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丽丝,提起夜郎的将军与烈士,我有一肚皮话要说,只因为裸聊盯着你的玉体,没心思讲清楚,今天信中再说一下。“将军”,不止于你所以为的领军打仗建立功勋的军官。“烈士”同样如此,也不止于死于敌人之手的人,比如,消防队员死于救火,也称为烈士。你的概念有点模糊。当然我同意你的看法:花木兰是将军,文天祥是烈士。

先说将军,词典两种解释:一、武官名。春秋时诸侯以卿统军,故称卿为将军。战国以后转为武官之称。如汉有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二、军衔名,通常分四级,少将、中将、上将和大将。

夜郎古今封为将军的,不分性别。李陵、李广是将军,程咬金、戚继光是将军,花木兰也是将军。他们有个共同特点,都是战场上真刀真枪厮杀,建立不朽功勋,而获得荣誉与封号,后来有些异化,比如又作为军衔名,这给了权贵做手脚的机会,趁机让自己的亲眷、幕僚、马屁精当上了将军。历史上有不少太监成为监军,我不知他们中间有没有将军。

通常意义上,不能因为万喜良修长城勤劳、孟姜女送寒衣吃苦,而封为将军。愚认为,至多封这对夫妻为“劳动模范”。同样,抓壮丁积极,就像那个石壕吏,也只能评为“征兵能手”。投奔延安,封为将军,人家也笑掉大牙,因此丁玲、郭兰英都不是将军。要是因为没拿稿费,白写这篇文章给大家看,大家不称陆文为作家,而称将军,我无地自容。

据我了解,成为将军的条件以前比较严格,文官是不可能成为将军的,就像苏东坡、文天祥、邓小平、周恩来。一个士兵冲锋陷阵,死于刀刃或弹雨之下,也不算将军,当然可以称烈士,就像黄继光。“一将功成万骨枯”,意思将军稀缺资源,万人只有一将军,其余的都是炮灰垫脚石,或者说革命的螺丝钉。

听说,夜郎军队的唱歌老手不少是将军,也不知哪一类将军,为此我采访西楚霸王。

虞姬陪你出生入死,上床睡觉,打炮吹箫,还要唱歌跳舞,跟你吃酒,为何不封为将军?你把她当三陪女?此外,虞姬担心连累你的逃生,拔剑自刎死于你的前头,就我所知,也没封为烈士啊!

虞姬是我的婆娘,虽没领结婚证、准生证,但已封为贵妃,册封将军多此一举,也不能服众。以前有个国君,给所喜爱的动物以官衔、俸禄,打仗的时候,士兵都不肯上阵杀敌,他们说,叫那些仙鹤打仗吧。

话筒不是十八般兵器,也不是手榴弹,靠张开嘴巴,摇摇摆摆唱《好日子》、《血染的风采》,与《江湖水浪打浪》,不要说敌不过韩信的十面埋伏,亦敌不过他的四面楚歌。唱歌的是将军,拿着话筒、扭着舞姿,能跟敌将大战一百多回的话,虞姬也用不着自刎,我也可以堂而皇之封她为将军了。哪个朝廷册封唱歌的为将军,国家危急时,百姓尽可以叫她们打头阵。

再说烈士。词典说得很笼统:为正义事业而牺牲的人。现今对“正义事业”理解不同,烈士的内涵起了变化。当然,还公认文天祥、史可法、张自忠为烈士,因为这三人为了国家,死于外族之手。

我的意思,不是死了,就可以当烈士,要看死在谁手里,怎么死的。死于自己人之手,不能称烈士。婆娘跟你呕气,吃了老虫药,不是烈士。刘少奇、王实味死了,也不称烈士。因为一个死于毛润之之手,一个死于李克农之手。即便关露,为国家立了功勋,因不是死于东洋人之手,而是自己吞吃了安眠药,也不能称烈士。就个体生存意义来说,她跟苏青、张爱玲没啥区别,甚至不如苏青、张爱玲。因为张爱玲还可以同胡兰成喜结良缘,而关露心爱的男人却听从组织的劝告拒绝了她。

江姐、刘胡兰的烈士称号,暂时没问题,也许若干年会起变化。文革时期,我们这儿死于两大派武斗的,现在官方都不称烈士。有的坟墓搬迁了,墓碑也成了地基街沿石。一旦两党握手言和,一起吃酒,死于内战者,烈士的称号都会剥夺,或被人遗忘。

国共内战期间,有个傻瓜不屑当烈士,就是瞿秋白。他在《多余的话》中说:他宁愿当叛徒,也不想把自己装扮成烈士。

现在当烈士比较容易,也比较混乱。参加抗美援越的,死了称烈士;参加攻打琼山的,死了也是烈士;屠宰广场学生的,死了也是烈士;抢劫摊贩──崔英杰劳动工具的,死了是烈士;拍摄城管队员非法施暴,给城管打死也是烈士。

说是说当烈士容易。有时也不容易。像孙志刚为了暂住证死了,不算烈士。高莺莺给人强奸,再说她跳楼,现在也不称烈士。坐在办公室里,就像内蒙古那个市委副书记,给公安局局长枪杀了,是烈士,可在场的女税官,给人一枪毙了,却不称烈士。

从趋势来看,烈士的称号越来越不值钱,就像通胀的仁敏币。估计有一天,帮县官打伞遮雨,失足死亡者,有可能称烈士。陪书记吃酒、上床而死的人,亦可能称烈士。

还有两点说明一下,过劳死的娼妓不会称烈士,摔死在脚手架下的民工,也不会称烈士;将军可以成为烈士,做了烈士也可以成为将军,只要皇上追封。

江苏/陆文
2008、3、28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