请假回家,取了冲洗相片的物件,下午三点按时归队。突然,连里来了一次紧急集合点名训话。原来连里有几个河南新兵拿了团部门岗的手枪去大雁塔照相,被连部发现,引起轩然大波。

1971年6月22日,周二

今天是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爆发30周年纪念日。30年了,世界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啊!

工作一天。明天51号车和44号车要交车了。这几天天气炎热,身体甚感不适。

晚上连里集合,领导宣布对上星期天私自带枪外出照相的那个河南兵以警告处分。另外两名也要在连队军人大会上作检讨。其中一人是新兵,闻讯后大哭。

1971年6月25日,周五

早上天天读时,副指导员讲了一个重要事项: 12连几名战士因发生意外火灾而被烧伤,其中一人生命垂危,需要输血抢救,希望大家踊跃献血。当时我们五十多人马上报名献血,前往323医院。我们先验了血型,O型者有12人。我也是O型一一万能输血者。如果需要我献血,我一定捐献。验血结束后大家就回来了,等待以后需要献血时再通知我们。(后来没见通知)

下午照常工作,好不容易和小刘把44号车给交上去了。

连里今天又发生了两件坏事:五班副开动法国拖车时,撞坏了前页子板; 一个河南兵和12连的战士打架了。晚上,领导又在训话……

1971年6月27日,周日

今天上午照常工作。下午放假,去了小寨商场。

今天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一丝风都没有,一夜都没睡好。

接到严浩来信,他初评(五好战士)被评上了,还交了入党申请书,读了几本马列著作。但他也有苦恼: 生活艰苦单调,感到寂寞,对周围一些事情也看不惯。我觉得我的环境条件都比他好,为什么进步不大呢?我要向他学习。……

晚上全连集合学习时,连长宣布两个处分:五班副违章驾车,撞坏大修车,给予警告处分; 和12连某战士打架的河南兵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1971年6月29日,周二

一天正常工作。午休时高长安来访,他昨天才从乡下回来。麟游县有单位在知青中召工,不过同学中大都表示不感兴趣。他向我透露他准备去湖北,找他父亲(原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文革中受迫害自杀)的老同事活动参军之事。吃过午饭我和他一块出来到我家坐了一会儿,就毛主席和斯诺的谈话内容彼此交换了意见和感想。

晚上集合看电影“团结战斗庆五一”、“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越南”。

(未完待续)

2019.3.13

阅读次数:1,0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