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习近平比毛泽东更“另类”?

Share on Google+

2019-05-06

本专栏上星期刊发和播出的《当局下令不准用邓小平政改讲话影射习近平》一文已经介绍过有内地网友说他相信已经有过较高层级的内部传达,要求对邓小平生前讲过的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因为有讽刺和影射习近平之嫌而“不能再宣传”。最有代表性的包括:一,“权力不宜过分集中。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二,要着手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三,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不出事没问题,一出事就不可收拾。所以要搞退休制。”

不过,这位网友也透露说,习近平虽然个人已经搞了事实上的终身制,未来二十大上百分之百不会按照邓小平生前亲自给最高领导人设计的任满两个满届就向接班人交棒,但这并不代表他二十大上不安排一个“备用接班人”,因为毛泽东当年毕竟也还从“天有不测风云”的角度考虑,先后为自己选过几个预备接班人。

如上这位网友同时传递了他曾经得到过的信息之一是,中共内部在十九大之后对毛泽东当年在七届七中全会的内部讲话中关于中共中央设副主席和总书记的问题说明多有讨论,这似乎证明外界对习近平在被“确立了核心领导地位”之后有强烈恢复党主席制欲望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毛泽东当年的这份讲话是1956年9月13日,也就是中共八大召开前夜做出的,毛泽东说:我在这里还要谈一下关于设副主席和总书记的问题。上一次也谈过,中央准备设四位副主席,就是少奇同志,恩来同志,朱德同志,陈云同志。另外,还准备设一个书记处,书记处的名单还没有定,但总书记准备推举邓小平同志。四位副主席和总书记的人选是不是恰当?当然,这是中央委员会的责任,由中央委员会去选举。但是要使代表们与闻,请你们去征求征求意见,好不好?对于我们这样的大党,这样的大国,为了国家的安全、党的安全,恐怕还是多几个人好。

笔者需要在这里说明的是,毛泽东在这里提到的“总书记”,当然不是现在的习近平,以及他之前的胡锦涛,江泽民,还有再之前的赵紫阳的这种被1982年之后 的党章中规定的“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的工作”的,表面上的,或者说事实上的党中央最高领导人,而是中共八大之后所设立的中央书记处的一把手。

1956年9月召开了中共八大。在此之前 ,中共六大产生的党的最高领导人是称之为“总书记”的;七大选举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书记处主席,没有副主席的设立,当时的“领导集体”是包括毛泽东在内的所谓“五大书记”。八大除设中央委员会主席外,第一次设了副主席。毛泽东继续为主席。选出的副主席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而林彪的副主席职务是1958年5月的八届五中全会增选的。八大通过的新党章规定“党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的常务委员会和中央书记处,并选举中央委员会主席一人、副主席若干人和总书记一人……。主席、副主席、总书记组成常委。常委是党的核心领导。”

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决定恢复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所决定并在十年间证明是必要和有效的制度,设立中央书记处作为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务委员会领导下的经常工作机构,并且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总书记。这个时候的胡耀邦的“总书记”职务是和邓小平在中共八大之后的那个“总书记”职务是一样的,他的上面是党中央主席和副主席。

1981年6月华国锋遭邓小平等党内元老逼宫,被迫交出党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党中央主席邓小平自己不接,给了胡耀邦,邓小平自己只接了中央军委书记职务。自此之后到1982年10月的中共十二大召开不到一年半的这段时间里,胡耀邦实际上是党中央主席兼中央书记处总书记,但当时对外新闻只提他的党中央主席一项职务。

在此之前的1981年3月,因为胡耀邦向叶剑英和邓小平等人表示自己工作任务繁重,要求在中央书记处内“增加人手”,于是叶剑英认为最合适的人选习仲勋被在内部宣布“参加书记处的工作”。

1981年6月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公报中宣布:“全会一致同意华国锋辞去党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请求。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主席;赵紫阳、华国锋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邓小平为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由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华国锋组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增选习仲勋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自此,习仲勋开始代胡耀邦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常务工作,事实上扮演了在有党主席制前提下的总书记的角色。

1982年9月,在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根据邓小平等元老们的要求,中共党的最高负责人改称总书记,书记处的一把手自然不能再称之为总书记了。同时,当时的书记处成员对外公布是按姓氏笔划排序的,所以十二届一中全会之后党内专有文件对内说明,是由习仲勋“负责中央书记处的日常工作”。

