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延安的两位阳光青年

2007年12月19日是中国著名异议作家,我们尊敬的老一辈民主运动活动家王若望先生逝世6周年纪念日,2008年2月4日又是王先生的90冥诞。我们在此期约请王若望先生的夫人羊子女士撰写了一篇文章。下一期我们准备另辟专栏,发表有关纪念文字。希望王若望先生的生前友好和后辈们踊跃来稿。——编者

今年(2007年)12月是先夫王若望逝世6周年纪念,明年2月4日是他的90冥诞,《北京之春》编辑亚衣先生约我写一篇纪念文章。明知自己不善写作,即使写也是老生常谈的多;但是,拜读了傅国涌先生的大作“重读王实味”之后,想出了本文的标题,围绕这个题目说一点感想。

从绞肉机到老虎机

所谓毛泽东缔造的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前,对外用武装暴力颠覆蒋介石政权;对内通过整肃异己建立权威,从乱杀江西的A、B团,到延安文艺整风运动中处死王实味。王实味是共产党内第一个热爱自由坚持人性的知识份子,却被残酷地当作狗猫抛入枯井,还遭受不明真相人的唾骂。镇压王实味是中共消灭反对派的滥觞,到了1949年后夺取政权更加变本加厉。及至1957年开展反右运动,打击民主党派和知识份子,到10年大疯狂的文革政治大恐怖,正直敢言的人几乎无一幸免。所有像王实味那样的敢言之士,如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等,也先后遭到王实味同样的命运。

千百万正直人士被迫害致死的事实证明,中共是红色恐怖的绞肉机。实施这种暴行是毛泽东最喜爱的统治方式。毛泽东病态地在与人奋斗中其乐无穷,在他统治的几十年中,中共党内大大小小的帮凶们,个个积极主动讨好毛泽东,为毛泽东制造的绞肉机当刽子手。直到21世纪的今天,中共仍然抱着毛泽东的灵魂不放,大陆老百姓依然不能发出异类的声音,参与维护自己权益的人士横遭囹圄之灾。也就是说王实味被秘密处死至今60年,用谎话欺世的现象几乎没有改变,靠强权统治的方式也是依然如故。

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绞肉机,演变到胡锦涛时代的共产党,就是驱逐良币(忠贞的民族脊梁骨)的老虎机,是油嘴滑舌假正经、弄潮儿的游戏机,是投机钻营真小人、贪官污吏的温床。全社会如果还是假作真时真亦假,那么,一系列政治灾难后的中国社会多年来就变成坑蒙拐骗的乐园。这是要付代价的,其代价恐怕会超过美国的911,超过南亚的大海啸!要耗去好几代人的心血,方有资格重回崇高国格的队伍。

期望中共还原成真是不可能了,我们活着的人要戳破中共的虚假党史,从揭示王实味事件的真相开始,呼唤应有的良知,才对得起先烈王实味。

王实味

中共应当脱胎换骨

我常想,也许6年前归去的王若望,在天堂与王实味见面时会发出如下感慨:“实味兄呀,上世纪30年代,我是同你一样的青年,来延安是寻找‘美丽与温暖’。当时,你在小砭沟办起的墻报,让毛泽东心里直捣鼓,最后被毛泽东记恨(请回顾,凡是被毛记恨就意味着大祸临头,可悲的是至今很多中国民众仍在山呼毛泽东英明),结果命归西天;而我在大砭沟办的墻报,与你同样不幸,遭到批判打击。这就是我们追随延安的结果:你成了毛泽东恐怖整肃的第一名刀下魂;我成了山东的王实味……;你直到背后横刀砍来,都不知道为何而死;我在山东本也难免一死,所幸因远离恐怖政治漩涡延安,又遇颇有人性的罗荣桓元帅而免于一死,此后比你多苟活了54年。”

“今年是你被害60周年,悠悠漫长的岁月过去,虽然愈来愈多的人已认识你的价值,并在继承你的精神遗产,但对比十几亿人的中国,他们还是太少了,每念及此,心中不平,我在泉下也难安呀!”

