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随机真能带来自由吗?

Share on Google+

原创:刘荻 老鼠会 2019-05-11

有些人认为决定论会令我们失去自由意志:如果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脑中的每一个想法都是粒子运动的产物,而粒子的运动是可以预测的,那么我们的思维也就是可以预测的,这样我们怎么能有自由意志呢?

也有人反驳说:由于量子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因此决定论已经被否定,所以我们还是有自由意志的。

这两种观点都把自由意志与随机性挂钩,其实并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

试想,如果自由意志就是随机,那么一个人只要依靠掷骰子来做出所有决定,就可以摆脱决定论,获得自由意志了?卢克·莱恩哈特的小说《骰子人生》就写了这样一个故事。我并不觉得该书主人公比别人更有自由意志——如果你觉得掷骰子的结果其实也是被决定的,也可以把掷骰子想象成利用粒子衰变之类的真随机现象。

这个设想还可以更进一步:菲利普·迪克的科幻小说《太阳系大乐透》当中,有人要暗杀太阳系最高掌权者,为了防止探心人军团发现暗杀者,他制作了一个机器人来实施暗杀。这个机器人有24个控制者,某一时刻由谁来控制是随机决定的(你也可以将其想象成利用粒子衰变之类的真随机现象来决定)。那么,我们能说这个机器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吗?

菲利普·迪克的小说的妙处在于,不仅谁来控制实施暗杀的机器人是随机决定的,它所要暗杀的太阳系最高掌权者也是通过类似乐透摇奖的方式随机决定的。万一摇奖摇上去的是个傻子怎么办?游戏规则允许合法地实施暗杀。如果暗杀成功,暗杀者或者其保护人就能成为最高掌权者。这看起来很符合达尔文进化论:随机突变+优胜劣汰。

这个故事让人想起博尔赫斯的《巴比伦彩票》,不过《巴比伦彩票》当中抽签的范围更广,涵盖生活的一切领域:

正如所有的巴比伦人一样,我当过总督;正如所有的人一样,我当过奴隶;我有过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受过屈辱,蹲过监狱。瞧:我右手的食指已被剁掉。瞧:从我袍子的裂口可以看到一个橙黄色的刺花:那是第二个符号贝思。在月圆的夜晚,这个字母赋予我支配那些刺有吉梅尔记号的人,但是我得听从有阿莱夫记号的人,而他们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则听从有吉梅尔记号的人支配。拂晓的时候,我在地窖的一块黑色岩石前面扼杀圣牛。有一个太阴年,我被宣布为无形:我大声呼喊,却无人理睬,我偷面包,却不被抓住砍头。我经历过希腊人所不了解的事情:忧惧。那是一间青铜的秘屋,面对默不作声的披着头巾的绞刑刽子手,希望始终陪伴着我;不过在欢乐的长河中也有惊慌。赫拉克利德斯·本都库斯赞叹不已地说毕达哥拉斯记得他前生是派罗,是欧福尔波,再前生是另一个人;我回忆相似的沧桑变幻时却不需要投生轮回,甚至不需要假冒欺骗……

这个故事也让人想起《金枝》中所说的古代习俗:暗杀国王成功者可以合法地成为国王。

我国左派学者王绍光写了一本名叫《抽签与民主、共和》的书,不知他有没有读过《太阳系大乐透》和《巴比伦彩票》?

本文标题中问到:“随机真能带来自由吗?”这里可以再问一下:“抽签真能带来民主共和吗?”

请随机投喂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77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