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致李登辉总统书

Share on Google+

尊敬的李登辉总统先生:

我是王若望,一位流亡美国的大陆作家,一位反对共产专制的老战士,也是一位既深爱大陆、又深爱台湾的八旬中国老人。

我今日给您写信,是因为在我的内心里面,对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台湾,还有您本人,均怀着感谢和感佩的心情。因为我要谢谢你们在一个不算短暂的时间里,所给予我的所有照拂。因为正是你们的照拂,才使我能够在老髦之年,还能够为自己祖国的未来深忧苦虑,还能够为反对中共专制统治稍尽绵薄之力。

然而,这还不是我要给您写信的主要原因。因为,我真正想要说的,却是我对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和台湾人民,特别是对您本人的一个深深寄望。这个寄望在我的心里,已经埋藏了许久许久了。这个寄望在大陆人民的心里,相信已经埋藏得更为长久。特别是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当中国大陆知识界、思想界于民间悄然地推起了一场历史反思运动之后,特别是当这场历史反思运动已经在大陆日渐造成了社会人心的巨大变迁之时。也就是说,当大陆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在没有言论自由的政治压迫下,通过历史反思,并在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还有就是对蒋介石和毛泽东进行过深入的比较之后,中国大陆社会乃产生了对孙中山先生和三民主义、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直至对蒋介石先生痛苦地再认识和再肯定,并且产生了深刻的怀念之情。十数年来,在中国大陆已经出版的,成千上万种“有包装和没有包装”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研究著作,便是它的明证。即便是中共的一再打压,也已经不能消灭他们的存在和影响,更不能消除他们对大陆民心所已造成的深刻启迪。由是,才会在中国大陆,对今天的中华民国和今天的中国国民党人,特别是对您,迅速地凝聚起了一个深深的寄望。即希望您所代表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能够 “解中国大陆人民于倒悬”。八、九十年代之间,有一个传遍大陆民间的“童话”,曾称中共政权将为一个“农夫”所亡。而这个“农夫”,就指的是“曾为农业专家”的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先生。他虽然只是一个“童话”,但是,他表达了大陆人民的一个愿望,一个认识和一个期待。因为,大陆人民知道,正是今天的台湾,给了大陆人民追求自由的信心,才为中国人民有能力实现民主政治作了证明,才为大陆人民对于民主的万难追求带来了一片希望之光。

总统先生,今天,在全中国范围内,确实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国与国关系”,这个“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就是正统的和合法的中华民国,与“非法的和邪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殊关系。您以超人的政治眼力透视了这个“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指明了这个“关系”不过是历史和现实的一个真实存在,从而将由中共挑起,和由中共制造的、长期的“两国之争”放到了历史和现实的天平之上。以让世人去追寻“两国之争”的历史由来,更让世人去比较这两个“具有特殊关系的中国”,究竟谁才是合法的和进步的中国,究竟谁才是非法的和倒退的中国,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新中国。

总统先生,我钦佩您的政治眼光,更钦佩您敢于开“顶风船”的政治魄力和“独醒”勇气,但我更加期望的却是,正因为您对“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已经有了如此明澈的了解,并已经怀抱着敢于面对一切的信念,那末,您今天所担任的中华民国的总统,就不再是、更不应该仅仅是领导着台、澎、金、马二千二百万人民的中华民国总统,而应该是十三亿中国人民的中华民国总统。这才是您作为今日中华民国总统的意义,更是您为未来中华民国总统所作的应有表率。一个历经民国和共产统治的八旬老人,今天,当我向总统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该是怎样地在深心之中期盼着,您真的就是大陆十三亿人民心中的那个“农夫”啊。

一九零四年,孙中山先生曾在“中国问题的真解决”一文中明确指出:“中国正处在一场民族民主运动的前夕,满清王朝的统治正在迅速地走向灭亡,只要星星之火,就能燃成燎原之势。”此虽是孙先生的昨日之言,尤是对今日大陆的真实写照。

总统先生,请您关切大陆人民“理解大陆人民,领导大陆人民”将大陆人民看成是台湾人民一样。为了他们,更为了我们共同的中华民国,而付出您的努力吧。因为时候到了,真的已经到了!

愿中华民国的阳光能够重新照耀在全中国的疆土之上。

专诵

夏祺!

王若望敬致 8,29,99,纽约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2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