“今年是我归去的6周年,也许会有几位良知者,在海内外举行纪念活动缅怀我。对此,我一则以喜,二则以愧,三则以悲,四则以憾。喜的是人们至今还记得我;愧的是同在延安呆过的我,有一段时间认不清中共的本性,不了解你被砍杀的经过,识不透毛泽东、共产党的诡诈,当恐怖的阴风向自己吹来时,还以为自己真的错了。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和共产党扼杀一切不同声音,我还天真烂漫地被毛泽东引出洞子,最后撞得头破血流,10年前的山东王实味,又捞了一顶右派帽子戴;再过10年,全国文革大疯狂中,我再加戴一顶现行反革命帽子,全中国有更傻于我的人吗?真是愧煞人也;悲的是,21世纪的今天,中共还在镇压异见者,明年在北京举行全球关注的奥运会,连世界的民主列强也对中共大开方便之门了,国际上严词指责中国专制独裁暴政的声音寡闻了,国内坚持正义的人士的处境日益艰难。最近,国务院发布《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放松在华外国记者的采访自由,规定是从今年1 月1号开始生效,但是到奥运会后,也就是2008 年10月17号便‘自动作废’。这不是让刚刚坠地的婴儿重回母腹吗?地球上有第二国家做出如此荒唐的事吗?”

“如今胡锦涛正当权力鼎盛,稳坐当家龙椅,本该具备战略眼光和政治智慧,趁着经济发展,大力改造共产党,明年的奥运会,将是兑现和谐社会承诺的支点。就我和你的事情而言,中共可以着手在山西兴县建立王实味纪念碑,到明年”七一“昭告世人,此举会达到善良的后人欢迎;中共也该允许公开安放王若望骨灰,使流亡人士人心思归;迅速释放所有囹圄中的政治犯、良心犯、法轮功信众(宗教犯)和维权人士,欢迎海外一切异见人士去北京观摩奥运会,唯此,方显中共脱胎换骨也,我,一介阳光老人都想到了,胡锦涛们还有什么顾虑的?”

“当然我的愿望过于乐观了。我的遗孀想探访祖国亲朋好友,今年6月间去中共驻纽约总领馆签证,竟然拒签。她祇因是我的家属,就失去了海外华侨应有的来去自由,中共已经把践踏人权当作了家常便饭。”

荒漠中的甘泉

“可以告慰于实味兄的是,生前,中共头领们始终不容于我,让我活得辛苦,然而,当我离去,我的遗孀常常托梦于我,告诉我一些甘泉,不妨与实味兄分享。

“6年前澳大利亚的秦晋学弟,自费亲赴纽约为我奔丧;紧接着,远在西班牙的不相识的黄河清学弟,为我编撰了《王若望纪念文集》和《王若望全集》网刊(在河清倡导下,分别得到喻智官、金桥、李晓、璺璺、郑义等积极响应和具体编撰);2006年,远在墨尔本的袁红冰学弟又吸收我成为他创导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最近远在北京生活的任畹町夫妇,冒着风险地赶制了不少《中国人权卫士奖》锦旗,亲赴各地,颁发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卓越华人。有幸他们授我的遗孀特等奖。我想,这些人与事才属于美丽与温暖范畴!既然中共视我为山东王实味,见得咱两是天友,上述学弟们肯定也积极认同你仁兄的,祇是你过早被暗害而离世,加上权势者们刻意封锁保密,使后人们无缘更多熟悉你。说到此,心里不禁惆怅,我在世时就感到很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反对中共的民运阵营中,大家常常不能求同存异、互相谅解,而是内斗不止,令亲者痛仇者快。甚至我离世这些年来,这种现象非但没有纠正,反而愈演愈烈,连非常敬重我的学人们,也难以走到一起,虽然人人明白一把筷子折不断的原理,但实际上,他们宁肯停留在一只筷子,单枪匹马地单干,令我难以理解无法释怀;虽然我们讨厌别人说中国人一盘散沙,我倒担心这些有志者之间,显然处在这种状态而不自觉,但愿我是杞人忧天。难道中国事务呀,必定比迈四方步还慢吗?”

“让咱们言归正传,纸怎能包住火?60年来,许多正直的人士并没有忘记你,先有戴晴女士为你鸣冤,她在上世纪后80年代就介绍你的”野百合花“;近年有张戎夫妇在他们的巨著《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为你呐喊;在你遇难60周年的今年,我的遗孀,在袁红冰先生积极配合下,在《自由圣火》网站上,特开辟专栏”纪念王实味被砍六十周年“,呼吁有识之士缅怀你,今又有傅国涌先生撰文”重读王实味“而追思你。”

“更可喜的是,今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这些受苦终生的、如今还活着的右派和他们的家属,不仅开纪念研讨会,写批判揭露中共反右暴行的文章,还有2000多右派和他们的家属联名要求中共赔偿,这些在20年前不可想像,说明被迫害的人民已经、并正以燎原之势觉醒之中,不再甘心继续被奴役的命运。”“我相信,你绝不是孤立的,愈来愈多的人开始认识你的价值,你的名字是响亮的,必将永远不会磨灭!”(2007年11月中)◆

1989年王若望(左一)和上海作家同仁声援学生运动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