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1989年的道德批判和权益诉求

Share on Google+

中国人老是重复历史的一个重要原因,通常在于没有从中获得应有的长进。尽管1989年依然是个激动人心的话题,但人们谈论了十八年依然停留于道德批判。中国人似乎总是满足于找到一个人人唾骂的对象,从袁世凯骂到汪精卫,从四人帮骂到邓小平,然后心满意足地继续做奴才,继续做奴隶,或者继续在弱者面前做流氓,继续在权力宽松的时候搞运动。从造反运动到大跃进运动,再从学生运动到股票运动。中国人的历史,在这一场场的运动当中,不断地重复,不断地轮回,至今不疲。

无庸置疑,道德批判是1989年那场运动最为醒目的一个标记,醒目到了成也道德批判、败也道德批判的地步。就群众运动而言,道德批判确实最具号召力,最容易收到波澜壮阔的效果。假如学生仅止于悼念胡耀邦,那么追悼大会一开完,学生运动就结束。学运之所以能够在悼念完胡耀邦之后继续推进,是因为提出了反腐败反官倒的口号,是因为将对胡耀邦的悼念,转化为对权力寻租的道德批判。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3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