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要紧写小说,不经常上网,今天博讯网上看到关于施晓渝的信息,说他已拘留。我感到震惊,觉得这没必要。施晓渝在浙江做生意,空闲时网上表达一些观点,为了这屁大的事,重庆警方千里迢迢捉拿施晓渝,好像有点小题大做。毕竟他没有煽动造反,给重庆特钢工人提供五四式手榴弹,而且他所有的言论,不足以使特钢事件发生质的变化。像我们这儿,我同情被捕的常熟开关厂工人,并写有文章,当局也一笑了之,没找我的麻烦,至多封掉当地网站我的ID。

施晓渝作为公民,他有言论自由,他有权对世界万事万物说出自己的看法,不管错的,还是对的。他即使跟重庆特钢厂员工有所联系,哪怕有所帮助,吃顿饭,送只照相机,也是人之常情。因为同病相怜,他过去也是下岗工人。况且,施晓渝的行为没有功利色彩,完全出于良知及正义。再者,重庆特钢事件众所周知,工厂破产,工人没有生活来源,60%的职工离婚,失去生活希望,在生存线上挣扎,据说重庆那儿还有自焚的,全家吃老虫药的。

在生存无法解决的情况下,特钢职工才被迫上街,要求政府主持公道。作为当地政府应考虑这个问题,适当让步,而不是蛮干,以棍棒对付工人,非要叫工人流血不可,就像吴佩孚对付京汉铁路的工人那样。靠上千个风华正茂的打手,滥施拳脚,飞舞棍棒,将特钢职工打得不敢上街,甚至不敢走出家门,在家里哭爹喊娘或默默流泪,不等于问题解决了。他们要活下去,还会找机会维权抗争。我看,与其他们没完没了的维权抗争,还不如坐下来谈判协商。放人一码,等于给自己留条后路。大家都是中华同胞,何必做人做绝!据我所知,特钢虽然破产,还有价值几十亿的土地,销售之后,足以安排失业工人的出路。

工人农民毕竟是我党起家的帮手及立国基础。六亲不认,过河拆桥,将过去的依靠对象,当作累赘包袱,恨不得扔进垃圾箱,令人齿冷,恐怕会失去民心,失去自己的统治基石。而且,这也跟当前政府提倡的“社会和谐”背道而驰。其实不召开重庆市长峰会,或节省点开销,将这经费用在特钢上,我相信问题多少能有所缓和。

我跟施晓渝素未谋面,不过久仰大名,看过他几篇文章,知道他是个有思想有良心的热血男儿,才写了上述这番话。

我希望重庆当局明白,在互联网信息公开的时代,在中国政治改革的前夜,所有的蛮干,包括对文人的惩罚,对工人的镇压,今后都有清算的后果。这后果甚至总有一天,会落实到每一个策划者及执行者的头上。

如果说了这番话,也遭到施晓渝的下场,那么我恭候重庆当局!我就不信重庆当局有那么多的警力和时间,还有经费,到处封嘴,到处捉拿所有为特钢工人鸣不平的人。你们为何不想想,抓了施晓渝,难道能解决特钢事件?难道能平息特钢工人的愤恨?

江苏/陆文

2005、10、25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