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台湾“救总”的同胞爱

Share on Google+

早在五十年代,中共掌权之初,中共从不放松刘公安干警作颠倒黑白的宜传,说台湾有个反动组织,名叫《中国灾胞救助总会》(简称:“救总”)。常通过空投物资到我大陆,这是糖衣炮弹,是扰乱民心,公安人员应时刻提高警惕,随时迎击来犯的飞机。这个假宣传,甚至列为公安学校的必读教材。事实如何呢?

“救总”创始於民国三十九年四月四日,中华民国所在的台北市。本于人道理念,同胞爱襟怀的悲悯之心,投向凡中国同胞有灾难的地方,无远勿届地做到,将政府和民众的关怀与救助,送达到那里。这是—个民间的爱国团体,遇挫不馁,顶着狂风骤雨不回头。

一九五零年,大陆有大批人逃亡香港,“救总”选了九龙调景岭开设难民营,接纳百万人之众,有的就地安置,有的转往第三国,去台湾谋生的难胞,即达十八万七千人,象亲兄弟—样按排就学。在香港、九龙留下的数千名难胞,十多年来“救总”仍旧拨款保证他们的生活费。

同年,大陆接连发生水、旱重大灾害,“救总”调动飞机空投食粮,不料中共当局把救命菩萨当做大仇人,打高射饱或驾机拦截,使得台湾的“空投”常遭击落。“救总”的救人之心并没后退,改用“空飘”,继续投下粮包(“空飘”的难度很大,飞机在对方领空之外,凭着强度西风,在福建、浙江沿海降落)。

六二年,在中共治下人为地出现大饥荒,仅仅在五月,十天之内,一万余难胞偷渡至香港乞食,往后又有五万余人涌进港、澳,“救总”为此办理紧急救济,四处筹款,共捐献上亿元。难胞中有自愿赴台者,共安置七百余人。

一九九—年,大陆二十五个省市遭遇百年未见的大水灾,“救总”立即电汇二十万美元济急,并组成“中华民国各界救援大陆水灾委员会”,行政院郝院长宜布捐赠美元一百万元,台湾人民也纷纷捐献总计得款新台币九亿零三百九十二万一千四百元整;另—方面又捐款采购粮食、面粉、医药、衣物用品分批经海、空运输送到大陆灾区。

“救总”的社会救助服务甚至深入到大陆的穷乡僻壤,就在山东省平邑县,创建“妇幼保健医院”,先后共资助八万美元。开设的头—年,门诊就有四万两千七百人,住院病号—千—百六十人。

“办医院”受到所有男女老少的欢迎,“救总”又拨款五万美元,在临朐县山区建成十所妇幼保健院。从此,这些僻远的乡镇妇女儿童,再也不必跑到八十里外的县城医院求医问药了。

中国偏远地区自古以来都是缺医少药,由于“救总”出于同胞爱给予无私的援助,至少在山东两个县改变了这种情况,正正式式成了家家户户的救命恩人哩。

在大陆上述这—类大好事却是不登报,更不上电视。中共领导人这种无情无义,无良心,自有它的难言之隐吧,可是“救总” 乐善好施的美名在山东广大农村中还是传布开了。请求“救总”救苦救难的援手的呼声纷之沓来,这里只能简单的介绍“救总”在沂水、东平两县做了两件根除祸患的老大难建设项目,沂水王庄乡三个村的缺水问题,—年之中有八个月断水;而东平县却是嫌水太多了,每遇黄河泛滥,农田淹没,房屋倒塌,农民只能埋怨命苦,可是“救总”的专家经实地考察后,还是有改善的力法,缺的就是钱。以上两个县,“救总”在九五年就捐款九万二千美元。

此处的介绍只是“救总”义举的一小部分,它救助泰国,越南,缅甸,菲律宾等地的难胞、灾胞的事迹略去了。援救大陆的方面,也只是挑选近几年的令人特别印象深刻的几个项目。

从对比的角度来看:“救总”所插手的项目,都是中共的父母官应该做、可以做的。他们不干好事还只罢了,偏偏搜刮民旨民膏去扩充军备。北京新华社公告:今年三月十二日起,八天之内,瞄准台湾近海施放导弹四枚,这就是中共领导人对台湾大恩大德的回报!

请看下面—项对比的数字:

“救总”在山东创建两所“妇幼保健医院”,共花费十七万美元;北京当局宁愿花费—千万美元,发射导弹,仅仅几分钟内烟飞灰灭,而医院之类,是传之永久、造福於人的事业。如此巨款倒可以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设立近六十万家医院和诊疗所。

这个对比令人愤慨,也发人深省:台湾地方小、人口少,但实行民主、均富,而且伸出仁义的手,救助东南亚华人的窘困和急难。

盂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诚者斯言!

《探索》1996年5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37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