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联合国、民间反战力量与伊拉克战争

Share on Google+

伊拉克战争已经无可挽回地打响了。尽管美国寻求联合国授权的努力宣告失败,尽管美国与欧洲盟友法国德国的分歧日益加深,尽管各国民间的反战声浪几乎席卷全球(除中国大陆和朝鲜外各国都爆发反战游行,尤以美欧为烈),尽管萨达姆为了延续其家族独裁政权已经在压力下再三退让,战争还是无可挽回地爆发了。

在战争来临的最后关头,美国和伊拉克都希望在联合国的舞台上一显身手。美国在调兵遣将的同时苦苦寻求联合国的战争授权,伊拉克在大兵压境之下乖乖地接受武器核查,无非都是走过场和做秀而已!对美国而言,需要借重联合国的合法性资源,而不是按联合国的步调亦步亦趋;对伊拉克而言,如果没有美军的威胁,萨达姆将照例把联合国的决议当成废纸一张。在得不到安理会的合作时,美国将把联合国抛到一边;在没有美国的军事压力时,伊拉克也将把安理会的决议抛到一边。联合国注定是个可笑的角色,在这块舞台上,法德俄中之以口舌声明反战对抗英西日澳之以人力物力拥战,反战者其实也是虚的。

联合国的旗帜本来可以为美国抑或为伊拉克装点门面,让前者“师出有名”,或者让后者“耗子躲猫”,但终于连这点作用也起不到。以单边主义、牛仔作风著称的布什总统居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游说安理会的成员国,冀望获得一纸战争许可证,以美国之强大,这已经给够了联合国面子;而一向不把联合国决议当回事的萨达姆总统不顾对联合国的仇恨和蔑视,到了最后关头却只能指望“以夷制夷”、从联合国的口舌纷争中获救,这根救命稻草却没有抓准。这个张扬联合国作用的复杂过程或许应该载入联合国的光辉史册。联合国从来不是国际秩序的策源地,也不是国际正义的守护神。美英三月二十日绕开联合国对巴格达开战,再次证明了冷战后的联合国也还远远不是解决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权威机构和适当场所。这场战争并没有弱化联合国的作用,只是还原了其本来面目。二战后的所有局部战争,不论是美国(或北约)、苏联发动的各次战争,还是以色列参与的中东战争或中国参与的中印中越战争,联合国都不曾发挥主导作用。所谓“联合国授权=合法”、“没有联合国授权=非法”、“联合国=国际民主”实乃迂阔之论。

布什政府其实只有一个取消战争计划的条件,它并不在于法德俄中的立场以及联合国授权与否,也不在于伊拉克是否配合联合国的武器核查,只在于萨达姆愿不愿自动下台或萨达姆政权会不会自行垮台,在美国政府眼中,萨达姆本人是比他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不能令人容忍的超级武器,或者毋宁说萨达姆就是代表邪恶暴政和生化恐怖的一个符号,是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源;而萨达姆政府其实也只有一个底线,只要让萨达姆侯赛因坐稳他的江山并传于子孙,一切都还有得谈、都还可以妥协退让,唯独萨达姆的地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必须用人民的鲜血生命和国家的财产来拼死捍卫的。如此针尖对麦芒,又岂是他人可以化解得了的!

在国际社会,无论民间还是政府间,支持军事打击伊拉克的人们其理由不外乎有三:其一、萨达姆对内是暴君、对外是侵略者和国际无赖;其二、伊拉克曾经使用并继续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作为战败国仍拒不按照联合国决议接受检查和解除武装;其三、伊拉克与本拉登基地派和巴勒斯坦实施自杀性爆炸的多个恐怖组织有染。而反战者却五花八门、各色各样,有以反对一切战争为立场的纯粹和平主义者,有以反对美国霸权为立场的纯粹反美主义者,有以“未经授权”、“违反国际法”为理由的程序正义论者,有以伊拉克主权不容侵犯为理由的主权至上论者,有以反对美国控制中东石油为理由的石油利益论者,有以美国袒护以色列、不打北朝鲜、为什么单攻伊拉克为理由的“路见不平”者,还有以本民族利益或本国家利益、本政府利益为依归的各国的所谓爱国主义者。

