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黑社会与共产党

Share on Google+

三个“教派”一母所生

今年三月二十日,日本神户发生了地铁内施放沙林毒气的大破坏事件,造成十六人死亡,五千五百人受伤,三天之后便抓到了二号三号教派头头,确定系奥姆真理教的徒众进行的集体谋杀,该教的教主麻原彰晃在逃。

四月十九日,美国奥克拉荷马市又发生了联邦大厦被炸毁的特大破坏案件,一百六十四人人被炸死,两百多人受伤,三百人下落不明,该大厦二楼是中心托儿所,有十七名儿童死亡。此案经四十八小时破案,嫌犯麦克维就擒,报纸标题特地指明“麦克维同情大卫。科瑞希”,科瑞希是大卫教派的教主,就在两年前焚毁教派总部的庄园中,与他的教徒八十五人和庄园同归於尽。凶犯麦克维在奥克拉荷马市大爆炸的日子,特地挑选大卫庄园焚毁两周年之日。

以上三起由教派发动的恐怖主义集团大谋杀事件,虽则教名不同,我们可以理出不同教派之间,在行凶方式,愚弄信徒的教义,教主握有绝对权力的残忍和装神弄鬼等等方面,有许多相同之处。

西方国家的共性是民主、开放,文化教育相当发达,但民主以外,照样有强横不可一世的独裁者;照样有披着邪教外衣的蒙面盗,他们利用这里的民主与开放,邪教啦、三点会、青红帮啦(统称“黑社会”),才得以大行其道。

黑社会的教宗依靠的是家长式的统治,他的话说一不二,教徒们只有服从、膜拜;女教徒还要赔上自己的肉体,如大卫。柯瑞希就拥有二十五个妻子,众多子女。有两对夫妻信徒竟自愿把自己十四、五岁的女儿献给他做妻子。

装神弄鬼是黑社会头头藉以维持神的形象,欺骗信徒惯用的手段,当二十世纪行将结束,装神弄鬼又加上世纪末大家不得超生的预言,吓唬公众,奥姆真理教的教主就是宣扬这个“末日难逃论”。

教宗本人装神弄鬼总得假托有个上帝,有上帝是所有宗教的灵魂,不同之处是邪教和青红帮的头头说自己便是上帝的化身。

邪教内部的黑幕不允许外泄,实因教宗干下种种丑事见不得人,必须保密。黑社会实行的“家法”:如发现教徒泄密者,处分极残酷,轻者处以鞭刑;重者斩下几个手指,却没有开除“黑籍”的一条,因革出教门使犯规者可以更放肆地曝光,故黑社会只许进,不许出。

黑社会这种“内外有别”的严格纪律,对保存邪教犯罪集团的存在颇为有效,不容易被军警机关发觉,除非黑社会杀人放火,或是它内部有人背叛这个组织,黑社会组织对它的“反水者”,处分特别严厉,不是砍断手指,而是将他处死灭口;或是情治人员打入该组织,“卧底”取得其第一手资料,那么,这些犯罪组织真的到了“末日难逃”的时侯了。

纽约和港台就有福青帮、青龙帮、竹联帮等犯罪集团,他们多半是上述三种情况下出了纰漏才使它们灭顶。西方国家有黑社会帮派,大陆有没有呢?从几十年历史考察,应该说共产党国家中,并无产生邪教或黑帮派的基础。下面就来探讨这个问题。

黑社会与共产党的合二而一

黑社会所以与党文化联系在一起,我们试把黑社会组织与共产党的组织、宣传以及运作,给予全面的比照,就可以认定这二者之间早就存在着血肉关系,说它是传承关系也不过分。

我们不要被表面的“名称”唬住了。标榜共产党者,它的内涵却是黑帮派,它们原是合二而一的东西,既然中国大地只有一个党,它就大包大拦把黑社会,黑帮派的特色全部占为己有。邪教的教宗就是党的主席、总书记。也就没有必要产生其它的邪教、帮派黑社会组织了。

古华作的小说《儒林园》中,谈到从俄国移植的中国共产党的本质,讲得相当深刻:“列宁从德国黑社会组织那儿得到了启发,找到了师承,着手把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们,以类似黑社会秘密组织那样严密地组织起来,便出现了共产党。最有意思的是,咱中国方块字的‘党’字的下半截,便是四足立地的‘黑’字,世界上所有的黑社会组织都有其共同特征:秘密性,排他性,残忍性,纪律性。列宁把他的思想信仰变成了组织严密的党。”  根据上述的四个“性”来衡量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周恩来,直至邓小平、江泽民,查查他们身上最疯狂的两个“性”,即排他与残忍,头一名毛泽东具有这两个“性”,不仅用上百万军队消灭了蒋介石的中央军,在共产党内遭他杀害的即有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高岗、饶漱石、潘汉年、杨帆等等,本人可以开列长长一串死灵魂的名册。

