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后非典”迷思

Share on Google+

SARS的神秘面纱还只摘去一半,所谓“非典战役”多少也还透着些神秘。

看了最近的新闻发布会,我就不懂了,原来前卫生部长并没有“隐瞒疫情”,部长竟没有失职,那么撤他的职反而是失职了?让我更不懂的是,荼毒华人吓死老外的“非典”之所以蔓延全国,原来谁都不用负责任的,而且似乎原本就谁都没有责任。应该负责任的只是“突如其来”的SARS病毒和借SARS造谣惑众的那么几个小人。广东、香港、山西、北京和全中国都没有责任,只有一点点“宝贵经验”和一长串“伟大的民族精神”。医院是好样的,解放军是好样的,卫生部也是好样的。先进事迹涌现了一大堆,有“万众一心”,有“请战书”,有“火线入党”,……。正如潜艇失事,似乎也是用不着调查原因追究责任的事故,而只是“英勇牺牲精神”的完美体现,我是真看不懂!

中国之事永远有特色,或许典型,或许非典型!

SARS是全人类的灾难,这有胡主席的讲话为据。我所不懂的问题又来了,既然这非典不是外民族导致的无妄之灾,又不是本民族缺乏“民族精神”才产生的东西,抗非典亦非本民族的特权专利,凭什么宣传部门就要祭出“伟大的民族精神”这面大旗来?本民族倒是别无长物了吗?

“两手抓”也是一个好词,邓公所撰,原意颇佳。我不懂者在于,世上的事有轻重缓急之分,SARS嚣张,怨不得人们不敢投资、外贸、旅游、航空、购物,SARS既灭,经济自然就会渐次恢复。说是两手,如果第一手不抓好抓彻底,哪里就能谈什么第二手?

眼下,非典已经趋缓,“伟大胜利”已经现出曙光,庆功会应该有所筹备了。非典战役之胜利无疑会更加证明中国之伟大、思想之正确、制度之优越、医务人员之舍生忘死、民族精神之可歌可泣!至于因为非典而冒出来的几个相关问题,如下面几篇文章标题所指:“非典呼唤知情权”、“非典突显新闻自由的价值”、“非典带来政治改革的契机”,也许,在一番歌功颂德之后,这些问题也就自然消弭了吧。

所以,“后非典时代”这个词让我迷惑:“非典”果真就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吗?中国人从非典事件中所能学会的,除了勤洗手、讲卫生、多通风、不造谣之外,还能有些啥呀?

爱思想2003-06-05

阅读次数:2,6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