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秦传安译 译者秦传安 2018-10-06

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公道
对话纳迪娅·穆拉德

○ 采访:Caryn Carver & Megha Cherian
● 受访:纳迪娅·穆拉德(Nadia Murad)
© 来源:Global Citizen
© 翻译:秦传安

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10月5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揭晓,由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妇科医生慕克维格(Denis Mukengere Mukwege),以及曾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囚禁的性暴力幸存者纳迪娅·穆拉德(Nadia Murad)共同获得殊荣,得奖理由是“两人致力于终止以性暴力作为战争武器”。去年开始延烧的“#MeToo”运动浪潮,启发全世界的人们重视性侵害、性骚扰问题,今年诺贝尔委员会选择将全球关注的和平奖项颁发给打击性暴力的人士,意义尤为重大。

IS在2014年攻入伊拉克北部“雅兹迪(Yazidi)”教派信徒聚居的村庄,穆拉德该年8月与其他数千名雅兹迪妇女一起被极端分子囚禁,遭到虐待并沦为性奴,她的多位家人则惨遭杀害。同年11月,她成功逃离伊斯兰国的掌控,前往德国避难。此后,穆拉德成为一名人权活动人士,并成为联合国人口贩卖幸存者尊严亲善大使。她勇于向国际社会坦露被暴力虐待的遭遇,也极力营救受害的雅兹迪妇女,2016年首度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今年荣获该奖项。

雅兹迪族总人口约70万,绝大多数分布于伊拉克北部,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雅兹迪族人崇奉“上帝”(Yezdan)。他们相信开天辟地之初,上帝先从自己的“光明”(Ronahî)创造出“孔雀天使”(Melek Taus),接着再创造出人类的始祖。孔雀天使代替神引导人类,因此雅兹迪教徒特别崇拜孔雀天使。然而《古兰经》也有一段类似的“拒绝俯首”故事,然而主角却是撒旦(Shaytan)。因此在许多穆斯林眼中,雅兹迪教徒是撒旦的信徒,也使雅兹迪族屡屡遭到穆斯林迫害。

Nadia Murad

○ 给我们讲讲达伊沙(Daesh,译者注:即伊斯兰国)到来之前你的生活吧。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你怎么看自己的未来?

● 我的生活相当简单。我像其他任何雅兹迪女孩一样,和家人一起生活在同一片屋顶下。我上学。在伊拉克我是5年级,这意味着我在这儿就是11年级。我的家人都是农民,所以和家人一起务农是我生活的组成部分。

当我琢磨我的未来时,我一直想当个历史老师。我还想成为一个化妆师。我想有我自己的美容院。

○ 是什么使得雅兹迪文化独一无二?关于你们的文化,你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什么?

● 雅兹迪文化有它的差异,但那也只不过像伊拉克其他很多文化一样。我们是爱好和平的人,我们想和其他人一起和平地生活在伊拉克。不像 ISIS 所宣称的那样,雅兹迪人不是不信教的人——我们不是他们所说的“卡菲尔人(Kafir)”。ISIS 想把雅兹迪人从伊拉克消灭掉,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是“卡菲尔人”。关于雅兹迪人,我想让其他人知道的另一件事情是,这并不是我们这个民族身上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这就是我们人数为什么如此之少的原因。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伊拉克不到50万人的原因。我们在那一地区一直受到指控,这是许多年来发生在雅兹迪人身上的第74次种族灭绝——如果你愿意这样说的话。

○ 达伊沙抓住你之后,你把注意力集中在什么东西上,以帮助你幸存下来?

● 因为我处在极大的压力和恐惧之下,老实说,我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任何事情上。我吓坏了,我以为自己随时可能被 ISIS 的某个新成员带走。我没想到这一次我会活下来。我一直想,“这不公正,这不公平,必须有什么事情要改变。”

○ 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有没有什么力量的榜样确实激励了你?

● 给我更多希望、让我为自己是一个雅兹迪人而自豪、为我的社群而自豪的是,即使当 ISIS 从四面八方进攻我们的时候,作为一个根本没有力量面对 ISIS 的很小的少数民族,我们斗争了,我们活下来了,我们没有放弃。我们在那座大山里活下来了,好多天、好多个礼拜没有来自任何人都帮助。雅兹迪人活下来了,我们为自己而战斗。我们没有放弃,即使和我们四面八方所面对的力量比起来,我们在数量上更少。

○ 在你逃离达伊沙之后,你对难民营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 被俘期间,我没怎么想我的同胞或者他们生活得怎么样。但是,我来这儿看到他们生活在这些难民营之后……老实说,很多人在难民营甚至没有一个容身之地,他们甚至没有一顶帐篷。因为那段时期人们住在外面,在大桥底下什么的。我没有想到我的同胞们会生活在这样可怕的条件下。即使是逃离了 ISIS 的女人和小姑娘,像我这样的,也不得不生活在那些难民营里,他们在那里不得不面对很多可怕的条件,服务也非常有限。

○ 你怎么能离开难民营?

● 我在难民营待了将近一年。我能够通过德国的一项计划去德国接受治疗。但有数以千计逃离 ISIS 的女人和小姑娘至今依然生活在那里,像我们所说的,生活在那些难民营里。

○ 离开难民营之后,你很快就被视为一个代言人,对欧盟、联合国安理会及其他领导人讲述你们的故事,人们对你们的故事是怎么反应的?

● 自从我讲述我的故事以来,人们的反应一直很积极。我敦促人们不仅要听故事,而且要尽他们最大的能力提供帮助。

○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把杀戮雅兹迪人称作种族灭绝,你认为这会改变全世界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吗?

● 在听到约翰·克里的这一陈述以及美国官方承认对雅兹迪人的种族灭绝之后,听到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它给了我一些希望。因为直到现在,对雅兹迪人的种族灭绝并没有得到任何政府机构的官方承认。这给了我们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希望。

○ 在讲述你们的故事并让世界领导人倾听时,你想要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你想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是什么?

● 首先,我会要求世界领导人在全世界制止这种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其次,我尤其会要求他们在全世界制止这些恐怖分子对女人的不公正。打败这种恐怖主义,给每个人他们在这个世界生活所需要的权利和尊严。

○ 全世界的人都听到了你们的故事,并被打动,如果你可以要求得到他们的支持,你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

● 我敦促他们现在就远离 ISIS 的意识形态,以及像他们那样的团体。不要卷入像那样的行为,不要对全世界的妇女和儿童犯罪。帮我把我的信息传播到全世界,好让人们不再加入这样的组织。

○ 给我们讲讲你理想中的未来。你希望世界看上去是什么样子,你在那个世界上的地方,以及你周围的世界?

● 我的未来就是雅兹迪人的未来。我的未来是正在受苦受难的其他社群的组成部分。我希望未来对我和对他们来说看上去的样子是,国际社会把他们的权利给他们,并把他们从他们正在面对的迫害中拯救出来。我希望全世界携手合作,防止雅兹迪人及伊拉克其他社群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