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圆梦回故乡游子欲断魂

Share on Google+

「少小离家老大回」,自古以来离乡背井的游子们,总是盼望,期待着。沿习至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中,这句久经考验、起码的愿望行不通了。

请看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曾在九四年制定过一份四十九人的黑名单,其中分三类处理:一、入境时即拘留审查:二、没收证件,查明来历和去向,酌情处置:三、原机返回。至于把某人划入哪类,未加说明,给人以乱点鸳鸯谱的感觉。

按「人权」的内涵而论,其中没有提及「凡公民出国境者不能自由回国」,草拟「黑名单」的中共当权者似乎自以为有理吧,殊不知界定「人权」含义的时代和人,是在十八世纪,那时还没有中共独裁政权,剥夺人民的民主、自由权利,甚至生存权也被侵犯。(近三年来,就有一千七百万至两千万职工失业,最低生活都难以维持)

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劳改基金会」的负责人吴弘达自美国进入大陆西北地区,在第三天即被警方发现并予拘捕,由于他持有「公民证」,除没收其所带的资料、照片等以外,关他二个多月后,虚张声势地、假惺惺地宣判十五年,然后「驱逐」出境,返回美国。

九七年九月,曹长青来到关押王丹和魏京生监狱的附近,准备通过照相机,摄取监狱外景,和政治犯在放风时的情态。由于一时疏忽,在监狱外正举起相机时,被岗哨发现,当即被没收相机和胶卷,折磨了他夫妻俩几天即驱逐他们返美国。幸而藏在大衣口袋里的胶卷没有被抄去,劫后余影,弥足珍贵矣。

九八年一月二十八日,《中国之春》创办人王炳章实践闯关的诺言,亲自进入广东,浙江、上海、南京、安徽,前后共十数天,最后从蚌埠王庭金家中出来后,二月六日被警员拘捕。经两次审讯后,恢复自由不足两小时即遣返美国。

王策先生自福州进入浙江后,还没有和民主人士会面,便被拘捕,九九年二月四日金华市法院宣判,罪状两条:「资助危害国家安全」和「偷越国境」,共判刑四年。在狱中吃不饱,睡不暖,不许读书报,头发剃光(他的妻子唐洵中在探监后的申诉)。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张林和魏泉宝同赴中国大陆,当进入广东时,遭公安人员逮捕,判劳教三年。罪名:嫖妓。这是明显的欲加之罪,编造出的假话和诬陷。主审官以为把两人关在铁闸里,再不会声辩,尽可放胆捏造。殊不知,广大读者对中共的宣传伎俩早已看惯,一手怎能遮天呢?

王希哲于九九年四月六日经韩国汉城飞往北京,中共获得情报,立即通知韩亚航空公司阻止:只得改乘泰国民航,而泰航又称:不准该机飞往香港。成为空中飞人的王希哲,只能对天长叹:「中共为了对付我一个人,不惜通过韩、泰两国,施加压力,小题大作,莫非把海外的民主人士看成不共戴天的仇敌」。

中共领导人对民主化的恐惧,已到了丧失理性的地步!可是他们割断海外民运人士与故乡亲人的血脉,同时也割断了这些人对中共的幻想。

当江泽民、朱镕基发表声明:「在人权方面我国在逐步改善」,环顾世界各国(除去由共产党领导的古巴、北韩,越南),有哪个国家不让海外同胞回归故土?只有大陆中国!

《争鸣》1999年5月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35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