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我们都是花栗鼠

Share on Google+

听道讲坛TnDao 2013-12-21

这是一篇我在2009年写的旧文,4年过去了,貌似还是有它的价值,还值得翻看。这里重新发一下,里面的“推”意思是“推特”,一个不存在的上市公司网站。

《我们都是花栗鼠》

昨天中午,飞猪老师在推上发问:谁手头有《新华字典》?谁能告诉我上面笔画数最多的十个汉字?我立即检索“新华字典+汉字列表”,找到了这可怕的十个中文字:

灩籲灪爩鱻麤龖龗齾齉靐龘

接下来的几分钟,网络上一片唰唰声,收藏的收藏,转帖的转帖。因为似乎我发布了一条了不起的知识,值得收藏推荐,以备不时之需。所以,菜在推上曰:

上网以后,我们把信息当做了知识,把收藏当做了学习,把阅读当做了思考,把储存当做了掌握。像个花栗鼠在秋天收藏坚果一样,把自己的阅读器和硬盘塞满,却依旧觉得饥渴难耐。

于是,有笨蛋跟着感慨说:索代斯奈,网络让人们变得浮躁了。我靠,我再靠,我飞靠,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描述了一个普遍的现象,人们在网上能够接触 到空前的信息,也就产生了空前的贪婪。以前在抓虾网,一旦放出一篇《职场人际关系的10条杀手锏》,或者《你所不知道的101个Gmail使用诀窍》,或者是《人的一生中不可不读的10001本经典著作》,收藏量立即翻着跟头往上涨。我敢打赌,搜藏这些内容的人里,一百个人中没有一个会再去翻看一次。只是觉得这是知识,这会派上用场的,我现在收藏了,那么我就等于拥有了它。

现在我来谈这个问题,看了都觉得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不是有无数人正在这么做的么?有多少人硬盘上下满了不会再读一次的电子书,甚至根本没有事件去读那几个G的电子书?有多少人的邮件箱里塞满了别人转发过来的各种经验、总结、教训,甚至加了星号,打了Tags,可几年过去了都不会去翻一下?

没有亲身实践过的知识不是知识,那只是一些文字,最多算得上是有含义的文字。没有经过思考辩证和行动验证,知识和经验都是别人的,放在硬盘上、阅读器里,不等于你拥有了它。别人思考的结果无论你看起来多么深刻,多么智慧,如果你没有花时间去想一下,偶然在生活中验证一下,它不过是一阵在你晶状体上的光线扰动,对你的大脑秋毫无犯,只是你的阅读体验而已。你把整本《大不列颠百科全书》都当到你的硬盘上,把整个wikipedia都储存在你的移动硬盘 上,你也不会成为百晓生,更别说运用里面的资源去改变自己的生活,连烧烤的时候生一堆火都做不到。

而即便是如此,甚至许多人早就明白了这里面的道理,但是却不能停止自己控制鼠标的小手。往自己的电脑上扒拉越多东西,越觉得不够,最后变成了为了拥 有而拥有。所以,这和网络没有多少关系,而是人性使然。只不过是网络加剧了这种症状而已,它几乎可以无限度地满足这种贪婪,只要你的硬盘足够大,Google公司一直在运营,那么你可以一直那么做下去。

在过去,没有电脑时代,人们不也是那样做的么?买来那些自己根本不看的书,但是看到书柜日渐丰满就觉得意志踌躇,似乎有了那些书,就等于拥有了其中的知识。周末不休息,用剪刀浆糊去做剪报本,做完一本又一本,结果是全部放在屋角落灰发霉,但是每次看到的时候却心满意足,似乎那堆破纸在,就拥有了历史,拥有了对所有大事件的掌控。

在今天,网络所不及之处,人们不也是那样做的么?买一处水泥盒子,觉得就是拥有了品质生活。买一辆铁皮盒子,就觉得步上了 成功的阶梯。在所有房间都安装电视,似乎就能随时保持资讯的更新,让新闻跟着自己从饭厅走进洗手间。把钱堆放起来,隔段时间在ATM上含情脉脉地看上一眼,看到数字在增长就好像买到了明天的保险,根本不考虑如果它不流动起来那就是纸张和数字。所有这一切我们都在做,做完了以后,内心煎熬无比,像《雾都孤儿》里的奥利佛.特维斯特一样,伸出小碗来,顽固地嚷嚷: I ask for more.

花栗鼠过冬,只需要一个树洞,一点点坚果。但是,它们忙活了整个秋季,储存了它们其实无法消费完的口粮,以至于第二年树林里有新的树苗长出来,无形间做了森林的义务造林员。在这一点上,我们甚至还不如花栗鼠。

转自:槽边往事

=====关于北京听道=====

喜欢这篇文章请转发给朋友

订阅: 查找公众号:北京听道 或 微信搜索: beijingtd

回顾往期精彩,请查看“历史消息”

分享本文: 点击右上角,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发送给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阅读次数:5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