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江泽民访美得失谈

Share on Google+

示威抗议队伍如影随形

自十月二十六日起,江泽民出访美国,第一站是檀香山,他获得红地毯和二十一响礼炮的殊荣。刚走下飞机,被众人簇拥着驶向夏威夷州官邸,途中就遇上近百人的抗议队伍,他们是台湾同乡会发起的,每人举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在接受欢迎仪式后,驱车驶往珍珠港,又遭遇国际特赦组织的十余名代表在港口的岸上等着他,同声呼喊“释放一切政治犯”和“尊重人权”等口号;当市长设午宴款待他时,举起中华民国国旗的台湾同胞,计有一百四十名在饭店外面举行抗议活动,并有三人发表演说,批判顽固不化的对台政策,希望实行和平统一。

二十八日江泽民进入首都华盛顿,当晚即和柯林顿举行近一小时的密谈;至第二天上午在白宫南端以同样的形式欢迎他。

位于白宫西侧的拉法叶广场公园,已有支援西藏、各民运团体、留美学生、大赦国际的代表、台湾人社团和“独立阵钱”和侨胞等两千余人举行抗议集会;同时正有劳改基金会的吴弘达、新疆土耳其斯坦独立运动的维吾尔族人士、自由之家和支援人权医师协会的代表,共同出席众议院人权小组的听证会,分别以迫害人权,侵犯宗教自由,出售死刑犯的器官盈利和人权问题发表证词,又壮大了抗议集会的阵容,同日还在“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记者会,有王希哲、沈彤、王军涛、刘刚发言,一致要求中共当局进行政治改革,释放一切政治犯,并提出取消黑名单,准许回归故乡的自由。

三十日江泽民一行于六时抵达宾州大学和爵克索大学,又遇着一百五十名执行各式标语的示威人士,并高喊“西藏独立”、“台湾独立”、“中国可耻”和“中共必亡”等口号,直至下午三时起,抗议队伍就在“自由钟”前集结,原安排观赏“自由钟”的项目只得取消,只参观独立宫、国会厅和法庭。

三十一日上午九时,江泽民进入纽约的第一站:华尔街的证券交易所,他的差使只需敲钟四下,这原是交易开市的信号。

同时在“交易所”的对面大道上,早已集合了举行抗议活动的群众,其中有民运团体、《北京之春》社编辑、台湾的侨胞、支援西藏团体、宗教团体和国际人权的代表等一百五十余人,举起“还我人权、还我自由”、“暴政残民,中共必亡”、“释放政治犯、宗教犯”和“清算六四血债”等标语牌,发表演说的有薛伟、王若望、项小吉,一致谴责江泽民执行了专制和侵犯人权的政策。

同日下午五时,已有两百余人集合在“华尔道夫饭店”对面的公园大道上,该饭店便是江泽民夫妇的寓所。当我抵达后,在一刻钟内即增加五十余人最后共有五百三十余人,举起的标语牌上写着:“结束一党专政”、“释放魏京生、王丹”、“保卫人权”、“厚脸心黑、共产怪胎”、“消除暴政,民主万岁”、“江泽民罪大恶极”、“江泽民是屠夫”等,最吸引人注目,还有六幅漫画,其中一幅是江泽民跪在地上弹吉它,上面有美元钞票,他的形象逼真,一幅卑躬掘膝的神情,两边写着“江泽民难逃六四血债”!另一幅也是丑化他,右手撑着一根拐杖作苦笑状,右侧写道:“江泽民将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更大的灾难”,左侧写道:“江泽民的前途早已亮起红灯”!很多人都站在漫画像的一侧摄影,连过路人也参加进来。我们使用扬声器宣读了“致江泽民公开信”。接著有刘青、王若望、童屹、陈陂空相继发言,“美国传统协会”主席罗森保、“支援被奴役国家委员会”主席马立克两人同声指责柯林顿对中共的姑息、容忍,助长了江泽民蔑视人权的气焰,还有“联合基督徒人权委员会”的行政主任纪思德牧师,提议到会的全体人士祈祷:希望柯林顿总统声张正义,也希望中国同胞早日能获得信仰和言论自由。

特别介绍两位参加抗议行动的成员:自新泽西州赶来的哈平,他带着女朋友沃思达从四点半就拿着标语:“为争人权信仰自由”,他对记者说:“看了江泽民在美国的几场讲话感到中共的虚伪,江泽民的狡猾,他说大陆狱中没有政治犯,完全是谎言,所以在下班后就赶来了”。