中国政府是国际反战联盟的一员。中国政府的反战声音既让法德俄受到鼓舞,同时中国已准备好的那张弃权票也不会让美英太难堪。韬光养晦的外交策略使中国游离于国际纷争的风暴漩涡之外,大大降低了中国的国际政治交易成本,付出的代价就是成为国际上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角色(甚至朝鲜金正日政权也摒中国于半岛危机的解决程序之外而宁愿让英国做调解人)。在中国民间,由于游行示威的批准程序过分复杂,迄今未见任何反战游行,但反战的文字在中文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上已蔚为大观。据统计,中国人反对此次伊拉克战争的占到八成以上,尤以二十岁以下和五十岁以上者为多。

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见识过个人崇拜和高压统治的中国人,我讨厌萨达姆其人、其政权、其政府、其政策。萨达姆把持伊拉克权柄,是伊拉克人民的不幸,亦是中东及国际社会的不幸。显然,外交部的官员也会同意我的下列说法:在中国的国际舞台上,萨达姆政府是比布什政府更难交往得多的对象,也是根本就不值得信任和交往的政府。中国国家主席可以与布什总统一起吃烤肉论天地,却未必可以与萨达姆总统找到适当的话题。是否必须用战争这样激烈的方式去摧毁萨达姆政权,这是可以存疑的。但说实话,我却不欣赏中国多数反战人物的理由和主张。比起世界其它地方的反战者,中国的左派反战者,不论愤青还是学者,大多显出一种言不由衷、色厉内荏的虚伪:他们总为中国参与韩战越战叫好,为中国过去已经发生的内战和将来可能发生的台海之战叫好,说明他们并非反对战争而只是反对美国人发动的战争,但却偏偏给自己冠名为“爱好和平”;他们习惯于做中国国家利益的天然代表,但他们却不象俄法的反战者那样有一本本国石油企业在伊拉克利益的账单,更拿不出象样的对比数据以说明战争对中国经济政治利益有什么样的、多大的损害,总是想当然地编造出一些诸如“美国占领伊拉克将使中国的石油进口渠道受阻”或“中国将成为石油涨价最大受害者”之类自骗自的谎言;他们总是沉湎于美国遏制中国、称霸全球、统治世界的可怕远景的恐慌之中,在潜意识里不自觉地把中国列为伊拉克、北朝鲜的盟友,把伊拉克战争想象成美国围堵中国的前奏,并自封为美国的最大敌人和美国下下第X场战争的打击目标,总是在幻想中产生物伤其类的无比痛楚,生出莫名其妙的对萨达姆政权的同情之心,却连近在眼前的国际国内格局也完全说不清道不明。

美英的战争行动已经展开。对于这场战争的进程以及战后伊拉克的重建,联合国、诸大国和有关各国自将分别采取或骑墙、或协商、或争斗、或拆台的策略,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是加强还是减弱,美国的单极倾向是加强还是减弱,也还在未定之数,有赖于各方的态度,更取决于各方的行动。支持和反对战争的各国民间力量也将随着战争进程不断组合分化消长,并影响战后的世界。只有一点是已经确定的,那就是萨达姆政权将不复存在,这一事件将在少则数周、多则数月的时间之内发生。萨达姆之后,伊拉克的新政府将如何产生、它能否有效管理战后的伊拉克、能否给伊拉克人民带来民主自由、能否给中东带来稳定和谐,这在目前比当初的阿富汗局势更难猜度。

这场战争的胜负是没有悬念的。有悬念的只是战后我们将面对一个怎样的伊拉克、一个怎样的中东、一个怎样的美国、一个怎样的法德俄、一个怎样的联合国、一个怎样的世界。这是中国的务实外交家、国际问题学者和真正的爱国者应该关注的。

爱思想2003-03-24

阅读次数:1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