古华总结的“四性”,用在毛的身上还嫌不够,毛的玩弄女性不让於美国大卫教派的柯瑞希。附带要说明者,排他性与残忍性是一把双刃刀,排他的执行皆表现为残忍,不残忍难以“排他”。

周恩来除了具备上述四性,还应加他一个“两面性”,周表面上以谦谦君子的面貌赢得全国人民的崇敬,骨子里却是十足的伪君子。(本人在今年三月号《北京之春》发表“当代第一史家──李志绥”中专辟一节,题为“伪君子周恩来与彭德怀的鲜明对比”。文中举出几件事实证明周恩来是个两面派。)至于周的残忍性,可举出他在地下党时期,指挥特工队於上海法租界杀害顾顺章一家十二口,这是何等的残酷!谦谦君子其外,杀人灭口其内,岂不是典型的两面派?

再来介绍邓小平,此老的“残忍性”比起毛来并不逊色。毛泽东生前还没有在首都街头动用坦克大炮屠杀数以千计的青年。邓挑选江泽民做接班人,正是按“四性”的标准看中了江。我们并不希罕邓小平为江泽民为六。四平反,但中共的高层领导,正可以把他们对八九年六。四大屠杀的是非来检验此人是否具有排他性,例如今年四月里因贪渎案去职的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当年他谎报军情出谋献策进行六。四屠杀,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胡耀邦、赵紫阳的去职,与陈希同恰好相反,胡和赵不同意残害学生,正说明他们二人既无排他性又无排他性和残忍性。邓的“四项原则”其实是黑社会组织的堂规、并根据“四项原则”打击一批人,提拔一批自己的亲信。

我们找出共产党与黑社会组织的共同点,那么,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差别呢?除了上文讲到共产党有个好听的名称外,唯一的差异,就在于共产党挂着政府的牌照,如此而已。

内外有别和黑箱作业

邪教和黑帮派的纪律性,最重要的要数“内外有别”,共产主义政党同样把“内外有别”规定为党的纪律。黑社会组织对它的教徒犯了内外无别者,至多是施以鞭刑或砍掉手指;而犯了党的纪律对外人泄密者,轻则坐牢,重则处死,观念的暴政大大超过黑社会组织的残酷程度。

按理来说,党的纪律禁绝党员对外泄密,非党员不受党纪约束,但为了黑箱作业保证做到密不通风,无辜老百姓也就逃不掉泄密罪的追究。

只消举一件最滑稽的事实:有一名高沛其者,他的六十七岁的母亲辛虹,给她的逃亡到英国的儿子写了家书,这就犯下泄密罪。於一九九四年八月将辛虹老太太投入监狱,延至今天笔者写此稿的时侯,仍未释放。这件案例可算是荒诞之极!

给儿子写信何来泄密?政府官员拆看母子通信信件,倒是他们犯了窃取他人隐私的过失罪。把高沛其的老母亲关入监牢,可见中共的“黑箱”范围广大无边,表现了这个政权的酷烈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公安部长的“失言”泄露了机密

记得一九九三年,北京公安部长陶驷驹讲起香港的黑社会组织,说是那里的黑社会人员负责保卫过周总理过境的安全。这番谈话引起香港报刊的强烈不满,陶部长被迫收回那句太离谱的话。以小见大,陶部长在惩处泄密犯何等卖力,他本人却泄露了中国政府对黑社会的拳拳之意的秘密。人们指望上级政府来惩诫为非作歹的黑帮分子,岂不是缘木求鱼?

要知道,共产党本身就是黑帮派,就是黑社会,取消了黑帮派,就等于把共产党一同取消,委屈了我们的公安部长,原来他并不错。

指望政府官员来惩处或取消黑社会组织,此路行不通,假如用人民的力量来解决这个“老大难”又如何?回答是万万使不得,那是由于共产党剥夺了中国人民自由选举执政党的权利;也就消灭了任何一种与之抗衡的政治力量。

5.6.1995.於纽约

《北京之春》1995年6月1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3,5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