另一位是琳达女士,早上参加了华尔街的抗议示威,下午又戴上写着“高瑜”的纸枷锁。她说:“我戴的是厚纸板,而高瑜在狱中却是铁销哪”。很多参加者全家出动。

来此采访记者有《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侨声广播电台》、《香港无线卫星电视台》、《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纽约客》、《巴尔的摩太阳报》、《中央社》、《世界日报》、《明报》、《联合报》、日本的《中日新闻》、《东京新闻》等。

十一月二日驶抵加州,江泽民住进希尔顿大饭店,当他正在发表演讲时,即有一千余人在街口高呼口号,抗议中共政府迫害人权,并抗议运用武力威胁台湾,“中共滚出西藏”,接着焚烧两面五星旗,最动人的是,化装表演街道剧,有四名被判死刑的人跪在地面,后面有三人扮成恶魔持枪作瞄准状。

谬论一束

江泽民执政八年以来,他常常发表演说,综合其谎言、大话和虚张声势的话,可以出版一册专著了。这里只是转述他在美国时所说的弥天大谎,可见一斑:

(一)魏京生和王丹是刑事犯,至于释放和保外就医,我是国家主席,这事须经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裁定;

(二)八九年的抗议示威,严重破坏了社会安定,中国政府采取必要的措施,确保国家的稳定,与后来能在其它方面进行改革有直接关系;

(三)一个具有十二亿人口的国家,如果没有社会和政治的稳定,就不可能迈向经济的改革和更新,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明民主、人权和自由的观念是相对的,应视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情况而定,他对八九年北京当局压制天安门广场的民主示威,以及监禁异议分子,未表示歉意。

(四)中国不认为在人权上有任何错误,我的责任是保证十二亿中国人有饭吃,有衣穿,而这并非易事;

(五)当年林肯解放黑奴,中国在一九五九年解放西藏后,即开始废除奴隶制度;

(六)中国并无迫害宗教信仰、强迫堕胎、贩卖人体器官等事情。

在华尔道夫饭店附近的抗议集会上,我的发言就是针对上述谬论给予驳斥:

“今天正巧是鬼节,大家到这里来看一下从大陆来的头号魔鬼,凡是一个鬼说的全是鬼话。

“对于第一条,江泽民连刑事犯和政治犯都分不清,证明大陆的政法部门都是昏宫、赃官,而作为一个国家主席,连签署的基本法都没看过;于是公安人员在逮捕持异议分子时,就按刑事法指控为偷自行车或是性骚扰、动手打人等罪名,以便转移外界控诉的目标。原来是主席发明的以以假乱真的诡计;至于‘裁定’的权力,完全是推卸责任,在实行个人独裁的国家里,绝不会实行民主国家的三权分立。

“第二条鬼话暴露了江泽民的内心丑恶、毫无人性;他宣扬‘杀人有理,杀人有利’论,原来当年决定调动解放军大屠杀,江泽民也是参与策划者之一。按此歪理推论下去,今后凡是他认为社会不稳定,经济倒退时,还会调动军队执行‘大屠杀’。

“第三条鬼话无非是强调社会主义国家的特殊性,世界上实行了民主、自由的国家,还比不上独裁专制的江、李政权,我可以做到杀人如麻,在监狱中关押两千二百余政治犯,一千六百余宗教犯,你们管不着,如果有邻居表示反对,那就是犯了干涉内政,并拉出爱因斯坦来掩盖暴政,又证明江泽民不学无术,按‘相对论’的原意,是用量子理论解释光电效应,揭示了时间与空间的辩证关系、相对性。这与民主、自由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第四条鬼话并不新鲜,邓小平就有五次讲过:‘人权即生存权’,专为抵制外界提出保障人权、自由的呼声,邓和江的强辩就是要让十二亿人民甘心作牛、羊、马、鸡、犬、猪般活着。至于‘中国人有饭吃,有衣穿’,据国务委员宋健在联合国宣布:目前就有五千八百万贫困人口。还有一千九百万失业职工。

“第五条,我曾去过西藏,关于废除农奴制,真实的情况是,被杀的奴隶主共有九百七十余人,占一半以上是正在走路或进入寺庙参拜的男、女藏民,多数是由汉人诬告被杀。

“第六条,迫害宗教徒已在第三条中提及,仅在西藏,据九六年的统计,就有一千零十八名政治犯,九七年六月二十二日美联社报导:由于在寺庙中张贴达赖喇嘛的照片,即有十四名僧人被判刑;提起强迫堕胎,原是实行一胎化的后果,据九七年七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公布的年度报告:中国大陆已有两千九百万名女婴被丢弃,很多死了。贩卖人体器官,已有吴弘达在《世界周刊》上揭露,并附有照片。

