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阵邀请我前往旧金山参加第二届大会,我踌躇再三,最后还是出席了该民运组织的会议。九三年在洛杉矶民运团体联席会上,为了整合民运几个山头能够联合起来,建立了“中国民运团体协调会”,我被推举为协调会总召集人。

经两年多的斡旋和协调,可惜成效不彰,在华侨社会里,海外民运团体未能提升为抗衡中共专制政权的政治力量。由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惭愧。

今年国内的局势频传邓后时代已经来临,北京政权摇摇欲堕,这正是民运斗士实现奋斗目标的有利时机。如果海外民运人士把精力使用在内耗上,有可能丧失大好时机。

民联阵负责人首先见之于行动,主动邀请民运协调会的总召集人和所有民运团体的代表参加民运组织的年会。这是一个首创的积极的行动,便于化解民运团体之间的隔阂。

民运团体出现了和解的曙光,作为民运团体协调会的总召集人,当然感到欣慰,随即相约志同道合的民运斗士岳武、高沛其、石磊、林樵清等提前赶赴旧金山,受到民联阵的朋友热情接待。

在旧金山双树旅馆召开的民联阵二届会议,会期两天,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民运人士踊跃报到,表现了海外民运的各路英豪皆感到自己身负重任,将迎接大陆瞬息万变的新形势,必须重整民运的队伍,忘记过去的困扰和嫌隙,一切从零开始,以和睦团结的形像提高民运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正是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大会第一天,主席团安排本人给大会致词,我即席朗诵一首诗《我来了》:

我来了,
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站在你们面前
我来自大陆饥荒的荒原
我三次进入重门的监狱
带来暴虐留下的伤痕
我能够忍受这一切
因为我始终高举民主自由的大旗
我爱祖国的人民、大地
但我不爱共产党
尽管有人说我是叛徒
是的,我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的叛徒
做这样的“叛徒”是我的光荣
我来了
希望民运大家庭五个手指
捏成一个拳头
对着横暴的共产党喝一声:
我来了,我来了!

没料想一首诗激起了整个会场的沸腾,因为我的呼声正是每个民运斗士共同的心声。

“五个指头捏成一个拳头”,这是战斗的号角,也是大家共同追求的目标,而“五个指头”正好是存在的五个民运团体的隐喻,并且给今后民运团体组合成和睦的大家庭提供了理想的蓝图:五个手指保持筋骨依旧,何时出拳,何时握手,则听命于主人翁大脑的指挥。

大会第二天,选举结果揭晓后,由高票当选的主席徐邦泰建议推荐王若望为民联阵的顾问,本人欣然接受,并与严家祺和新当选的主席紧紧握手,又激起新的高潮,我发表了如下的谈话:

“过去的纠葛从此一笔勾消,邦泰在这个庄严的会上重申抛弃前嫌,紧密团结,我代表中国民运团体协调会和中国民主党愉快接受顾问的荣誉。”

循着“一个拳头”的思路,我还向到会的各路英豪提出近期的奋斗目标:

(一)使民运团体从协同动作走向分久必合,这么做定能影响邓后的大陆形势,向著有利建立民主的新中国的前景发展;

(二)对反共有利者,一定推动和参与,凡损害团结和睦的行为则一致谴责。

(三)民运组织整个工作立足于中国大陆,否则即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上述三项有朝一日真正做到了,不仅提升民运团体的形像,而且使民运走向成熟的更高台阶。

我们相信,海外民运团体走向成熟的台阶之日,便是专制政权结束残暴独裁,平反“六四”之时。

“同志仍须努力”仍然是我们共同奋斗的信条!

一九九五年六月八日

《中国之春》1995年7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