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菜鸟,电脑不会设防,没有安装防盗门报警器,更没有在窗户上安装防盗栅,只要电脑运行不死机,管它身上带什么病毒。你看,有些人胆结石、肺穿孔、高血压,有了这些疾病,不也活得好好的吗?运行不畅呆头呆脑时,我则以GHOST更新一次。我之所以这么掉以轻心,一是,电脑里的资料均可以公诸于天下,二是,即使病毒猖獗,只要坚持十分钟,我就获得境内外信息。

然而,最近夜郎国网络封锁实在结棍,超出我以往经验,我跟婆罗洲女友菲丽丝的裸聊基本没法进行,才开了个头,对着摄像头亲了一下她的脸,根本来不及摸她的奶子,说一声心爱的,电脑就死机了。我在新狼邮箱中下载1.7MB的图片需要十分钟时间,打开世纪沙隆网站,也要花费五六分钟,柿油门更不用说了,干脆不行。起先以为自己的破电脑老掉牙,需要更新换代,可是最近衙役像缺几个钱似的,没收电脑十分厉害,比如孙文广教授的电脑没收了,郭起真的电脑没收了,我只好打消买电脑的念头,准备没收了,再买新电脑。

我曾向行家请教,如何对付人家的骚扰,有的建议安装防木马软件,有的建议一定要安装防火墙,哪怕是形迹可疑国产的防火墙,赤膊上阵难免牺牲,有了保镖才可以暗夜行路。

我听从专家建议,用了这类软件,发现一点秘密,在此告诉网友。通过反木马软件的查杀,我发现病毒的大本营在宽带的目录内,每次系统更新上网,人家就迫不及待在其目录中安装“VnetTransfer.dll”文件,考虑到受害者警觉,人家还加了保险,在这个目录中,再添设一个子目录,以放置此文件,不过其后缀多了个L,变成了“LLL”。给人感觉,有点像捆绑式销售,你要上网,就要接受病毒。我把三个L删除了,顺便把那个子目录一并删除了,依然可以上网。在C盘的根目录中,人家也放了个后缀是“exe”的执行文件,不知有何用途。反正我删除了,电脑仍然运行,上网也可以。

病毒程序站稳了脚根,就大展手脚。有时候上网时,给你几个后缀是“cgi”,或者是以“C”字开头的病毒,以及其它名称不同的病毒,另外还给你安装一个名叫“swflash”的压缩文件。估计它们的功能,有的是延缓,有的是屏蔽,有的是记录,有的是让你的五笔字型工具条跳到屏幕中间,反正工作量蛮大。有的病毒程序尽管是自动的,有的可能是手动的。这些人心情恶劣时,或形势吃紧时,就加大施放病毒的力度,帖子上不去,网页打不开,黑屏死机,端的是千态万状。

我曾试着运行防火墙,可是总不能拒绝上网必须的宽带软件的运行吧。只要运行,病毒就跟着来了。就此意义上说,防火墙是不济事的,它只能对抗编制外的散兵游勇,没法对付吃皇粮的衙役皂隶。宽带本身是人家合法进入你电脑的渠道。有个带有后缀“aspx”的文件,它生了根似的没法删除,像癞皮癣,一下网,它又自动消除,可见衙役对我的电脑掌控自如。

幸亏衙役要吃饭拉屎睡觉,才给了我上网机会。在他们休息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少受阻挠的上网一阵子。我的经验是,打开WINDOWS之下的因特网目录,随时删除这些鬼东西,删除不掉的话,干脆下线,隔一会再上网。

其实,当务之急应该对付无家、柿油门此类的破网软件,不应该欺软怕硬,给文人吃小灶,老是跟它们的用户过不去。夜郎花了这么多的经遁工程研究费,养了这么多看夜值更的,无家、柿油门破网软件依然畅通无阻所向披靡,我真为这些吃干饭的人脸红。在这里我出个馊主意,实在对付不了无家、柿油门,索性将夜郎的互联网一齐关闭,这样可以一了百了,至少可以减低文人吃官司的风险。不能经济挂帅,贪图几个网络费,硬做出开放的样子,而污染了意识形态少女一般的纯洁。

网络骚扰厉害,通信骚扰也厉害。它监控定位,筛选过滤,而且让你通话不畅。昨天我跟高知晟律师通了个电话,向他致敬,并祝他如意平安。短短两句话也用了几十秒。因为耳朵里总是一阵阵刺耳的噪声,像鬼魂尖叫,我只好在噪声间歇时重复说几次。

江苏/陆文
2006、6、10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