“今天,这个暴君,魔鬼来到这里,不能让他逍遥自在,大家举行抗议示威表达中国人民的愤怒,当前抗争运动主要的目标,就是消灭魔鬼,消灭万恶的一党独裁政权”

美国官员和议员评江

美国总统柯林顿,对涉及人权问题坚持不让步的江泽民,当面斥责:“中共政府站在错误的一方”。在十月二十九日签署的“中美联合声明”,只有一节最简短,重要的一句是:“尽管两国未能解决在人权问题上的分歧”,这就给改善美、中关系蒙上了阴影。

纽约州、纽约政府和议会都未派出官员欢迎江泽民,维吉尼亚州长艾伦也不愿意会见他,由他的夫人苏珊代读“欢迎词”,其中说:“自由和代议民主等原则放诸四海而皆准,是美国的建国基础,希望江泽民在这个环境里,对这些原则产生更深的了解和鉴赏”。可见州、市一级的官员,对江颇为反感。

江泽民于三十日访问国会山庄,在早餐会上和参、众两院的五十位议员会晤,他又声势力竭为抗议人权而辩护,罗特说:“我们不相信自由受到地理或历史的限制,我们相信所有的男女都能不受政府干预自由的生活、工作和讲话”。众院议长金瑞契说:“我提醒我们的客人,没有政治自由,就没有经济自由;没有宗教自由,就没有政治自由,你不能有一种半极权、半自由的制度,这制度行不通”。众院民主党盖哈特认为:“柯、江会谈缺乏真正的诚实,是因为双方对人权、宗教迫害、民主、强制堕胎、非法出售死刑犯器官、监狱劳工、法制、武器扩散、西藏、贸易以及其它问题,明明有深远的分歧,大多被扫到地毯下去了”。

众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史密斯和众议员波洛西等议员一致表示:“柯、江会谈在人权问题上存在分歧,就不能改善美中关系”!

综上所述:江泽民访美,由于他的死硬姿态,不但激起在美国的民运人士,藏胞,维吾尔族同胞和台胞联合起来举行抗议示威,并引起一些州、市长和国会议员们的抵制和冷遇。

江泽民的另一类表演有:与卡也特格州长夫人同唱夏威夷情歌,弹吉它伴唱;在宾州又表演弹钢琴,每次演说,少不了加上几句洋泾冸英语(即发音带点扬州味),偶尔引用两句唐诗……为讨好美国人,可谓使尽了浑身解数,一副奴颜婢膝神态;当他回到大陆呢?立刻变得趾高气扬,威灵显赫,变为不可一世的独裁者!两面派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得失评估

在访问美国八天以后,江泽民所得只有三件:花费三十亿美元购买五十架飞机,得利的一方是波音飞机公司;对中共来说,由此就能加强空军的力量,对外便于威胁东南亚诸国,对内快速镇压动乱。

第二件,北京中南海和美国白宫之间建成热线,双方可以随时通报,交换意见。

第三件,当他回到中南海,就大肆宣扬:这次去美国,热烈欢迎的气氛举国若狂,声誉大为提高,全身涂上了星条旗的荣耀,就有资本傲视群雄了。他曾指责达赖喇嘛狭洋自重,你才是中华民族中天字第一号的挟洋自重!

江泽民成为世界各国注目的焦点人物,本文第二段:“谬论一束”就会被几亿人民和各国政府人员听到、读到。人们终于认识了这是一名抗拒人权的大独裁者。

他来到美国五个大城市,都遇到抗议示威的行动,参加的有海外民运团体、台湾、西藏、新疆和美国人,总计人数有三千七百余人。正是江泽民使民运团体从低谷走向高峰,又让互不相识的参加者成为战友,使今后的民主运动更为壮大。

当江泽民回到北京的第三天,众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禁止发给中共官员美国签证:强迫堕胎和参与迫害宗教、自由的执行人”;又通过了:“增加美国在中国的人权观察员名额和加强限制中国大陆监狱奴工的产品销美”。当天下午至晚间历五个半小时,众院经辩论中提出:“促使北京改善人权记录与贸易政策”、“让台湾在北京之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协助台湾发展飞弹防御系统”,“从严管制中国大陆及美国核能合作的法案”。

读者诸君,请你作出评估吧!

以十分满意为满分,我来打分的话,江泽民得三分,失七分!

《动向》1997年12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4,65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