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王全璋的判决书在哪里?

Share on Google+

因为前些天到天津市高级法院没有查到王全璋的案子,所以,今天我在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的陪同下,带着两个小孩子一起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的一审判决书。

没想到,我们刚走进法院的大门,十几个法警就从大厅里涌出来,堵住我们的去路,喊叫着不许拍照。以前来的时候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我们抱着小孩子,拉着大孩子,硬是从人缝里挤过来,进了大厅的门。

我们四个大人安检时,手机被要求存在柜子里。泉泉和三宝也被法警拦住要安检搜身。三宝害怕了,躲着法警伸过去的手,退到妈妈身后。珊珊姐朝法警喊起来:没人性……

这个法警好像还有人性,让三宝摘了帽子看一眼就放行了。

我把天津二中院刑一庭的18个座机号码全拨了一遍,找不到王全璋的主审法官林崑、周虹以及能出来接待的法官或者领导。偶尔有人接电话,也是说:法官不在!

打一个电话,我的火就往上窜一下,现在我愤怒的胸膛都快爆炸了。为了发泄怒火,我们一起走到大厅中央,开始喊:“林崑、周虹,我要判决书!”四个愤怒的女人的吼声在挑空大厅震耳欲聋。

20遍的喊声引来了其他人惊异的目光,但是窗口的法官、接待人员、法警却目不斜视,像木头人一样,假装没听见。

王全璋的判决书在哪里?王全璋到底怎么了?

李文足
2019年3月27日

原珊珊:找不到的判决书 3岁孩子被搜身

2019年3月27日,709的女人们和两个娃,早晨6点就踏上追寻王全璋判决书的艰难路……

离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门口还有几米远,几个法警就站在门口高喊、喝令我不许拍照,把拍的删除,指着禁止拍照的牌子。我看见禁止拍照的牌子把手机准备好,要到法警跟前确认删除,可是刚到法警跟前,法警又高喊、指挥把手机存到柜子里面,(不提删除拍照的事了)。

多名法警重复高喊只能带身份证和材料进入法院大厅,法警指挥我们安检,我被手持设备的法警安检时,一个法警把我3岁的女儿拦住搜身,我质问法警为什么搜查3岁孩子的身体,7、8个法警拉紧距离答“安检”。我问法警安检什么,法警答“进来规定就是要安检,本来不满18周岁不让进去的,你还带不带她进去了(法院大厅)。我问法警你的3岁子女是不是陌生人可以随便拦截搜身,不同法警重复着“不满18周岁不让进去的”“你还带她(3岁女儿)进不进”“别吓到孩子”……我要求孩子站好并指挥法警安检,法警的安检也不安检了,709的女人们和法警争吵中我带着女儿进入法院大厅……

文足用法院内部电话联系王全璋主审法官周虹,林崑,回复永远是不在,峭岭姐和文足打了20几个法院内部电话找不到庭长、院长,文足眼睛发红对着我们说身上的气直往上串,喊出来喊出来,709的女人们还有两个娃大声、高声,扯着嗓子、歇斯底里的喊,“周虹,林崑,给我判决书”,1次、2次、3次……,整座法院内部一点闲杂的声音都没有,各个部门的门1个、2个、3个……上下几层都关上了,只剩上下几层偷窥我们木头人法警……

我们停了下来给老爷们梳洗打扮的时间,希望有人出来告诉我们王全璋的判决书哪去了……

1分钟、2分钟、3分钟……十几分钟过去了,没有人出来。王全璋儿子泉泉看着几层没有开着门的法院大楼质问“有本事抓我爸爸,没有本事出来”,709的女人们再一次站好,高声喊“周虹,林崑,给我判决书”,1次、2次、3次……感觉空气都凝固了,我们离开了法院,离开了天津……

王全璋的判决书去哪了,709的女人们和娃再找你!

李文足 泉泉
刘二敏
王峭岭
(我)原珊珊 三宝
2019年3月27日

阅读次数:1,3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