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云、王若望:中共“宗教自由”是一纸空言

Share on Google+

中共对宗教信仰的压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名义上保障宗教自由,但实际上只是一纸空言。以下是一些简单的事实: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十月二十二日,北京至少逮捕了三万五千七百九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另一次拘捕高峰在十月底。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访问北京期间,又逮捕了四千二百三十人。法轮功成员中,有河北省国家安全厅的干部陶洪生,他联合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赴天安门广场,因打出“法轮大法”的横幅标语而被捕,判劳教三年;另有张学业,原是胡锦涛的大学同班同学,只是修练“气功”,便判劳教两年;还有市局级干部王治文、李昌、纪烈武、姚洁都为法轮功先后被捕,尚待宣判,其中王治文可能被判无期徒刑。

(二)去年十月起,中共当局搜捕“中功”的六百名领导人,创建人张宏堡在逃,已下达“通缉令”,已查封散布在各地的一百五十处基地;有六位成员被捕,控以“非法结社和集会”罪名。由张宏宝创立的“中华养生益智功”已发展到三干八百万学员,到今年五月六日,已被拘捕六百人。“中功”的著作《心物辩证法》和《中华养生功高级功法》被公安人员没收销毁。

(三)去年十月十五日,广东南雄市拘捕“主神教”的信徒十三名;宣判骨干刘家国死刑。在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朱爱清徒刑十七年,并罚款一万元。

(四)去年十二月十日,北京当局拘捕一百零三名基督徒,还指控十个非主流基督教会组织为“邪教”,并拘捕七十五名教徒。

(五)今年二月十八曰,浙江省共有七家天王教堂被关闭。在复活节,林家院教堂有五百名教徒与二百名公安发生冲突,五人被打伤。

(六)今年三月十三日,北京当局宣布把十五个团体定性为非法组织:“东方闪电”、“全范围教派”、[三班仆人“、”绝教“、”冷水教“、”方城教会“、”灵口教“、”中教“,”呼喊教“、”门徒会“、”被立主“、”观音法门“、”新约教会“、”主神教“、”中华福音团契“。

(七)浙江省苍南县天主教神父姜淑让,为了传播福音,自费印行《圣经》,为此被苍南县法院判刑六年。该县还有五位神父“下落不明”。

(八)四川省盐亭县,在今年三月二十八日,公安局拘捕黎学清,李小梅等九人,以“利用邪教散布迷信”定罪。原来该县有“门徒会”会员两千人,最初是由陕西省的家庭教会领袖季三宝创建,发展到十九个省共有五十万几千信众。

宗教活动反映对中共失信心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被淹没的信息不知凡几。但只据一些零星材料统计,在中国大陆十二个省二十八个中小城市中,出现了十五种宗教。这是中共统治五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反映出人民已对中共的统治失去信心。

基督教在中国的积极作用

其实,基督教在中国历史上曾起过有益的积极作用。一五五二年,意大利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来到中国(万历十年),带来自鸣钟,自唐、宋、元三代先后有五位教士、神甫前往中国,打破了当时中国的封闭状态,便于接受新思想。

在北京、上海、天津创设最高学府,如清华、燕京、圣约翰等大学,原来都是美、英、法国的教会出资兴建的。此外,教会又在七个城市——成都、沈阳、烟台、青岛、京、津、沪,开设医院。

基督教还在各省大、小城市创建“青年会”,其中有会场,如有团体或政治性集会,可以借用。它起过的最大价值之一是所有反抗父母包办婚姻的青年男女,都设法进入青年会避难,有名人物有作家方令孺、诗人辛笛、李莉,电影演员吴茵等。

在胡耀邦任总书记时代,上面曾派我去访贫问苦。我找到卢湾区的棚户进行访查,使我印象深刻的一点是凡信教的居民,不犯偷、抢和赌博等罪,原来喝酒的也戒掉,以防酒后闹事。

宗教是人们思维的避难所

中共统治大陆半个世纪,在毛泽东时代曾制造出数以万计的冤、错、假案;现如今,继承毛、邓衣钵的江泽民,把打击的目标对着各类不同的宗教徒,反映了中共皇朝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当人们长期呼吸在令人窒息的沉闷空气中,宗教成了人们精神的最后避难所,如今连这片精神自由的净上也受到箝制了。

且看古今中外的历史,凡禁止宗教存在和迫害教徒者,最后大都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中共领导人实应引史为鉴。

《争鸣》2000年7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3,4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