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上及证券所,常有人向我打听刘的处境,还问我啥叫零八宪章,一个不熟悉不热衷政治的,也只得凭记忆一条条告诉人家,讲得我唇干舌燥、血压升高。(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