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邓后的大陆稳定难

Share on Google+

所有的中共领导人一致的口号:“必须作到长期稳定”。

且看事实吧。

去年一月至九月,全国就有一千七百余家工矿、企业发生集体罢工、怠工风潮,并有三百十七起冲击党政机关事件。

在四川、湖南、山东、河北、河南和山东三省,由退休或下岗的职工公开成立:“自救自治职工委员会”、“退休职工联合会”、“无产阶级自救联合会”和“职工反失业联络委员会”等工会,参加的男女职工共有七千五百余人。这就使最高当局不能容忍,即刻下令取缔。

今年六月下旬,四川省绵阳市有十万男女职工举行示威抗议,他们的要求只有一条:“给我们饭吃”,由于国营的丝绸厂、绢纺厂、纱厂等二十多家轻工业厂家突然宣布破产,原来厂方欠职工的工资还没有发下来,破产的结果,从此不会再给一分钱。为此争取可冷的生存权,警察局实行残酷镇压,警察挥舞军棍,打伤一百二十人,逮捕八十余人。

辽宁的沈阳市,也有三百余人上街游行,要求政府补发工资,并给予职工参与决策的权力,结果也是抓人。

广东罗定市的新乐镇,于年初派出九十余人(其中有六名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前往大松根村催讨农民的欠款,找着一位姓黄的,他欠款二百元人民币,他说还不起,已有五天没起锅了(即不生火做饭),几名工作人员即搬走家中的录音机,箱子,并砸坏窗户,这一下激怒了黄某,随手抓起一支打过去。公安人员就开枪打断了他的右腿,并且控告他犯了“妨碍公务罪”而判刑坐牢,这件惨案很快传出去,周围的乡镇居民纷纷响应,爆发了十二起抗议示威的行动。延至六月初,罗定市人民检察院和市公安局宣市:“妨碍公务罪”不能成立,当场释放出来,这说明群起抗议还是有效的。

七月十四日,广东省靖远县的太平镇,有一名交通警处罚驾驶电瓶自行车的徐虾仔,付款八百元又不开罚单,并把他拉上警车,打一顿拳脚,过路的钟氏三兄弟站出来阻止警车开走,在车上的警察即拔出手枪对三人连开五枪,老大重伤,送医院后至晚间死亡,另两兄弟当即倒在血泊中,这是在十字街口公开屠杀具有正义感的勇士,已查明大哥名卓雄,三十五岁,二弟建飞,三十二岁,三弟桂斌,三十岁,这就挑起该镇上千人用门板抬起尸首前往镇公所外抗议,坚持了三小时。镇长始终不敢出门。

今年八月十八日,在广东乐昌市发生军警镇压农民暴动。该镇党委书记和五名公安人员被打成重伤,并摘下镇公所门口的招牌,这一事件惊动了广东省邻近的县、市,至二十五日的续报称:“公安人员已拘捕一百十五人”。

激发农民暴动的起因是镇公所摊派各种杂费,而镇长和党委书记又是勒索蛮横,过着大地主一般的生活。

同月二十二日,广东省汕头市的古石村,有三百二十村民冲进陶河镇的派出所,因此发生警民冲突,民警用电棍当场打伤十六岁的中学生刘远新,派出所又抓了十七人押送海丰县公安局关押,事件的起因是:该村有一百多亩的水田和四百五十亩山坡地被征用,为了开辟深圳至汕尾的高速公路,当地政府又不愿赔偿一毛一分钱。

在九六年的四月十八日,北京的军事法院判处三十九名解放军的高级军官死刑。原来在军队中有个秘密团体:“人民解放力量联盟”此案有八十名被告。有的判无期徒刑,大多数判刑十八年至二十五年。

今年七月十八日,江泽民向三百万解放军发出一份内部通知:要求解放军采取行动,打击军队内部发生的强奸、谋杀、抢劫和贪污等犯罪浪潮。在“通知”中提及北京市中心火车站附近一家军方经营的饭店,其中有常备的情妇,而且在经济上对外资企业,有诈骗行为;另举一个事实:原来派出武警是保护各国大使馆的安全,结果俄罗斯的大使馆发生盗窃案,经周密查访,窃贼正是站岗的值班警察!

军队是保卫国家的骨干力量,总后勤部的财务处长李建荣,他挪用军款有六千万元人民币,并在家乡建造别墅一座,在北京占有四处房屋。由于军人享有特权,至今没有人出面控告他。

以上只是举出八件事实,已足够说明:引起不稳定的局面,正是口口声声捍卫人民的警员和军队,善良的公民则成了受害者。

至今还看不出北京当局在保持稳定的局面上有何对策,今后各省、市的恶性事件将会层出不穷,直至在中南海发生最严重的危机。

《探索》1997年9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4,36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