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6

阿钟:北岛的文学成就够不上诺贝尔奖,当然莫言的格调太低,此二人,其实都不如老酒,嘿嘿。。。
老酒:这三人都不如阿钟[微笑][微笑][微笑]
阿钟:正确
阿钟:老酒,我说的是真心话,从诗学革命的角度,北岛不及老酒深度,从诗艺上论,北岛的诗只是三流水平,他肯定不如我。老伙计,我们不必妄自菲薄。
老酒:我当然同意
老酒:我们这一对老活宝可以上天入地尽干戈
阿钟:再过五十年,北鸟的历史定位就不再重要,那时的文学史一定以诗本身论诗,北岛只是一个小诗人而已。
阿钟:今天仍被我们读的大诗人,在当时都是很边缘的。北岛有什么好诗啊,社会永远是有眼无珠的
阿钟:什么卑鄙什么什么……,只是大众看了喜欢,因为读这玩艺儿不需要美学修养,北岛发昏,以为可以竞争诺贝尔奖,不是做梦嘛!
老酒:社会永远是有眼无珠的,这话深刻的可以灭门
老酒:“回答”的确是口号诗,早期的“今天”都口号
阿钟:请老伙计记住,一旦大众化了,必不是啥高级玩艺儿,所以我对海子的评价不高,当然他是逝者,理应得到尊重,但海子的成就在二流和三流之间,因为他的境界并不高。
阿钟:我们的老友孟浪甩海子二十条横马路
阿钟:你一直捧顾城,也没办法,这是你的青春情结。但我实话实说,他都不及那个三流北岛,他的故事比他诗精彩多了,但对诗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可悲的。
老酒:哈哈,今晩孟子无眠
老酒:哈哈,我好像那不是捧,是状态呈现
老酒:海子更是状态,我们很少坐下来认真论诗
阿钟: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你说说这是什么屁话。文艺小青年膜拜五体投地,没脑子没办法。。。
老酒:这当然不能算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阿钟:与老酒葫芦的微信聊天记录备存》有2条评论
  1. 更正:记忆错误,应为239,折现在47561,而那时60元可养活七,八口人,一般都是53-55元养活六口人;而北岛那时239元的父母合计收入养五口人而已。所以红色恐怖在月薪数字上也找得到理由。

  2. 对!对对!苦难和人生感悟,使中国侏儒,和单腿的飞人成了学者诗哲!圣贤!
    《读者》载北岛忆旧,七十年代他父母薪水合计293元,换算成当下家庭收入:也就是58370元!(以199倍通胀计)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