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起你的食指
所以,
就关进了精神病院

海子错误地走向了
铁路线上
被邪恶的动力火车牵引着
没有再回来的余地

陈超没有超越时代
却被时代超越
因为他没有办法
打开诗的漂流瓶

骆一禾看见了世界的血
所以,满脑子的壮烈
使你无法挽回

还有跳到空气里的
那些诗人们
不过是为了风中的最后吟唱
反抗来自世俗世界里肉欲的声响

暴政的时代
最后只剩下
诗人们组成的反抗军团
他们的归宿
就是精神病院、自杀
或者囚牢

这支最柔弱的军团
使用最坚强的笔
蘸着良知的墨汁
书写着民族的苦难史

於 2014-11-3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