回过头去再议毛泽东1956年9月召开八大前夜为党内设立副主席和总书记的理由。毛泽东在七届七中全会上说:党章上现在准备修改,叫做“设副主席若干人”。首先倡议设四位副主席的是少奇同志。一个主席、一个副主席,少奇同志感到孤单,我也感到孤单。一个主席,又有四个副主席,还有一个总书记,我这个“防风林”就有几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样就比较好办。除非一个原子弹下来,我们几个恰恰在一堆,那就要另外选举了。如果只是个别受损害,或者因病,或者因故,要提前见马克思,那末总还有人顶着,我们这个国家也不会受影响,不像苏联那样斯大林一死就不得下地了。我们就是要预备那一手。同时,多几个人,工作上也有好处……。你们不要以为我现在在打退堂鼓,想不干事了,的确是身体、年龄、精力各方面都不如别人了。我是属于现状维持派,靠老资格吃饭。老资格也有好处,因为他资格老。但是能力就不行了,比如写文章,登台演说,就不行了。同志们也很关心我们这些人,说工作堆多了恐怕不好,这种舆论是正确的……。请同志们酝酿酝酿,看这样是否妥当。中心的目的就是为了国家的安全,多几个人,大家都负一点责任。至于秘书长改为总书记,那只是中国话变成外国话……。

由此可见,当年的毛泽东在自己要求亿万顺民山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同时内心十分清醒祝愿不过就是祝愿,虽然他十分推崇甚至不惜效法秦始皇的统治术,但些许寂寞的昏聩到秦始皇当年的天天做长生不老梦的地步。所以才从“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角度考虑了接班人的问题。

在本专栏的《恢复党主席制的内部舆论铺垫正在进行》一文中引用过赵紫阳时代曾经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工作的吴国光先生的评论:即使习近平真选了一个接班人,我也怀疑习近平是不是真的要交班给他。毛也选刘少奇了,也选林彪了,但是那个时候他都没有真想交班给他们。

不错,当年的毛泽东无论是先选了刘少奇还是后选了林彪,后来也还选过王洪文和华国锋,无论选谁,当时的直接目的都不是要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宣布退位,但至少还是从“有备无患”的角度安排“后事”了。

1956年召开中共八大时的毛泽东是63岁,就已经为自己
“或者因病,或者因故,要提前见马克思”做准备了,而前年召开中共十九大时,时年64岁的习近平显然没有表现出毛泽东63岁时的那种“自知之明”。

本专栏的《恢复党主席制的内部舆论铺垫正在进行》一文刊登后,有关注者电邮一份从网上读到的2014年某香港杂志的旧文,标题是《习近平“后事”安排:接替“班子”名单曝光?》,说的是当年八月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通过一项由习近平亲自提出的《关于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在任期中如发生或遇到“意外”“突发”等事件,成立领导小组,暂代行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职权的提案》……。

毫无疑问如此“内幕”应该是文章作者主观臆测出来 的,人们应该还记得前年十月底到十一月初,中共十九大刚开完不到一周,习近平 即率其他6名政治局常委集体离京去了。当时即有外界媒体评论说:习此举打破了中共最高领导层“不能集体离京”、不能“同机出巡”的惯例,也打破了避免最高领导层被“一锅端”的形成权力真空的规矩。当时的《香港经济日报》报道说:根据已故中共领袖毛泽东时期以来的惯例,政治局常委不会同时离开北京,一起出席北京以外地方举行的同一活动。这是基于保安考虑,防范一旦出现事故,常委一同出事,国家会出现权力真空。 报道称,官方通报7常委是乘专机赴沪,但未有明确说明是否同一专机。有观察人士指,至少自邓小平时代以来,常委这类集体离京的情况,从未出现。

当时曾有网站感慨说:怪不得人称“习二”呢。看来习近平比毛泽东更“另类”,不但“不信鬼,不信神”,甚至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也不信。但事实中共政权 的所谓“众常委集体离京”的事情几乎是年年发生,比如每年一度的例假,中央领导成员共赴北戴河避暑。所以关键的问题是众常委集体出行是否会导致“一同出事”。

有内地的记者朋友当时分析说,十九大刚刚开完,起得意满的习近平即斗胆率众常委集体离京,因为官方报道中提到他们是“乘专机从北京到上海”,所以内国也有“习近平如此大胆,就不怕被一锅端”之类的言论,但事实上他们七人并非乘坐同一架飞机,有内部人士透露是习近平本人乘坐一架,另外六人分别乘坐两架。而这正是基于对被“一锅端”的万一中的万一的防患之心。

无法肯定记者朋友所说的“内部人士透露”是否完全准确,但从常理判断,既然从机场到“圣点”都是分剩七辆专车,那么习近平断不至于把自己和其他众常委都全部塞进一架飞机。更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

RFA

阅读次数:1,3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